陈勇:科研经费江湖的相关文章

陈勇:科研经费江湖

科研经费被肆意侵占挥霍,在科研圈内早已不是秘密。一个月前,财政部、科技部发出《关于调整国家科技计划和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管理办法若干规定的通知》,《通知》的核心内容,是要强化预算编制、严格评估评审,结余资金上交。同时,对非涉密课题预算进行公示,探索课题绩效的公示制度。“头痛医脚,脚痛医头,纯粹走过场的,下多少个通知也   更多...

陈行之:自由主义的江湖

1精神事物和社会事物是有区别的,有时候甚至是非常大的区别。我们通过“正义”来做比较。当正义作为精神事物的时候,是一种值得赞美的精神品格,是一面让人为之倾倒甚至可以为其献身的旗帜,凡是精神发展健全的人都愿意聚拢到这面旗帜下,说可能的话,做可能的事。这是因为,人们可以通过作为精神品格的正义来过自己的精神生活,通过它去确证自   更多...

王海光:学术江湖杂谈

学术一途,本是求真理探究竟的学问之道,与喧嚣的江湖市井社会一向互不搭界。但时下学界的情况大为迥异。在学术名下,充斥着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喧嚣。以鼓吹兜售自己,以伪学谋取利禄,大量灌水制造学术泡沫,批量生产制造学术垃圾,抄袭剽窃盛行,腐败丑闻迭出,熙熙攘攘,俨然一派学术江湖的景观。学术江湖者,虽学问皮毛,文墨粗通,却绝非   更多...

看不懂的汉语江湖

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对于那些靠文字生活的人而言,语言也是一种江湖。海明威说,他的《战地春梦》第一章改了五十几次,他觉得第一次起草的文字必定是狗屎。王尔德说,他花了整个上午去校对他的一首诗,把一个逗号删掉了,到了下午,他又把逗号放回去了。众所周知的贾岛先生,更是凭借“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的故事,将这一   更多...

陈柏峰:乡村江湖与熟人社会

我将借用波兰尼“嵌入”和“脱嵌”的概念来类比乡村混混与村庄社会的关系。在波兰尼那里,嵌入用来表达经济并非像经济理论中所说的那样自足,而是从属于政治、宗教和社会关系这样一种观念。波兰尼认为,19世纪之前,人类经济都是嵌入社会之中的,而古典经济学家则试图创造一个经济脱嵌的社会,即经济脱嵌社会并反过来支配社会。当然,完全脱嵌   更多...

田先红:乡村何以成了江湖

改革三十年来,我国乡村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其重要表现之一是以混混为代表的灰色势力沉渣泛起。对于日渐活跃于乡村社会的这一独特群体,学界不乏相关研究成果。但是,已有研究要么仅仅局限于对这一群体外在特征的简单描摹,从而难以让人把握其内在的逻辑脉络;要么时常倾向于将这一群体与微观基层政治乃至宏观国家政治勾连起来,以此激发出人们   更多...

陈柏峰:《乡村江湖》序言与后记

序言1990年代以来,中国乡村社会发生了巨大变迁,它牵涉到微观社会结构、乡村秩序机制、村庄生活伦理、农民价值世界等诸多重要方面,变迁的深度和烈度都是前所未有的。目前,学界对这场变迁的认识还不够深刻,本书试图在这方面有所深化和推进。在一个巨变的时代,社会边缘群体往往最先感受到社会变迁,最先适应社会变迁。倘若边缘群体能够与   更多...

陈志武:科研经费:由谁出?如何出?

中国的科技创新体系还是沿袭了苏联的,如果不进行根本改革,最后难以避免苏联科技的经历。除了基础研究仍然以政府资金为主外,应用研究应该由市场唱主角。为达到这一目的,一方面要完善知识产权体系,另一方面让科研机构、大学去行政化。否则,创新型国家只能是梦。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