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你可能不认识的董仲舒 的相关文章

秋风:你可能不认识的董仲舒

历代儒家先贤中,再也没有比董仲舒遭受的误解更多、更严重的了。宋、明儒对董仲舒就不乏微词,过去一百年间,几乎所有人都厌恶、痛恨董仲舒。我所敬重的梁启超先生就说,由于引阴阳之说入儒学,董仲舒之儒学已绝非孔、孟、荀以来之学术。我的《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见报,有朋友说,孔子确实不错,孟子也很好,董仲舒却让儒家走上一条歧路,变成   更多...

秋风:认识中国历史的新框架

茅于轼:今天是天则所的第424次双周学术论坛,我们请到了秋风作报告,他的题目是认识中国历史的新框架。秋风:谢谢茅老师,也谢谢大家能来参加这个活动。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双周上作报告,这个报告不是经济的,而是历史的。我在大学里念的就是历史,我和孟彦宏研究员是同学,他现在在历史所。虽然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一些经济学、法学和宪政理   更多...

陈定学:感觉与认识

心物关系问题是哲学最重大、最困难的问题,长期以来,哲学家们对心物关系存在着诸多误解,作者在《哲学家对心物关系的种种误解》[1]一文中,对这些误解进行了分析和讨论,并尝试通过“象物同一”对心物关系问题做出更接近科学的解释。jamping学友读了拙文后,对“象物同一”的观点提出了直率的批评:本文作者在最关键的问题上是错的,   更多...

陆佑楣:在实践中认识三峡工程

陆佑楣,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三峡总公司总经理。本文为陆佑楣应北大讲坛邀请于2002年12月26日在北京大学所做演讲全文。尊敬的各位,晚上好!有机会能够到北大讲坛来跟大家共同探讨三峡工程建设的情况和问题我感到非常高兴。我知道大家的期望值可能很高,我可能讲得不好。我讲的过程有任何问题随时都可以提。我讲的   更多...

袁绪程:“认识”的沉思——兼谈认识结构的革命

说明:本文是作者20多年前为生计写的稿,虽已作了“马克思主义化”的包装,但仍被当时的编辑拒发。本文主要讲的是“方法论”,旨在突破唯物论的“反映论”,说明人们用不同的视角和方法(工具)“把握客观实在”,重要的是方法而不是“客观实在”,而“构造”的方法论远高于“反映论”。一个二律背反的解决“认识你自己吧”,这是写在德尔斐的   更多...

西奥多·达里姆普尔:做不可能的事:认识你自己

(吴万伟 译)最近我参加了一个神经精神病学方面的学术会议,这个会议很有意思。我觉得神经科学是当今最有希望为人类最本质的问题提供假设性和虚妄答案的学科。问题包括人在大自然中的地位如何,人应该如何生活,至少在西方世界好生活意味着什么等。这些问题没有确定答案的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停止提问。有些哲学家已经指出如果一个问题从原则上   更多...

龙应台:我就这样认识了广州

1你到过广州吗? 这么简单的问题,却很难回答。是的,我来过三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因为「工作」而来,譬如演讲。有人到车站或机场迎接,有备好的车子护送,有既定的路线画好。进入一个讲堂,离开一个讲堂;进入一个酒店,离开一个酒店;热情的人们和你说话,然后回到车站或机场,离开了这个城市。 稍微多几个小时,可能会被带到重要的景点   更多...

余英时:我所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钱默存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虽不感意外,却不免为之怆神。我没有资格写正式的追悼文字,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私交。但是二十年前,我以偶然的因缘,两度接席,畅聆先生语妙天下,至今不忘。先生昔年挽陈石遗有“重因风雅惜,匪特痛吾私”之句。我写此短文只能表达第一句之意。 1978年10月下旬美国科学院派了一个“汉代研究考察团”到中   更多...

丁礼庭:读《认识中国历史的新框架》

在“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第424次双周学术论坛,秋风先生作了《认识中国历史的新框架》报告。拿秋风先生的话,就是“当我们准备在中国建立一个自由民主或法制秩序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设想,自己可以在空中搭起一个楼阁来。最终,这个制度要从中国的主体中内生出来。”[1]我的理解就是:秋风先生想颠覆 “中国历史传统中鲜有民主宪政的思想文   更多...

王小东:认识文革的两面性

建“文革”纪念馆的设想很多年以前就被提出来了。在我的印象中,是巴金先生最早提出这个设想的,但很可能有人比他更早。从提出这个设想,到今天广东汕头市澄海区大陆的首家“文革博物馆”揭开面纱恐怕有二十多年了吧?在这段时间中,物换星移,人们的想法恐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要设立某个时代纪念馆和博物馆,肯定是需要选择一个大的方向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