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村:梨花飘落的瞬间的相关文章

慕容雪村:梨花飘落的瞬间

郭英剑院长让我在这里讲几句话,我想他也许找错人了,因为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收不到激励人心之效。按这个时代公认的标准,成功人士就是要有很多钱,住很大的房子,开很大的车子,如果你是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如果你是男,身边要带个女的,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这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有,我是个作家,照大多数人的理解,作   更多...

慕容雪村和“我们”的底线

在去年《人民文学》杂志社的颁奖典礼上,首次收获文学奖的小说家慕容雪村姗姗来迟,在他手里攥着一张纸,上面有他写好的一些极具煽动性的话。那些话都是对审查制度所带来痛苦的沉思,他本打算在典礼上这样说:“中国的著作有精神错乱的迹象,这是部阉割过的作品,我就是个太监,在医生动刀前我就把自己给阉了。”典礼组织者禁止他发表这样的言   更多...

慕容雪村:为了光,为了时间——东师古行记

(一)10月14日晚,我在青岛海洋大学做了场演讲,在交流环节,一位大学生问我:你谈到了陈光诚,我想知道,你会不会去看望他?我解释了一大通,没说去,也没说不去,自己也觉惭愧。我曾经在微博上为陈光诚说过话,但无论从何种角度,我的言论都显得有点轻釜—他在黑暗中孤独地承受苦难,我却在温暖明亮的屋子里喝着咖啡。有人说,陈光诚的遭   更多...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今天晚上在奥斯陆的文学屋做了一场演讲,以下是演讲稿:有位海外华人说过一句话:在海外想起中国,不知该大笑几声,还是该大哭一常事实上,中国就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国家,这里有悠久的文明、广袤的土地,有最美丽的心灵,也有最肮脏的生涯。生活在中国,就像坐在一个巨大的戏院里,随时可以看到荒唐的故事、离奇的情节,超过所有的文学作品。   更多...

慕容雪村:杀人的问题——读汉娜阿伦特有感

中国近代史上,有过无数次人道主义灾难,这些灾难让千万人受损乃至惨死。然而灾难过后,人们对于灾难的反思常常只着眼于体制,而不及于个人。那些曾为体制效力的人会坦然地为自己辩护,说他们身不由己,他们只是螺丝钉而非机器的开动者,是被动而不是主动做恶。应该指出的是,体制本身并不能独自运行,正是因为有那些看似无辜的人的参与,罪恶才   更多...

刘绪贻:这样一朵花儿竟独自飘零——忆叶琼

因“七·七”事变,1937年暑假后我到武汉大学外文系借读。在方重教授的“英国文学史”课堂上,有幸与一位名副其实的美人叶琼同班。她是我当时恋人、后来妻子周世英的中学同学,大约低周世英两年级,在校时两人不相识。此刻,她虽为人非常低调,沉默寡言,但形象极其出众,全校闻名。每有公共活动,比如球赛、讲演等,只要她到场,在场的群众   更多...

王岳川:飘逝的是永恒的

“节日”将时间的奥秘向我们敞开。北大百年的日子到了,总想说点什么,然而以有限的的几十年的生命体验去言说一百年“大史”,显得有些乏力。最好的办法,还是叙说我自己与北大的一种学术与生命的联系的“小史”,或者就谈谈怎样走进北大,怎样面对北大人自身的问题,尤其是学术滑坡的问题,进而面对北大知识分子“学术和生命”等一系列沉重的话   更多...

冰夫:匆匆飘去的云

人生的旅途上,有过相聚的欢乐,重逢的欣喜,也有过别离的惆怅,思念的凄苦,然而象眼前的这样扑朔迷离的邂逅,却令人难以猜度,也难以忘怀。忿然离去的云南姑娘,有如她的悄然出现一样,使我们惊异、茫然,甚至后悔不已。“这位姑娘挺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我的同伴小姚低声嘟嚷着。“嗯,这个姑娘真漂亮。”我答非所问地应付着。此刻什么也   更多...

崇高在瞬间化作了儿戏:文革往事之毛主席万岁

当下的社会学领域里,上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新生代是一个比较受关注的话题,他们中不乏用自己头脑思考问题的理智者;也不乏形骸放浪,头脑简单的冲动者,虽说中国特设的教育收费制度让他们一人读书,全家拖垮,求学和找工作的艰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但这些人却是当下网络愤青的主体。这看起来的确有点怪异,其实,理解这一点并不难,   更多...

李云雷:花非花

1早上醒来,是一个很好的天气,窗缝里透过来的阳光把屋里照得十分明亮,我能想见院中两株丁香盛开的姿态,氤氲的香气让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夜里常常会做梦,或许是由于年少的缘故吧,在梦中我常常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女子。近来则总梦到一个着白色衣裙的少女,她生得十分美丽,瓜子形的脸庞,一双眼睛暗流秋波,   更多...

赛金花孽海沉浮

清末北京城里有两个顶儿尖儿的女人,一个是慈禧,一个就是赛金花。 这两个女人一个朝纲独揽,唯我独尊;一个操着被人视为最低贱的职业—一娼妓。 把慈禧与赛金花相提并论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确实,慈禧太后的许多座前昏庸大臣,刚好就是赛金花裙下的一批好色之徒。当时京畿一带的百姓们都这么说:“那些昏庸好色的清廷重臣,都是北京城里两个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