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贝贝:言论自由底限在哪里?的相关文章

殷贝贝:言论自由底限在哪里?

报道英国骚乱的电视画面上,蒙面的“卫衣党”在与警方周旋和推倒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的间隙,往往不忘从松垮跨的牛仔裤后袋里掏出手机,发个短信,或者往Twitter上传一张照片——他们绝大多数是还未满24岁的年轻人,连接着互联网的手机是他们生活的必需品,每天在社交网站消耗的时间远多过陪伴家人的时间。英国全国人口六千一百万,却   更多...

苏小和:我们的自由到底在哪里?

关于自由,其实我们一直不知就里。这可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历史文献中,关于自由的表述少之又少,以至于到了近年以来,很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干脆以为中国在思想传承上就缺少自由观念,因此,中国历史中的人很少享有自由,中国当下的人很少人理解自由,就成为横贯历史和当下的社会现象。争论总是会有的!有人在中国古籍里能够找到各种对自由   更多...

徐贲:“文革”的隐患在哪里

语义记忆的形成、丰富和完整,都需要有适宜于自由地言说和交流的公共空间。惟其如此,才能形成群体记忆所必不可少的知识、观念和认识。要重视和警惕“文革”隐患,就不能忽视“文革”记忆。随着“文革”当事人的逐渐逝去,这种记忆必将越来越是一种集体性的记忆。   更多...

陈伯君:工会,你在哪里?

“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工会的基本职责。”——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六条第一款2004年10月6日上午,深圳合资企业美芝海燕工厂3000多名员工集聚在深圳通往香港的主干道上,向政府陈情抗议工厂资方对工人的刻薄和残酷剥削。由于是在主干道上,工人的集聚造成深港运输动脉中断4小时。不久,24日早上,陕西咸阳市天王兴业集团   更多...

姚辉:言论自由与名誉权的保护

【摘要】文艺批评因其批评“个性”极容易招致名誉侵权的指控。在笔墨官司中,言论自由与名誉权的冲突是个颇为棘手的问题。二者的平等性,使我们无法从中得出孰轻孰重的一般性判断,而仅能从文艺批评公共性以及其区别于其他作品的特殊属性出发,对其采取更为宽容的基本立常在此立场下,文艺批评的范围决定着言论自由优势的有无及强弱,并可以从宏   更多...

黄逸宇:言论自由的代价与底线

自从微博诞生以后,就迅速取代了网络论坛与博客,成为信息传播速度最快的方式。2010年,45%的社会议题是由网络草根推动的,其话题权和社会影响力正在快速提升。2011年6月,郭美美用所谓红十字商会总经理身份炫富,微博用裂变式的广泛传播力,创造出一个集高官、美女、慈善、贪污等多个兴奋点的舆论漩涡和信息黑洞。各方利益在此博   更多...

费孝通:言论·自由·诚实

星期天的早上,有位广东朋友约我到金碧路去“饮茶”。从城北坐上公共汽车,停在近日楼的附近,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铁栅东边,四季不断的鲜花,常引起我一种幻想:我想这天赋独美的南国只要政治一清明,经济一繁荣,遍地的鲜花,黄的迎春,红的山茶,足够把这历史上的抗战名城打扮得妖娆迷人。我的幻想总有一天会实现的罢?我自己问着自己。   更多...

徐贲:奥威尔:左翼的尽头在哪里

1936年~1937年间的西班牙内战和其他事件,对奥威尔影响极大,成为他写作生涯的转折点,“1936年以后,我所写的每一行严肃的文字,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地为反对极权制度……而作。在我看来,身处我们这样的时代,如果还以为自己能避开这类话题,纯属无稽之谈。每个人都以这样或者那样的伪装在写它们。所不同的,只是你站在哪一边、采取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