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盛:科学精神的起源 的相关文章

吴国盛:科学精神的起源

科学有思想方式和社会建制两个方面,作为社会建制的科学是近代以后的事情,作为思想方式的科学起源于古代希腊。所谓科学精神,首先指的是一种特殊的思想方式,这种特殊的思想方式并不普遍存在于各个文明之中。它特别的属于古代希腊人。希腊文明并不是最古老的文明,持续时间也不很长。但它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最为持久而巨大,原因在于,它是科学精   更多...

吴国盛:学习科学史的意义

今天,不大可能有人问科学有什么用了。约四百年前,科学的作用远未像今天这样彰显,但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提出了“知识就是力量”这样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近代自然科学已经一步步向世人显示了这句名言的真理性。其实,这位哲人还有另外一句关于知识的名言同样值得引用:“读史使人明智。”在科学已经无孔不入地渗透在人类生活各个层面的今   更多...

吴国盛:异彩纷呈的科学史

今年春季为研究生开了一门“科学史专题:科学革命”,秋季学期为本科生开了“科学通史”。为了配合开课,读了不少科学史的书。这些书有些是初读,有些是重读。 在“科学通史”的书中,我比较喜欢麦克莱伦等人的《世界史上的科学技术》(上海科教2003年版)。主要理由有两个。第一,它是由美国的科学史教授即职业科学史家写出来的教科书,吸   更多...

吴国盛:科学与人文

科学与人文这个题目在今天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话题。人们通常最感于科学与人文的分裂。我们想知道的是:在什么意义上,它们是可以统一的。所以我们今天要探讨的论题就是:“科学”与“人文”在什么意义上是统一的。我们首先就要知道:科学在本质上意味着什么?人文在本质上意味着什么? 我们首先说“人文”。西方人称“人文”为“humanit   更多...

吴国盛:尚未完成的中国大学精神

2008年12月12日下午,北京大学英杰会议中心新闻发布厅,“第三届北大民盟高教论坛-大学精神”上的即兴发言。很高兴来参加大学精神的研讨会。其实我不是研究大学精神的,所以在陈平原教授之后再来谈是有压力的。我先愿意做一个声明,刚才他说民间传说北大在成果评审方面的故事,实际上这个传说的来源就是我。是有这么回事儿,不是完全没   更多...

吴国盛:技术与人文

一、人文:自由的理想人文学科(Humanities)字面上自然首先是一种学术分科,以别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但人文学科又不只是一种学术分科――如果那样的话,它就可以简单地归入社会科学的行列,就像中国目前的学术管理体制所做的那样――而且首先不是一种学术分科。人文学科首先着眼的是对于“人”的“培养”,是对于“理想的人”、“   更多...

吴国盛:走向西方近代早期科学史研究

借着庆祝科学史所成立50周年的机会,我愿意再次表达对中国科技史学科未来发展方向的预期和希望。那就是,科学史学科应该由理学学科走向到史学学科。 把科技史看成是理学学科,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也许在今天依然有其积极意义。但它只表达了科技史学科不成熟时期的特征,即依附于各门自然科学,尚未取得自己的独立性、自主性。科学史学   更多...

吴国盛:现代中国人的“科学”概念及其由来

今天中国人的科学概念中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把“科学”作为任何领域里正面价值评判的标准,这是20世纪科学主义意识形态长期起作用的结果;二是倾向于从实用、应用的角度理解“科学”,对“科学”本身缺乏理解,这与中国近代接受西方文化特定的历史遭遇和中国实用主义的文化传统有关。要真正理解“科学”,我们需要进入西方的语境。两种基本   更多...

吴国盛:重述生命的故事――读《倾斜的真理》

林恩·马古利斯和多里昂·萨根母子俩合作的《倾斜的真理》是一部奇书,充满着反叛的性格。马古利斯是一位微生物学家,盖娅假说的原创者之一,多里昂则是马古利斯和卡尔·萨根的儿子,后者在美国妇孺皆知,是一位著名的宇宙科学家和科普作家。还在多里昂3岁的时候,他们离婚了。对这位父亲和前夫,他们似乎都不大恭敬。当出版商约请马古利斯写一   更多...

吴国盛:技术哲学的基本问题

今天我给大家讲技术哲学的基本问题。讲三个问题,第一个,究竟什么是技术,讨论一下技术究竟是不是中立的?第二个讲一讲现代技术和传统技术的区别,以及现代技术带来哪些特殊的问题?第三讲一讲现代科学和现代技术的内在关系。大家知道,我们人类是通过技术来标志我们与其它物种的区别的。过去我们老说,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是能够使用工具,这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