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 李晖:农户承包土地林地流转能够产生出什么样的收益?的相关文章

赵俊臣 李晖:农户承包土地林地流转能够产生出什么样的收益?

我国农户之所以愿意将自己承包的土地林地转让出去,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比自己耕种的收益要高一些;社会上之所以有人有企业有资本愿意受让农户承包的土地林地,愿意在于有利可图;地方政府之所以积极性很高地推动土地林地流转,原因在于可以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那么,土地林地流转后的收益到底如何?学者们是怎样评价的?本文试依据云南省农户承   更多...

赵俊臣:村集体为何不能分享农户土地林地流转的收益?

近几年来,随着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数量增多、规模扩大、速度加快、流转对象和利益关系日趋多元,特别是农户流转土地林地的价格提高、收益增加,一些地方的村集体开始凭借手中掌握的所有权分享农户土地林地流转的收益。例如,据土金网2011年1月19日发布《浙江安吉激活“不动产”土地化零为整》一文披露,浙江安吉昆铜乡长林垓村是昆   更多...

赵俊臣:农户承包土地林地可以流转的理论依据

农村集体土地林地的流转,既包括所有权的流转,又包括使用权的变动,但根据现行宪法和土地管理法规定,农村集体所有制土地林地的所有权流转,仅限于国家对集体所有土地林地的征收,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单向流转。因此,目前人们所谈的农村土地林地流转,是指使用权在不同经营主体之间的流动和转让,其实质是农村土地林地使用权的市场化,即在农村土   更多...

赵俊臣:云南省民族地区土地林地流转研究报告

本报告所研究的民族地区,按通常理解是指全省16个市州中的8个民族自治州、129县中的29个民族自治县,到2008年底的150个民族乡和18个享受民族乡待遇的镇。民族地区由于受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经济基储产业结构、人口流动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和作用,在土地林地流转改革中具有特殊性。其土地流转改革的顺利推进,不仅关系着民族地区   更多...

赵俊臣:基层政府官员为什么对土地林地确权消极应付

我国农村自1980年代初期实施以家庭为单位的承包经营制后,碰到的一个重要问题便是农户承包集体所有的土地林地进行确权。所谓土地林地确权,是指土地所有权、土地使用权和他项权利的确认、确定,简称确权。确权的实质是依照法律、政策的规定确定某一范围内的土地(或称一宗地)的所有权、使用权的隶属关系和他项权利的内容。每宗地(耕地,林   更多...

赵俊臣 :县乡政府在农地林地流转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粉碎了万恶的“四人帮”,批判了阻挠解放思想的“两个凡是”,被压抑多年的农民家庭经营责任制破壳而出并以不可阻挡之势在全国迅速推广,农户具有使用权的土地林地随之出现流转。在整个1980年代、1990年代,农地林地流转由于范围窄、规模小,并没有引起政府和社会的注意和重视。进入21世纪,农地林地流转开始加快。2008年9月30   更多...

赵俊臣 赵海兰:完善农民承包土地流转的价格形成机制研究

在农村土地林地流转中,价格的确定是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合理的流转价格对于保护流转双方特别是转出农民的利益、促进土地林地经营权流转市场的形成和发展、乃至我国的市场经济的完善与成熟,都具有重要意义。虽然有学者对农村承包经营土地林地流转价格评估已做了相关研究,但是我国农村土地林地流转价格机制尚未形成,农村土地林地流转价格体   更多...

赵俊臣 赵海兰 :正确认识、依法制止乡村组织“反租倒包”侵犯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

农村实行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以来,云南民族地区乃至全省同全国一样,不少地方兴起了一股“反租倒包”的热潮,有的地方政府与媒体甚至把它当作经验来推广。中央决策层洞察“反租倒包”侵犯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实质,一再发出叫停令。然而,中央叫停令并不管用,不少地方依然我行我素,“反租倒包”行为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搞越热烈。实践中“反   更多...

仝志辉:土地流转的基础是联产承包责任制

和讯网:30年前,农村改革从小岗村开始,“包产到户”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令小岗村“一年越过温饱线”,但也“20年没过富裕坎”,30年后的今天,小岗村又在进行着一场自发的土地经营变革。全村60%的土地实现了向粮食、葡萄、蘑菇、花卉等种植大户流转、集中,土地对农民生活的保障功能正日益减弱,非农收入已成为小岗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   更多...

赵俊臣 :政府不宜为土地承包权抵押贷款“兜底”

据《财经》杂志2011年第3期潘国建的文章《农地抵押再探索》报道,为解决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发生不良贷款后,如何将抵押物变现,偿还银行贷款的问题,成都市试点方案规定,一旦出现违约,土地承包经营权可由成都市设立的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基金按基准价格收购。这被称为“政府兜底”。成都试点土地承包权抵押贷款“政府兜底”的作法,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