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刚:重读陈映真的相关文章

赵刚:重读陈映真

很高兴有机会来到社科院文学所做演讲。我误打误撞来到这里,原本听说是亚洲论坛同人的小范围讨论,我才敢答应的,但後来联系的时候,又说这还是一个比较正式的讲座,但的确没想到这么正式,呵呵。今天来了这么多老师与先进。我来之前就感到很惶恐,但我反复想,好像也不应该惶恐,毕竟我是社会学的,一个搞社会学的来到文学所,似乎可以有一个特   更多...

李欧梵:陈映真和萧斯塔可维奇

陈映真是台湾文坛少有的「知识型」和「信念型」的作家。他的知识领域不限於文学,更注重思想;他的基本信念也不限於政治,而更注重人道主义的人生意义。我和他相交多年,每次见面,都有类似的感受。 记得有一次(大概20多年前吧),名理论家詹明信(F. Jameson)受邀在台北的清华大学招待所演讲,我适在台北,遂前往聆听,一进会场   更多...

钱理群:陈映真和“鲁迅左翼”传统

摘要:本文对“鲁迅左翼”及其和陈映真的关系作了一个勾勒,笔者首先讨论了陈映真如何解读鲁迅作品,即把鲁迅看作是现代中国特别是现代中国的左翼传统的象征。在此基础上,指出30 年代 的中国实际上存在两个左翼传统,一个是“鲁迅左翼”,另一个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左翼,可 以称为“党的左翼”。从二者的比较入手,笔者讨论了“鲁迅左   更多...

聂华苓:踽踽独行——陈映真

我在台湾从没见过陈映真。一九六○年,只有二十三岁的陈映真,在《笔汇》发表一连串小说,《我的弟弟康雄》、《家》、《乡村的教师》、《故乡》、《死者》、《祖父与煞。那年正是“自由中国”事件发生,我和外界隔绝,自我放逐,心情极端虚无,没有读到陈映真的小说,也没有见到陈映真,很遗憾,更何况当年他一定是个俊美的男子。一九六四年,我   更多...

陈映真:将军族

在十二月裡,這真是個好天氣。特別在出殯的日子,太陽那麼絢燦地普照著,使喪家的人們也蒙上了一層隱秘的喜氣了。有一支中音的薩士風在輕輕地吹奏著很東洋風的《荒城之月》。它聽來感傷,但也和這天氣一樣地,有一種浪漫的悅樂之感。他為高個子修好了伸縮管,癟起嘴將喇叭朝地下試吹了三個音,於是抬起來對著大街很富於溫情地和著《荒城之月》   更多...

陈映真:七十年代黄春明小说中的新殖民主义批判意识

前言一九七○年代,台湾的文艺思潮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一九五○年韩战爆发,国府在台湾发动全面性的政治异端扑杀运动(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中共地下党在基隆中学组织侦破至一九五二年重建后的洪有樵核心投降,据最近省文献会调查,至一九八七年解除戒严令前,总共涉及三万人以上。五十年代被处决者应按近四、五千人之谱。而遭拷讯、投狱者也   更多...

许子东:重读“文革”

“文革”这个历史事件太巨大了,以至于人们至今缺乏足够的心理、文化和政治距离来正视它、重读它。人民文学出版社要出我三本集子,既收旧文,亦有新作。第一卷《重读“文革”》包括我几乎全部有关这个课题的论文。第二卷选自“文革”小说研究项目之外的文学批评文章。第三卷则汇集其他与电视有关的“越界言论”。本卷大部分文章2000年曾在“   更多...

崔卫平:有感于赵刚批龙应台

赵刚先生的大作《和解的壁垒:评龙应台的“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他自己的解释是因为徐进钰先生“身体违和,因恐耽误出刊,而嘱本人代为撰写编按”,也就是说,这篇东西是以“台湾社会研究季刊”某期的“编按”面貌出现的。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该文通篇“我”和“我们”交替使用,阅读该文时,经常需要停下来想一想文中所称   更多...

赵刚:人不好绝望,但也不可乱希望

年轻的陈姓讲师在某大学教英国散文。在一个你我都知道的那种台北雨季的午后,他在眷属区的家门口拾起了一只鸟,一只「绿色的鸟,张着很长的羽翼。人拳大小的身体在急速地喘息着」(2:2)。[1]这只迷航了的候鸟──常简称为「迷鸟」,吹皱了一池死水,打破了绵绵愁雨下人们相对无言的沈闷,成为了好几个老师与他们家里的热力话题,一时之间   更多...

赵刚:杜威对自由主义的批判与重建

假如激进主义的意义在于对激进变迁的需求的体认,那么今 天不管是什么自由主义,假如不同时也是激进主义的话,那就不但是可有可无,且注定要失败。 John Dewey Liberalism and Social Action杜威(1859-1952)的实用主义哲学及社会理论在70年代的美国开始复苏。①尝试从杜威思想中汲取资源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