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濂:跳来跳去”的罗素的相关文章

周濂:跳来跳去”的罗素

若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革命气节作为标准,英国哲学家罗素绝非立场坚定之人,哪怕他毕生反战,为此先后入狱两次。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当晚,罗素的这个特点一览无余。1918年11月11日23时,广播传来停战消息,人群从伦敦的各个角落而出,陌生男女在路上相遇、接吻,空气里满是节日与荷尔蒙的味道。出狱仅仅两个月的罗素混迹于   更多...

卢江良:被迫跳楼的人

冯大站在了十一层楼顶上。这是冯大第二次站在这上面。第一次是在三个月前,站的是这次同样的位置,但性质却迥然不同。那次,冯大只是想透透新鲜空气,但不知觉地陷入了误会的深渊——一位热心人竟然报了警!最终,冯大以自杀者的身份给“解救”了下来,并按妨碍公共治安罪被拘留了五天。而这次,冯大是蓄意而来。他一爬上这高高的楼顶,就假借好   更多...

张鸣:踩着两个鸡蛋跳舞的人

在海外华人历史学者中,对邓小平的评价可谓毁誉参半,誉则扬之上天,毁则按之入地,毁誉概以“六四”风波为转折。比如唐德刚,先是说邓小平的历史评价将超过近代的任何一个人,后来则说邓以君子始,以小人终,跟蒋介石差不多。比较客气的是黄仁宇,按着他那著名的在数目字上管理的历史逻辑,蒋介石、毛泽东和邓小平三人构成了一个时代的三个阶梯   更多...

陈行之:龙种与跳蚤

让我们经常热泪盈眶的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以天下为己任,总是在思考一些有时让当权者高兴有时又让人家不高兴的问题,并且经常就会有一些关于国计民生的设想出来。相当一些设想仅仅是设想,并没有演变为政策,有的时候,提出设想的人过于不识时务,反而惹人家不高兴,受到批评,影响升迁、福利,或者迅速被边缘化,失去话语权……但是也有例外。1   更多...

大风:海珠桥上的跳桥者

2009年4月21日上午,在张氏兄弟持刀挟持一名路人,与警察对峙的同时,在广州市三元里南面不远的海珠桥上,一名男子正欲跳桥。海珠桥是一座钢架拱桥,横跨珠江两岸,是沟通广州市区南北的交通要道。据报道,就在4月间,在该处已发生了6次跳桥事件。本是交通咽喉的海珠桥,而今却成为跳桥圣地!根据媒体报道,4月21日的跳桥者自称来自   更多...

张志成:话说自己报警的跳楼者

据报道:昨天下午,南京警方接到一起报警,称有人要跳楼。警方火速赶往现场,却发现,报警者竟然就是跳楼者自己!跳楼男子称,前段时间在南京打工有一笔2000元的工程款至今没有收到,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制造个“轰动”事件引起媒体关注才好,于是就爬上楼顶作势。让他没想到的是天气不太好,可能民众对此也已经见怪不怪了,潘某爬上楼大半天都   更多...

党国英:历史没有跳跃

经济学前辈马歇尔欣赏的一句话叫做“历史没有跳跃”。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越发体会到这话的不凡意义。人之为人,是因为人会用概念思考,把概念作为连缀思想的元素。这种思考方式的好处是人容易把认识对象做简化处理,使外部世界更容易把握。但是,用这种思考方式一不小心就容易夸大不同类型的差别,形成过度跳跃的思维方式。在对社会历史的理   更多...

傅国涌:跳出历史的“周期率”

以暴易暴和成王败寇跳出历史的“周期率”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说是从黄炎培开始的,抗日战争即将胜利前夕,他曾经以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的身份访问过延安,和毛泽东有过一番著名的“窑洞对”,提出了历史“周期率”这个话题。黄炎培当时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