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凯:我的一生的相关文章

杨小凯:我的一生

我原名杨曦光,杨小凯是我的乳名,1978年以后重新起用的名字,1948年出生于吉林,从小在湖南长沙长大。我的祖父是个地主,在乡下开办学堂。他受过严格的儒家教育,清末的兴洋学运动中,他也进过洋学堂。我们的父辈从小也受过儒学教育,记得我上小学时,父亲就请姑爹在家里教我读《论语》。 我的父母都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我父亲原   更多...

王成军:世纪清点:默念基督徒小凯先生的一生

全文收入山水树工作室2009年版《学术白话》一书的第166-183页摘要:该文旨在通过回顾基督徒经济学家杨小凯短暂而又绚烂的一生这一视角去体认和感知中国历史社会进程内在的动力与阻力。而这对于中国经济运行和社会发展脉络的现在与未来影响无疑将具有深远而积极的意义。尤为重要的是,文章从思想史以及基督教在中国的一些个方面的意义   更多...

赵凌:逝者杨小凯

杨小凯的离去意味着平淡世界里一个罕见传奇的终结。 他坐过十年冤狱却自学成才;他没有上过大学却创立了国际性学派;他研究科学晚年却信奉基督。 杨小凯带着坎坷的历史离开了人间,同时带走了他那可贵的批判精神———这一精神贯穿了他不长的一生———而这恰恰是留下的人们最为想念的财富。 这是一个悲伤的瞬间。7月7日清晨7时49分   更多...

王充闾:用破一生心

一伴随着“皇帝热”、“辫子热”的蒸腾,曾国藩也被“炒”得不亦乐乎。其缘由未必都是市场的驱动,很可能还出自一种膜拜心理:拜罢英明的“圣主”,再来追慕一番“中兴第一名臣”,也是满合乎逻辑的。只是我总觉得,这位曾公似乎并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可亲、可敬,倒是十足地可怜。他的生命乐章太不浏亮,在那显赫的身影后面,除了一具猥琐、畏缩   更多...

陈平:纪念杨小凯

杨小凯的去世,让我非常沉痛,也非常震撼,因为他是我们这一代人里第一个冲向世界也是第一个离开世界的人。我和杨小凯一样,这几年有非常大的紧迫感,觉得来日无多,想做的事却很多,所以有的时候说话可能非常激烈,并非认为自己了不起,而是认为自己差距非常大,特别是和杨小凯相比,我自己差距很大。在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问题上我是非常明确的   更多...

程凯:师长杨小凯

华裔经济学家杨小凯上周留下他未竟的事业离开了我们,现在会有无数人用各种方式来表达对他的纪念。对于我而言,虽然一直没有机会能见杨老师一面,但是他却是我真正的师长。一个非经济专业的财经记者,不敢对杨老师的经济学理论贡献妄加评论,只能写下自己的一番感受,来表达对杨老师的怀念。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物理学习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更多...

梁捷:杨小凯的两张面孔

什么是社会?什么是制度?老实说,敢想一想这些问题的人都不多,别说回答了。两百多年前,有个人叫亚当.斯密,他在一本意外出名的小书《国富论》的开篇就写道,“劳动生产力上最大的增进,以及运用劳动时所表现的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结果。”一百多年前,又有个人叫涂尔干,为了回答“社会何以可能”这个问题而写了本   更多...

解读杨小凯

2001年4月24日上午,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公共选择理论的代表人詹姆斯·M·布坎南,在美国费城对来访的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的一位学者说:“有一个中国学者,他可能是目前最好的经济学家之一” 詹·布坎南说的这个人,就是现在身为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经济学教授、澳州社会科学院院士的经济学家杨小凯。 当1998年出版杨   更多...

天妒英才杨小凯

杨小凯绝对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在海内外华人经济学家中,杨小凯是惟一坐过十年牢的人,是惟一没有上过大学而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是惟一创立了国际性学派的人,恐怕也是惟一信奉基督教的人…… 杨小凯现为澳大利亚莫纳什(Monash)大学经济系讲座教授,递增报酬和经济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国际发   更多...

孤云: 作为狐狸的一生——李欧梵及其《我的哈佛岁月》

作为“他者”的李欧梵 读书如坐地铁,到达终点之前必要一站一站地经过。李欧梵对我而言,也是一个站点。一度迷恋李欧梵,未曾谋面的老友绿茶寄来小说《范柳原忏情录》。在老家书房那硬木沙发上,曾为这本小书的文字倾心不已。如今在千里以外的寓所遥想那段可以静心读书的岁月,竟恍如隔世。虽然那不过是2001年的事。 后来,只要见到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