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志:凡生命尽予收容的相关文章

张承志:凡生命尽予收容

一理解这片土地需要一个入口。 兼顾地理语言宗教等因素,或许挑选东乡最为合适。 ——东乡苦、东乡旱,天下最穷数东乡、东乡的男子虎背熊腰、东乡的山头拱北数不清、东乡话听不懂、东乡人不打井、东乡的山是倒立的……往昔,东乡本是河州八坊的小贩在摊子上消磨时间的话题;如今随着东乡的急剧变貌,它更成了一个广泛散播的传奇。仿佛提起东乡   更多...

张承志:亚洲的方向

A谈起日本总有说不完的话。但若幻想用理论的方法把话说清楚,往往又只是徒劳。日本的问题千头万绪,大幅简化,归根结蒂,就是一句话-投身亚洲还是背叛亚洲。但是话未出口,似乎就听见了中国人惯用的反唇相讥:少来这一套!亚洲怎么啦?我们就是亚洲!宛似多年前我笨口拙舌,想强调「人民」的意味时的遭遇一样:人民怎么啦?我们就是人民-…于   更多...

谢卓婷:论张承志的文化身份焦虑

宗教的真根据在于出世。张承志在宣布自己已皈依伊斯兰教成为哲合忍耶教派中的一员后,不仅是他自己觉得“力气全尽,我的天命履行了”(《离别西海固》),便是旁观者,也都几乎有理由认为,这在荒芜的英雄路上流浪了多年的旅人终于找到了他最后的“黄泥小屋”。特别是《心灵史》之后,张承志更是明确宣布他将“以这部书为句号,结束我的文学”   更多...

张远山:张承志,一个生错时代的旧理想主义者

张承志最自命不凡的是他的理想主义:“小文痞子居然敢讨伐你的理想主义……你渴望与真正的交谈对手的相会。”(《神不在异国》)我认为任何人只要有诚意,都可以成为张承志的“真正的交谈对手”──当然包括在下。因为我坚信一切人与一切人是平等的。只要有诚意,任何两个人都可以坐下来随意谈谈青春理想、幸福未来,而不必管什么对手不对手,甚   更多...

张承志:怒向五彩觅炸弹

就好像跑马拉松的选手跑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过了转折点、终于在被拉成长长一大串的某个位置上,看清了自己究竟算老几一样;干了近30年职业作家之后,我也初次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换句话说,是看清了自己的姿势、形象、好像从四周外部看清了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家伙。记得在日本爱知大学的一次集会上,一个日本人和我说着说着争起来。本来大   更多...

张承志:斯诺的预旺堡

1与陕西和甘肃的无穷无尽的山沟沟相比,我们走的那条路 —通向长城和那历史性的内蒙草原的一条路 — 穿过的地方却是高高的平原。到处有长条的葱绿草地,点缀着一丛丛高耸的野草和圆圆的山丘,上面有大群的山羊和绵羊在放牧啃草。兀鹰和秃鹰有时在头上回翔。有一次,有一群野羚羊走近了我们,在空气中嗅闻了一阵,然后又纵跳飞跑躲到山后去了   更多...

张承志:讲演河州城

临夏的读者们,你们好!临夏的穆斯林朋友们,赛俩目!我不善于在大庭广众面前作很认真很像样的演讲,我习惯的形式是和大家做朋友式的闲扯。现在我把我最近对国际形势的观察和思考说一下。这里有一种“主潮的气氛,好像在自己家一样,没有任何压力,觉得在场的都是自己的朋友。但即便这样,要把一个有意义的、重要的话题说清楚,我也不是很有把握   更多...

傅书华:心灵的迷狂——张承志批判

在当今中国的思想界、文化界、文学界,张承志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存在,本文旨在对张承志的精神价值取向提供自己的批判性的反思与评价,以贡献於大家。一对世俗生活的极端蔑视,对与社会现实世俗生活对抗的精神世界的执着追求是张承志的一大特点,也是他超俗显圣的主要方面。在张承志的小说中,张承志总是要设置一个与社会现实世俗生活相对立   更多...

张承志:恩惠的绿色

据说,曾有一个欧洲人,不知他是在卡萨布兰卡抑或是在拉巴特下的飞机,反正一下子来到了非洲北部的摩洛哥。看着满眼浓郁的绿色,打量着海边的青青山影和田野,咦,怎么没有沙漠呢?他怕飞错了地方。他拉住一个摩洛哥人,着急地问:“骆驼在哪儿?”摩洛哥人笑了。1—RIf我和他差不多。在登上这片土地之前,我也把阿拉伯的北非,想象成一片大   更多...

张承志:四十七士

几乎在最初接触日本时,就听说了这个传说。但对我,它却一直语焉莫详。在观察四十七士的过程中,感受和道理,都不易说清。 它本身蕴藏的“理”,已经艰涩。哪怕外国人和日本小孩一样,兴趣盎然,兴致勃勃,喜欢讨论、渲染、琢磨它的每个细节,但他们并未讲清它主导的道理。中国人更是:一边觉得其中古典的理论似是而非,一边心情沉重,因为它和   更多...

张承志:比邻的古代

古用在中国的经验和概念,我描绘不出这儿的地形。地势起伏之间,似乎有一片低凹,四周的原野若高又低,似平原又仿佛山岗。散漫的白房子东丢西撒,完全无意聚成村落。橄榄树和茂盛的灌木随意滋生着,甚至看不出庄稼种的是什么。一个陌生的大陆——它的绿色使它更显陌生的非洲大陆,刚刚开始延伸。这是哪儿?属于什么时代?有过什么事件发生?都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