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前面的话)的相关文章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前面的话)

从1983年第一次走进北京金台西路2号大院,也许还要更早些,从1979年上大学后在新闻系宿舍每天收到一份党报,自然而然地,《人民日报》就联结了我的学业、事业,还有人生中的诸多甘苦和荣辱。一家媒体能给予一介书生如此丰厚的职业附加值,乃至人生馈赠,这大概只能是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事情。依稀记得1986年正式成为记者时,人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28,高考)

千万人命运的拐点1977年10月21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布新闻《高等学校招生进行重大改革》。新闻透露:“今年的招生对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包括按政策留城而尚未分配工作的)、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年龄20岁左右,不超过25周岁,未婚。(图片说明:77级、78级大学生在黄山上巧遇恩人邓小平)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8,无名树)

书生的殊途 有意思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包括王若水在内的3名在媒体工作的书生,差不多同时受到毛泽东的表扬,此后几十年各自的命运却大相径庭。王若水,1954年在《人民日报》发表《清除胡适的反动哲学遗毒》,毛泽东读后夸奖作者是“新生力量”;1957年起草宣传“双百方针”的社论,以普通编辑身份与人民日报编委一道受到毛泽东召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15,余焕椿)

余焕椿政协会发难转眼到了1978年,中国现代史上一个新桃换旧符的伟大年代。人民日报的同志坐不住了。其实,尽管受到冷遇和阻挠,人民日报寻找天安门事件真相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在社内清查的同时,据老记者王永安回忆,从1976年底开始,社领导胡绩伟、王若水等就悄悄布置记者走出报社,到社会上秘密调查--“大量工作是通过相互串连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7,王若水)

反左还是反右?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载入中共“九大”党章的“接班人”林彪从《人民日报》版面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林彪当初凭借“文化大革命”的狂飙扶摇直上,取代刘少奇成为党内第二号人物,林彪的灭亡自然也宣告了“文革”的政治破产。林彪在温都尔汗折戟沉沙之日,就是毛泽东骤然遭遇执政合法性危机之时。“文化大革命”推行的一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11,广场)

革命美学翻开世界建筑史,广场起源于古希腊,最早是作为市民户外聚集和交往的场所,既可以做市场交易,也可以举行庆祝、表演和审判。在人类文明演进的长河中,各个国家、各个朝代的广场,常常是见证和凝聚当时当地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发展的平台。在雅典卫城的广场,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苏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悲剧家埃斯库罗斯、欧里庇得斯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37,平常心)

回归草根1980年,陈永贵请求五届人大三次会议解除自己的副总理职务。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组成联合调查组,从北京赶赴大寨和昔阳,进行了40天的调查采访,写出一组内参。这是全国性媒体有关大寨的最后一批报道,只是大多数中国人无缘读到。看看标题就知道,这个曾经吸引了700多万人参观的农业圣地已经走向了历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22,张志新)

1979年初,人民日报编辑部从辽宁《共产党员》杂志上,看到“文革”中被杀害的辽宁省委宣传部一名女干事张志新的报道,极为感动。人民日报立即约请《共产党员》杂志写出一篇通讯。张志新,用今天的眼光看是一个生性浪漫的文艺青年。她出生于天津,三姐妹酷爱音乐,组成家庭小乐队经常参加演出,是闻名津沽的“张氏三姐妹”。大姐张志新擅长六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5,陈伯达)

“没有爹娘的孩子”这是一段过来人都熟知的政坛风云。1965年11月1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口气不小,指名道姓批评北京市副市长、明史专家吴晗。《人民日报》编辑部不明就里,请示社长兼总编辑吴冷西怎么办?吴冷西说要请示中央。很快,吴冷西通知编辑部,中央决定不予转载。吴冷西当时名列“中央文化革命”   更多...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12,清明节)

当记者,还是当特务?1976年人民日报社还在王府井大街,离中南海近,离天安门广场也不远。在“文革”末年政府背离主流民意、官民矛盾激化、政局走向未卜的历史关口,人民日报总编辑鲁瑛眼里只有中南海,禁止大家去天安门广场,扬言去了的要追查,“不管干部、家属、小孩,该撤的撤,该批的批”,甚至威胁说“也可以圈起几个来嘛1报社很多身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