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宏安:从蒙田随笔看现代随笔的相关文章

郭宏安:从蒙田随笔看现代随笔

【主持人语】书评,当然不是“产品介绍”。它是“随笔”之一种。可是,何谓“随笔”?随笔的定义在中国现代文学理论家们那里萎缩到了这种贫乏的程度,以至当今一说起“随笔”,就几乎意味着一类闲情逸致的文字,其可替换的同义词是“散文”、“美文”或“小品文”等等。郭宏安先生为“随笔”的定义的萎缩感到惋惜,因为定义的萎缩导致了整整一个   更多...

网络随笔:告别纸媒

昨天,四月六日,是一个特别日子——在三年之前的那个四月六日静谧的夜晚,我无声地开始了后来逐渐走向“轰轰烈烈”的“网络生活”。昨天,还是一个特别日子——我把在此之前二十多年中收藏的一千四百公斤报纸杂志(其中有过去备加珍惜和特别收藏的近十年里出版的北京大学学报、十三年中出版的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和自己一点一滴积累的五十一本   更多...

吕嘉健:随笔写作与“精神的自由”

不可否认,今日大量的网络文章真是写得纵横恣肆放言无忌 ,但在我看来,其中的文章少有真正的随笔。在漂亮潇洒的文笔、大胆泼辣的见解背后,时时走出来的是人性、人格、人心的“小”来,没有文化,没有智慧。这些文章只具有了对舆论的敏感,而缺乏了随笔的本质“精神的自由”   更多...

柏林随笔(六):

在世界社会主义史上,不仅有形形色色的理论,而且有各种各样按照某些社会主义理论进行的试验。19世纪空想社会主义者搞的 模范新村 ,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路易·勃郎搞了 国家工厂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年轻时也曾与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在长沙的岳麓书院里半工半读,尝试过乌托式的社会主义,甚至一度打算将这种世外桃园扩大到整个湖南   更多...

启麦:随笔一打

之一、那些鬼周作人先生有一篇散文叫“两个鬼”。大意说:他的心里住着两个鬼,一个是流氓鬼、一个是绅士鬼。它们两个交替地支配周作人的行为,使他为处事为人表现出绅士与流氓的两面云云。依此类推,毛泽东心里的鬼一定不止两个,不然他不会呈现为一个那么复杂的多面体。毛泽东只说自己身上同时具备了“虎气和猴气”,实际何止于此。大略算来,   更多...

孔寒冰:柏林随笔(十一):往事回忆

近日在茶余饭后读《十月》杂志。2001年第5期在第一阅读栏目中登载了蒋韵女士的长篇《我的内陆》。她所写的就是她在那史无前例的动荡岁月里在山西太原市所亲眼目睹的、发生在她身边熟悉的人身上的一件件事,也间或描写太原及其周边的一些名胜古迹和历史人物。我对文学基本上是一窍不通,所以,直到看完后,也没有搞清楚这是什么体裁,小说,   更多...

李道刚:访英随笔

英国驻德总领事馆里,人满为患,气氛压抑,定会使你产生如下感觉:并非置身于联合王国的商务外交机构,而是误入了某家医院的候诊室。该国朝野舆论早就将持续衰退的经济归咎于移民潮。既是“祸水”,当力拒之。不过,大英子民自己也有“周游列国”的祖传癖好(据统计,近年约有一百万外国人进入英国,同时也有相等数量的本国人移居境外。人口总数   更多...

何家弘:《北京往事——周大伟法学随笔集》序言

周君大伟,一个挺普通的名字,后来大概是为了在外国生活的方便,他又取了个谐音的英文名字——David(大卫),也挺普通的。不过,两个普通的名字能够自然地合为一体,这偶然中也就体现出几许特别。或许,这种特别就应该使他的名字颠倒——从“大伟”变成“伟大”?我想,现在还难下定论。不过,他在这本随笔集中确实谈及了一些堪称“伟大”   更多...

孔寒冰:柏林随笔(十):巴黎先贤祠

来到法国巴黎,漫步在塞纳河畔,自然不能不被两边的埃菲尔铁塔、伤兵院、夏佑官、大皇宫和小皇宫、议会大厦波旁宫、圣母院和卢浮宫等名胜历史的、建筑的和艺术的独特性所吸引、所感动。对此,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费了不知多少纸笔留下了不知多少“文化遗产”,妇孺皆知,也就不需要我再重复什么了。也许以前多多少少地对这些地方有所耳闻、有所了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