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萨特的存在主义的相关文章

林丹:萨特的存在主义

摘要:萨特认为,他已回答了若干对于存在主义的责难。存在主义并不是无所作为的哲学,因为它用行动来说明人的性质。它也不是悲观主义,因为它把人类的命运交在他自己手里。实际上,萨特哲学中的所谓 悲观 、 消极 的东西是与积极的东西交织在一起的。一味的 积极向上 往往是已然落入一个现成框架的表现。而人的存在与自由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更多...

吴琼:萨特与中国

2005年是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诞辰100周年。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读书热中,萨特的存在主义对所谓思考的一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仅如此,它还已经成为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特殊记忆,一种象征性的符号。今天,尽管萨特的时代已成为过去,但存在主义“强调个体的自由选择与创造,强调自我的自由与责任”的主张,对今天的   更多...

王岳川:萨特存在论三阶段与文学介入说

【内容提要】法国著名哲学家美学家萨特虽已逝世多年,但其思想在中国学术界仍然有着相当的影响。萨特在哲学上关注“虚无”和“非在”的内在关系,坚持“存在先于本质”,凸显了人的存在的痛苦有限,在文学上主张文学表达存在的偶然荒谬,强调“人是自由的”要不断地行动和选择;在文学理论上张扬“文学介入说”,坚持作家必须通过作品对当代社会   更多...

倪梁康:萨特:自我的超越性[1]

作为法国人,笛卡尔的精神遗产在法国所受到的重视无疑超过了其他国家,甚至超过了邻近的德国。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反思哲学在法国文化中的维系和发展超出了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文化领域。在当代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莱维纳斯、利科等人的思想中都显示出与笛卡尔的强烈传承关系。[2]当然,在反思哲学总体方向上最明显的例子还是由萨   更多...

诺曼·米勒:萨特的上帝

今年是伟大的存在主义哲学家和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诞辰100周年,位于巴黎的《解放报》Libération)邀请作家评论这位哲学家的遗产。下面是米勒的观点。我认为尽管萨特在思想,才华和性格上有不可匹敌的过人之处,仍然是让存在主义脱轨,走上邪路的罪魁祸首。其中部分的原因是他给   更多...

周树山:我们在何种意义上需要萨特

多年前,我曾经在《方法》杂志上发表一篇关于萨特的文章,题目叫《无票乘客》,对萨特儿童时期既已形成的自大、自恋和狂妄的心理进行了分析。大约与此同时,我发表过另外一篇关于萨特的文章《为谁视死如归》,写的是对他的剧本《死无葬身之地》的读后感。好多年过去了,《方法》杂志已经被消灭了,萨特在中国的思想界早已不再流行,他似乎已淡出   更多...

徐贲:战后欧洲的文化使者:萨特、波芙娃和加缪在美国

今年是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周年,又适逢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诞生100周年。战后初期许多欧洲人都不相信美国人能真正体会与欧洲苦难经历有密切联系的存在主义。二次大战期间,美国和欧洲之间的文化联系几乎完全中断。四十年代末任美国《党人评论》(Partisan Review)副主编的贝瑞特(William Barrett)在回忆   更多...

杨鹏:恶心、自由与责任——为6月21日萨特诞辰100周年作

谢绝诺贝尔奖的——因恶心而觉醒1964年10月22日,瑞典文学院正式宣布: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国作家萨特,因为他“充满自由精神及探求真理的创作已对我们的时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萨特谢绝接受。当晚,萨特的一位朋友在瑞典的法国使馆,向一些瑞典记者宣读了他的谢绝宣言。宣言中称自己“谢绝一切来自官方的荣誉”。这之前,   更多...

罗伯特所罗门:悲观主义与存在主义

(吴万伟 译)悲观主义回来了。任何一位一直关注国家过去几个月或者过去几年脉搏的人都不会感到惊讶。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蹩脚”演说或许让他丧失了第二任期的机会,对于今天不是一点都不合适的。著名的美国乐观主义在无法取得胜利的战争、正在崩溃的美元、停滞不前的经济、找工作异常困难的毕业生、以及普   更多...

莫伟民:福柯的话语历史观及其与萨特的歧异

因关注癫狂、临床医学、人文科学(生物学、政治经济学和语言学)、监狱、性史等西方文化和哲学边缘问题,福柯显然不同于传统哲学家所为。然而,传统观念史学家对高贵起源的设定、连续进步的崇拜、总体性核心的偏好和因果关系的滥用,却又是福柯所断然不能同意的。通过对癫狂、临床医学、经验人文科学和性这几大历史领域的梳理,福柯坚信能还历史   更多...

徐贲:以骄傲的反抗积极生活:阿伦特和存在主义

四十年代,纽约知识分子中有人把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叫做“魏玛共和国的怪女子”(Weimar Republic flapper)。四十年代末任《党人评论》(Partisan Review)副主编的贝瑞特(W. Barrett)在回忆中说,他先是听戴尔默.舒瓦兹(Delmore Schwartz,当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