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志强:天天春晚是喜是悲的相关文章

周志强:天天春晚是喜是悲

春节临近,不管你是否喜欢,各地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录制了。年年春晚,先期待后指责,悖谬地显示出我们对“快乐”的一种强烈诉求:过年,就意味着必须快乐!必须高质量、高水平的快乐!如果不能提供不同寻常的快乐,各大娱乐生产机器就失败了,人们也就失望了。但有趣的是,这种对于春晚的失望几乎是无法避免的。放下各种各样奇奇怪怪   更多...

杨祖陶:春晚“春天里”之辨

兔年春晚,农民工歌手旭日阳刚组合一曲“春天里”震撼登场,给春晚带来一股新风,好评如潮。然而,就在那近于吼唱的“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的歌声还在人们的心头缠绕,网络上早就传开了“春天里”的所谓“禁唱令”,一嘲春天里” 的风暴似乎来临了!旭日阳刚和 “春天里”的词曲作者、原唱汪峰也就先后进入了   更多...

张鸣:“春晚”民俗姓民,还是姓官?

大年三十,中国人阖家团聚,按规矩要守岁,就是年三十这天夜里,不能睡觉,阖家一起守到天明。最早的说法,说是“年”是种妖怪,在岁末时分出来祸害人,但是只要人一直醒着,时辰一过,就平安无事。后来转成守岁是守财运,一份精神一份财,为了来年发财,全家人都得硬撑着。守岁得要有事做,无非吃喝玩乐,但不能出门,出了门也没地方去,因为所   更多...

吴小龙:末世悲风说晚明——读刘志琴《晚明史论》

学界对晚清的兴趣已经持续了很久,人们从方方面面探寻着一个面对着社会转型期而手足无措的没落王朝的下行轨迹、它的改革的努力、转机的可能,和它的功亏一篑的无奈和悲哀。刘志琴的书则把我们的目光引向晚明:那是又一个“末世悲风,遍被华林”的时代。 与我们过去所熟悉的种种议论——土地兼并和“一条鞭法”、商品经济和资本主义萌芽、市民   更多...

张颐武:“春晚”变迁的意义

最近,今年“春晚”的郎昆导演和我一起在央视网讨论了有关春晚的历史和现状。郎导演是春晚二十六年来的演变和发展的见证人,从第一届开始就已经参与其中,他作为局中人自有一份感慨,而我作为一个观众和观察者也有许多感慨。在新的春晚即将来临之际,思考春晚发展的历程其实是很有意义的。“春晚”从1983年开始直到今天,可以说和改革开放的   更多...

晓风:在海外看春晚

看了今年的春晚,不由地纳闷儿:咱中国这么大,能人闭着眼睛一抓一把,这一年一度13亿人民倾情瞩目的春晚的节目到底是谁选的? 而选春晚节目的人又是谁指定的? 他们够格吗?   更多...

秦玉兰:秋天里的春天

10月17日那天,下班比较晚,夜空上一轮皎月微缺,而且还有点发红,想起是阴历九月十五,应该月圆,缘何非盈反亏?原来是全国很多地方都可以见到的月偏食。偏食过后,满月重现,丰华皎洁。按佛家的意思说,这已是大化之后的美景。后来才知道,就在这前后,巴老去世,享年101岁。几天前,也就是10月9日上午,我还去过巴老武康路的家。8   更多...

天涯无处无春色

临近春节,自然就会想到春天,虽然真正的春天还没有来到,但春节、立春和其他与春有关的节庆习俗无寄托着人们对春的期待。 我在夏天到过被称为生命禁区的西藏阿里,现在又在夏天来到南极洲的边缘――南设得兰群岛上的乔治王岛。尽管临窗就能见到亘古不化的柯林斯冰盖和海湾对面的雪山,尽管周围的冰雪还没有完全消融,尽管昨天又下了大半天的   更多...

迟子建:花牤子的春天

青岗这地方,大概由于祖辈人曾饲养牤牛的习惯吧,爱管男人叫牤子。老人们都被叫做老牤子,不同的是在前面加个姓氏,如“王老牤子、张老牤子、胡老牤子”;年轻人呢,多数叫小牤子,“李小牤子、郑小牤子、刘小牤子”等。像“张、王、李、刘”,由于姓的人多,就依据人的脾性,再细分一下。勤快的刘老牤子,叫做“勤老牤”;懒惰的呢,自然是“懒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