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如何研究政治史的相关文章

钱穆:如何研究政治史

一 今天是第二讲:讲题《如何研究中国政治史》。 上次是讲的普通史,以下各讲为专门史。先对普通史求了解,然后再分类以求。从历史的各方面分析来看,然后再加以综合,则仍见此一历史之大全体。但较前所见的自更深细,更透彻了。 政治与政事不同。如秦始皇帝统一,汉高祖得天下,以及其他一切内政、外交、军事等,都该属于政事,归   更多...

杨念群:为什么要重提“政治史”研究

(一) 政治史为什么“消失”了 以上的标题看上去似乎有些耸人听闻,在人们的记忆中,“政治史”曾经在现代中国的历史叙述系谱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除了社会经济史因论题内容与之相呼应,可以配合其某些讨论而拥有较为显赫的位置外,“历史学”几乎完全可以和“政治史”划等号。但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期,“政治史”这块“帝国版图”迅速   更多...

杜君立:身体政治史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帕斯卡尔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这“芦苇”就是人的身体。人因为思想而强大,也因为身体而脆弱。“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对于人类而言,身体是精神的容器。人类的历史也是身体的历史。作为一种政治动   更多...

方舟子: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

一最早知道已故 国学大师 钱穆的门生余英时氏揭发郭沫若著《十批判书》(以下简称《批判》)抄袭钱穆著《先秦诸子系年》(以下简称《系年》)一事,是两年前从丁东评论郭沫若的文章《逢场作戏的悲哀》(《书屋》1996年第4期)看来的: 近读余英时所著《钱穆与中国文化》(上海远东出版社1994年12月初版),才知道郭老治学上的实用   更多...

张启明:胡适与钱穆的院士公案

钱穆一直到1968年才成为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以他的学养和声望,院士来得如此之迟,学界未免议论纷纾在这一桩公案中,胡适的态度颇可玩味。综合一些相关的资料,我的一个大胆假设是,因为胡适与钱穆在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态度上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的或明或暗的一些影响,多多少少延迟了钱穆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的时间。钱穆苦学出身,自学成   更多...

钱穆:北京大学杂忆

一 一九三一年夏,余在苏州,得北京大学寄来聘书。待余赴平后,清华又来请兼课。此必颉刚在北平先与两方接洽,故一专任,一兼课,双方已先洽定也。但余亦未以此面询之颉刚。 余赴北大,在历史系任教,是为余在大学讲授历史课程之开始。所任课,一为中国上古史,一为秦汉史,皆必修课由学校指定。另一门选修课可由余自定。余决开近三百年   更多...

钱穆:汉代政府组织

甲、皇室与政府严格说来,要到秦汉才是中国历史上正式有统一政府。秦以前的中国,只可说是一种封建的统一。只要到秦汉,中央方面才有一个更像样的统一政府,而其所辖的各地方,也已经不是封建性的诸侯列国并存,而是紧密隶属于中央的郡县制度的行政区分了。因此讲中国传统政治,可以径从秦汉讲起,以前暂略不论。秦代只是汉代之开始,汉代大体是   更多...

钱穆:清代政治浅析

一、制度与法术 我们讲政治制度,有一些确实是制度,有一些则只能叫做事件或法术。制度指政而言,法术只是些事情或手段;不好说是政治。大抵制度是出之于公的,在公的用心下形成的一些度量分寸是制度。而法术则出之于私,因此没有一定恰好的节限。所谓方法与权术,二者之间,当然又不能仔细分。而且一个制度之成立,也当然有许多复杂关系   更多...

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序

我很早以前,就想写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一则我认为政治乃文化体系中一要目。尤其如中国,其文化精神偏重在人文界。更其是儒家的抱负,一向着重修齐治平。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绝不该忽略中国传统政治。辛亥前后,由于革命宣传,把秦以后政治传统,用专制黑暗四字一笔抹杀。因于对传统政治之忽视,而加深了对传统文化之误解。我们若要平心客   更多...

张晓唯:钱穆的生存之道

史学名家钱穆(字宾四)靠刻苦自修,由寒微的乡村教师而讲学北大、清华等校,望重士林,历久弥坚。然其思想和学脉起初均不入学界“上层”主流,始终处于边际状态,却能顽强自持,以至卓然成家,终为世人所认可。他生长于贫苦环境,早年家中累遭变故,胃疾几乎伴其一生,且多次“历险”,凶危屡现;又遭逢变动不居的乱世,流徙动荡,长年索居,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