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理学之地位的相关文章

傅斯年:理学之地位

理学者,世以名宋元明之新儒学,其中程朱一派,后人认为宋学之正统者也。正统之右不一家,而永嘉之派最露文华,正统之左不一人,而陆王之派最能名世。陆王之派,世所谓心学也,其前则有上蔡,渊源程门,其后则有泰州龙溪,肆为狂荡,公认为野禅矣。程朱深谈性理,以为“如有物焉,得于天而具于心”,(戴震讥词)然其立说实为内外二本,其教   更多...

欧阳哲生:一代学人傅斯年

在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中,傅斯年(字孟真,1896—1950年)是一个极具个性,而又充满矛盾的奇特结合体。他长期在北大学习、工作,对北大师生有着相当重要的影响力,被视为自由派大本营北大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又承接传统的正统观念,与南京国民政府保持密切的关系,因此在1949年这个关键性的转折年代,与胡适、钱穆一起被毛泽东点名   更多...

武际可:给基础研究和教学留一席之地

提要:本文从我们民族的重实用轻理性思维的传统出发,结合我国近代力学传播与发展的艰苦历程以及世界力学发展的历史事实,再列举近年来对力学学科基础理论教学与研究的各种冲击。说明力学的基础理论的研究与教学在今天已经濒临于绝迹,呼吁应当给力学学科从基础理论的研究与教学留有一席之地。关键词:力学 基础理论 急功近利 理论力学 应用   更多...

谢泳:回到傅斯年

一九四九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现代史学的发展,从整体上看,是以马克思主义史学为一统天下的。说它一统天下,并不意味着其他学派绝对没有生存空间,而是说作为中国现代史学主流的“史料学派”,从一九四九年以后基本上被人为地阻隔了。这种阻隔,对于那些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就成名的史学家来说,它的伤害只是他们在很长的时间内不能按照他们已有的   更多...

范泓:傅斯年之死

(一)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日,傅斯年接替庄长恭为国立台湾大学校长,一九五0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上十一时二十分,以脑溢血逝于台湾省议会议场,在任上两年时间未到。他的突然去世,对于刚刚失去大陆不久退守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来说,是一次意外打击。一九四八年三月选出的中研院第一届院士八十一人,未留大陆的只有二十人(萨本栋一九四九年一月即逝   更多...

一代学人傅斯年

傅斯年先生在我这一代人中,是一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人。他的学术、为人,特别是独特的性格,在我们这些人心目中也多有一定的好感。上世纪50年代以后,因为地处两岸,他又未及下寿而英年早逝,于是渐渐淡出于内地学术界,甚至有些后起的文史学者已不太熟悉其人。近年来傅斯年似乎重新为海内外学术界所关注。全集、传记、各种专门性论文的相继   更多...

强世功:“法律不入之地”的民事调解

一、问题如果说社会科学的理论传统是基于对经典文本的反复注释,那么对日常生活中微小事件的 凝视 不仅提供了检验这种理论的机会,而且刺激了寻求新理论以便对其加以合理解释的冲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所经历的一起 依法收贷 案,与虚拟的 秋菊打官司 一样,在中国的法律社会学研究中,有可能如同考古发现的器物一样,成为被反复 凝   更多...

杜君立:死无葬身之地

人类最大的不幸在于,从出生的那天开始,每个人都必须面对死亡。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得死。讽刺的是,在这个不公平的人类世界,即使活着是一件多么不公平的事情,死亡或许算最公平的一件事。自古以来,土葬是人类最主要的丧葬方式,也是世界大多数民族的传统丧葬方式。有些少数民族奉行天葬和火葬。古代中国是宗法社会,亲情观念很重。天葬和火   更多...

何兆武:回忆傅斯年先生二三事

2004年,我们将在傅斯年(孟真)先生的故乡聊城,纪念20世纪我国这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五四运动的领袖之一,傅斯年先生。 五四运动时,傅先生还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就表现了他那深厚的学养和卓越的领导、组织才能。当时他所主编的《新潮》杂志,蔚为五四时期最有影响的刊物之一。该刊的刊名外文做Renaissance(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