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州“刁民”张培庆的相关文章

莱州“刁民”张培庆

2003年1月12日,75岁的老汉马御东在城港路第2选区以绝对的多数当选为山东省莱州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上级要求当选的女代表落选了,这在莱州的人大代表的选举史上是第一次。75岁的马老当选代表后,毫不含糊的告诉记者,他的这个代表是邻村的村民张丕庆让给他的。马老说他要向张丕庆学习,毫不含糊的代表人民。但在当地的不少干部心目   更多...

王立宗:“刁民”质疑

近几年,多次从一些领导干部口中听到“刁民”一词,感到很不是滋味,心中颇多疑虑。“刁民”,以前只是在古典小说中看见过,在古装戏剧中听说过,那多是官老爷们对老百姓中刁滑之徒的贬称。可现如今,官员们都是人民的公仆,老百姓成了主人,主人之中尽管还有刁滑之辈,可公仆仍斥之为“刁民”恐怕有所不当吧?那思想深处,自然还残留着视百姓为   更多...

邵建:“刁民”是语词还是制度

前副部长龙永图最近在谈城市拆迁中的“钉子户”问题时,出口不逊:“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不要被刁民挟持。”而且政府“不能做群众的尾巴”。这位政府前官员习气未改,从语词到句式乃至语气,都充满了几十年来旧体制下权力者对权利的自大、颟顸和不屑一顾。作为读者,几句话读完,我对此人的感觉只剩四个字:“肉食者鄙”。一种体制一种语言,   更多...

周其仁:旁听张培刚

张培刚先生的生日是1913年7月10日,九十大寿应该是明年。不过中国的传统,为老人做寿向来“做九”。于是,上个星期在华中理工大学,就有了几代学人为先生祝寿的盛大庆典。旁听生的回忆我不是张培刚先生的入室弟子。但是,我是他讲座的旁听生。1980年张老先生在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开设的系列讲座上,为学界作外国经济学说的启蒙。讲座   更多...

毛振华:半生遗憾张培刚 

2011年11月26日下午,由张培刚担任组委会主席、我担任执行主席的中国经济学家年度论坛和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三百多位经济学界人士参加。会议开始前,我提议全体起立,向的张培刚教授默哀。凝重庄严的气氛里,饱含着中国经济学界对这位为经济学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大师的崇高敬意。3天前,下午2时,张老走了。他带走   更多...

何兵:刁民其实是政府的好学生

吴思先生有篇文章《新官堕落定律》,谈历史上的书生,进入官场后缘何变坏?他说,读书人先是接受圣贤教育,进入官场后,则是接受胥吏衙役和人间大学的教育。第一次教育,学会了满口仁义道德;第二次教育,教了他们一肚子男盗女倡(吴思:《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吴思说官场教人变坏,而托克维尔在   更多...

徐滇庆:悼念恩师张培刚先生

2011年11月23日,我忽然收到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徐长生发来的一则邮件,张培刚老师已经驾鹤西去。这则消息给我的震惊无以言表。早在几年前我们几个师兄弟就曾经讨论过如何庆贺老师的百岁寿辰。大家一致认为,最好的祝寿就是发扬、光大张老师的学术思想,在发展经济学领域中多出一些好书、好文章。为此,我在2009年出版的《终结   更多...

刘晨:缅怀“过去的张培刚先生”

一、我于一位在《新快报》评论部工作的好友那里得知张培刚先生的逝世,十分惊讶与惋惜。点开他的微博,里面写着(转载)这样的一段话:张培刚是清华庚款哈佛留学的一员。当萨缪尔森拿到哈佛大学最佳论文威尔士奖的时候,一位获奖人张培刚不久后却在大洋彼岸当着一个大学的基地“工头”。实话说,这样的一个简短而带着些许“民族怨愤”的评价,在   更多...

张培刚:懂得历史,才能更好地理解中国的发展

原编者按:纵观张培刚教授的学术研究,他始终是从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如何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现实出发,通过对中国农村经济及整个社会经济的大量考察和深刻把握,同时又深入系统地进行研究并吸收了西方经济学的成果,最后建立具有独创性的理论体系。 张培刚教授现在已逾90高龄,而愈到晚年,张培刚先生对中国农业现代化、对国家经济   更多...

张培元:秘书泛滥缘于官员拐杖化生存

当前一些领导身边的秘书太多,秘书除负责工作安排、来客接待、讲稿起草等,还兼顾领导生活安排,给群众留下了为官者高高在上的印象。为此全国人大代表潘守理建议,控制党政机关领导秘书数量,提倡领导干部亲历亲为的工作作风(据3月8日《河北日报》)。有多少官就有多少秘书,似乎成了某些地方政坛的一大奇观。尽管机关编制紧缺,再缺也不能缺   更多...

推荐文章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