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公民有权“操”法院吗?的相关文章

高一飞:公民有权“操”法院吗?

在上诉状上写“操”字,导致陈书伟被拘留15天,也引发一场辩论和风波。陈书伟获释后向广东省高级法院申诉,被退回相关材料(详见本报深圳读本5月15日AⅡ24版)。昨日记者了解到,陈书伟已将申诉材料寄往最高院,希望讨个说法,除去案底。(http://news.163.com/09/0520/12/59ONF7VF000120   更多...

萧瀚:致高一飞教授

高一飞教授惠鉴:数年来,多处见到教授大作,有些大作令鄙人有惊艳之感,教授之才,确乎难得。可能是自从去年以来,教授您的许多观点开始出现异常——例如论证“三个至上”,但鄙人依然不感奇怪,在这个转型时代,学者的思想发生各种变化也属正常,只要从心所出。真正令鄙人惊讶的是教授您在这次邓玉娇事件中的表现,大作《邓玉娇案律师违反职   更多...

秋风:高一飞教授违反了公民伦理

高一飞教授搬弄了很多学理,但从这一点恰恰可以看出,他根本就不理解法律是什么、法治是什么,当然也不知道,法治秩序要靠什么人、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建立起来的。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靠高一飞教授这种人,中国永远不可能有法治,甚至可能与法治越来越远。   更多...

高一飞谈“邓玉娇案”

编者按2009年5月20日15:00,西南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学会理事,执业律师高一飞做客强国论坛(bbs.people.com.cn),就一个法学教授眼里的“邓玉娇案”为题与网友在线交流。●无论在哪个国家,公民和媒体可以在审判前、后、中三个时段都可以对案件进行报道和评论。●从司法程序上维护“邓玉娇案”   更多...

高一飞:法律威信不能承受的代价

大法官的权力是巨大的,但这是受到舆论支持的权力,只要人民同意服从法律,他们就力大无穷;而如果人民忽视法律,他们就无能为力。——托克维尔曾经轰动全国的河北聂树斌案,在沉寂两年后,突然有了转机。而这个转机的出现原因却让人觉得荒唐可笑:一份聂树斌的家人向河北法院苦索2年而一直未得的判决书由神秘人员寄给了聂树斌家人,最高法院才   更多...

高一飞/李湘芬:免费义务教育是政府责任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这样的语句对于大家来说并不陌生。尤其是在像我们的家乡一样偏远的山村,有关宣传义务教育的标语随处可见。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地方的教育却十分落后,其景象触目惊心。何谓义务教育,依照法律规定,指适龄儿童和少年必须接受的,国家、社会、学校、家庭必须予以保证的国   更多...

高一飞:佘祥林,你为什么不生气

2005年4月13是,对中国公民佘祥林而言,是一个悲喜交加的日子。身陷囹圄11年后,他重见天日了,但时间已经使他麻木,太多的痛苦和委屈已经使他变得平静如水。在这个日子里,我们既没有看到他呼天抢地,也没有看到他怨天尤人,更没有看到他激动流泪,只有“嘴角不停颤抖”。但是我忘不了照片上那双睁得很大、充满血丝、也充满质问的眼睛   更多...

高一飞:“样样全”的法院到底缺失了什么?

对于我国的法院而言,今年是大事不断的一年,在连续几起冤案暴光之后,我们又看到了一群吃喝嫖赌样样全的阜阳中级法院法官。这个法院有一群法官,不仅用当事人的钱吃喝嫖赌;而且还有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法官之间互相介绍参加吃喝和受贿;侵呑执行款 24万元达8年之久;强奸当事人的妻子、奸污当事人的母亲;就在阜阳原市委书记王怀   更多...

高一飞 李湘芬:户籍制度与基本人权

在民主与法治国家,“人人生而平等”是一个深入人心的理念和原则,在法律的制定与法律的实施过程中,无论是立法者、执法者、司法者、还是守法者,整体上都应当坚守这一原则。然而,作为中国人,当你在娘肚子里时就决定了你的社会出身的不同。在户籍面前,我们不妨说是“人人生而不平等”。对此我们可以质问1958年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