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允若:忽然想起之二的相关文章

张允若:忽然想起之二

五月七日,浙江大学博士生谭卓在路过人行横道线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飚车撞飞后倒地死亡。事发后引来公众舆论对危害公众安全的飚车行为的极大愤慨。杭州市领导表示要严肃处置此案,要“下铁的决心,用铁的手腕”,坚决打击和制止这种危害社会的不法行为。此案的处置,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一是给受害人家属以民事赔偿。   更多...

张允若:忽然想起之一

无意间看到香港凤凰电视台的一档专题节目,一位内地某高校的教授滔滔不绝地谈论繁体汉字的优越性,指责推行简化字损害了中华文字的固有传统。他举了几个例子,其中让他显得特别振振有词的是“开”“关”二字。据他说,“开”和“关”本来是和“门”相联系的,在繁体字里面写作“開”、“關”,这完全符合指事会意的组字原则,可现在去掉了“門”   更多...

崔卫平:岁末想起了一个人

在我对自己一年的工作进行回顾时,不知为什么始终想起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一个人,即卢雪松停课事件中的所谓“告密学生”。在较长的时间之内,这件事情的具体脉络并没有与卢雪松本人正式见面,她知道自己是被“告发”的,但是如何被“告发”的,她本人始终被蒙在鼓里。也许这里仅仅涉及一个学生,也许还有一个“第三者”。至少,在吉林艺术学院的“   更多...

秋天,想起了王佐良

秋天是多愁的季节。怀念故人时,这一“愁”字正是我们心上的秋。 佐良先生离开我们快十年了。写几件往事,寄托晚辈的哀思。 40多年前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时,最爱听王先生讲课。培根的随笔,英诗和莎剧……他让我们爱上了英国文学,也让我们领略到了他横溢的才华。“智者泉涌,行可以为表仪者,人师也。”他上课,有时带讲稿,有时空手而来,在   更多...

向继东:想起杂文界的两位朋友

人从哪里来?活着为什么?恐怕没有人说得清,但好好活着,也许是大家的想法。如果有谁不想活了,那肯定是出了问题——要么是来自本人的潜意识,要么是被外部环境逼迫所致。开始编 “中国杂文精驯这本年选时,那天突然收到阮直兄的邮件,说“接到朱铁志震惊的短信。《人民日报?大地》主编徐怀谦今天下午跳楼自杀(抑郁症)”。那一刻,我懵住了   更多...

朱学勤:我时常想起鲁迅,胡适与钱穆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些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   更多...

朱学勤:想起了鲁迅、胡适与钱穆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点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   更多...

钱理群:想起七十六年前的纪念

自从北大南校门竖起了百周年校庆“倒记时”牌(我看来看去总觉得它像是个仿作),就天天在提醒人们,届时将是一个热闹的庆典。这年头庆典本来就多,正坐实了鲁迅的话:中国是一个喜欢演戏的游戏国;现在北大再来添一个庆典,校友们也趁此机会聚一聚,热闹热闹,这本是情理中的事。我既是北大中人,好像就应有凑热闹的义务。于是,翻开当年的《   更多...

朱学勤:想起了鲁迅、胡适、钱穆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 对鲁迅,我的认识有过反复,感情上有过起伏。60年代至70年代是信奉,80年代则是怀疑、疏离,甚至有点厌烦。80年代最后一年起,才明白自己所处的年代还是鲁迅的年代。 在片面信奉的年代所形成的读者与作者的关系,无异于一场包办婚姻。除了意识形态读物,你能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