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回望逝去的“报人时代”的相关文章

傅国涌:回望逝去的“报人时代”

中华书局不久前出版一套“报人时代”,包括《邵飘萍与〈京报〉》、《张季鸾与〈大公报〉》、《陈铭德、邓季惺与〈新民报〉》,邵飘萍、张季鸾和陈、邓夫妇都是我喜欢的报人,他们的报纸与20世纪前半叶跌宕起伏、动荡不安的中国相互守望,乃至融为一体,我们在回望历史的时候,有时候免不了会感慨,那毕竟还是一个自由“多”与“少”的时代,   更多...

二零零八:逝去的身影

对于逝者的缅怀,在每年年底就特别地凸显出来。人类总是需要被不断地提醒,因为记忆总是显得太单薄,而生命又总是那么的珍贵。2008,给中国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在这悲伤与狂欢之中,又有一批著名的老学者走到了人生的终点、停下了生命的脚步。有人说,生命是每个人在死亡过程中的插曲,我们都是排着队向自己告别。毫无疑问,死亡是以一种近乎   更多...

张薇薇:逝去的杯与剑

《玻璃岛——亚瑟与我三千年》(三联书店二○○三年版,以下简称《玻》),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重述了一个流传于古代欧洲凯尔特人(Keltoi)的历史神话故事——亚瑟王传奇。凯尔特民族在历史上曾统治着欧洲的大部,包括不列颠岛(今英国)。据大量史料考证,亚瑟王曾是不列颠王,并是五、六世纪之交率领不列颠人抵抗日耳曼侵略者的统帅,他在   更多...

傅国涌:教育,永远面朝未来——《回望民国教育系列》总序

我曾在老杭大图书馆的七楼、八楼呆了大半年,几乎天天去那里,主要是看旧《大公报》影印本,也顺便看看其他的旧报刊。有一天,我在那里发现了一堆《教育杂志》,随手拿起来翻翻,那一期正好是1935年1月号,有“全国专家对于教育救国的信念”、“全国专家对于学制改造的态度”、“全国专家对于教育上特殊问题的意见”,周予同、吴俊升、王造   更多...

徐百柯:邓广铭:逝去的学风

邓广铭(1907—1998)字恭三,山东临邑人。历史学家,公认的宋史泰斗。 邓广铭研究古代史,最早却以新文学为人所知。1932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之前,他曾就读于辅仁大学,恰逢周作人来校讲新文学。周作人自称“既未编讲义,也没有写出纲领来,只信口开河地说下去就完了”,谁知讲完之后,“邓恭三先生却拿了一本笔记的草稿来叫我校   更多...

丁学良:他也逝去

正当这本小书(丁学良:《我读天下无字书》)编订完毕交付印刷之际,我刚刚从日本参加东京地区多所大学2011年联席研讨会返回香港。清早六点钟一打开电脑,就看到我的同届不同系的校友凯尔的电子邮件——他近来忙到难得一年发我两条电邮——,标题便是“Daniel Bell”贝尔教授的尊名。我立时萌生不祥之感,果其不然:“ 请接受我   更多...

唐均:寂寂逝去的语言巨擘

灯下,展开毛笔誊写于字纸背面泛黄的西夏字手稿,端详着上面由钢笔、铅笔、圆珠笔细痕勾勒出的结构剖析,我心中怅然若失,耳边似乎还回荡着这手稿的主人——刚刚驾鹤西去的黄振华先生谆谆的嘱咐。黄振华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是一个分外陌生的名字,不过这倒也真切地符合先生那种不求闻达的处世精神。他一生与语言文字结缘:二十世纪五十年   更多...

陈家琪:一代人的回望

(一)这是一批六十来岁的人了。“六十岁”是个什么概念?这只有当那些来自山南海北、几乎连姓名和性别都忘记了的小学同学有了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时才能让人深切感受到。这就是今年春节我在西安时的一种经历:每个人都在对方的脸庞和举止上确认着自己可能的样子,这和在镜子中端详自己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六十岁”,按照中国传统的纪年,算是一   更多...

巫继学:终结个人合作建房:一束渐渐逝去的温馨烛光

个人合作建房自去年诞生于中国经济生活以来,走过了它十分不寻常的路程。从新新颖颖,到风风火火,到风风雨雨,到跌跌撞撞,现在可说是凄凄楚楚。此前有报道说,北京、深圳的合作建房都到了“最后一公里”的境地,殊不知,这个Last one,“不成功,便成仁”,其实就是它生命的最后历程。我与合作建房者同心同情,也非常欣赏于凌罡们最初   更多...

曾昭奋:寻找北大,回望清华

一九五七年春节,大学二年级寒假期间,受到在北大、清华读书的高中同窗的鼓动,我从广州来到北京,整个假期就在北大、清华度过。寒假中,学生宿舍有不少空位,可以留宿,在学生饭厅吃饭,也十分方便。那时,北大、清华都有一个学生大饭厅。一九五二年院系调整时,在“清华、北大、燕京三校调整建设委员会”主持下,清华、燕京(后归北大)都盖了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