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真:应该感谢他——写在萨特百年诞辰、逝世25周年之际的相关文章

杜小真:应该感谢他——写在萨特百年诞辰、逝世25周年之际

在解放时期,人们奇怪地蜷缩在哲学史中,我们刚刚知道黑格尔、胡塞尔和海德格尔,就象年轻的猎狗一样奔向一种比中世纪还要糟糕的经院哲学。幸运的是有了萨特,他是我们的外在,他真是后院里吹出的一股清风。。。。。。—— 吉尔·德勒兹 (一)我第一次知道萨特大约三十年前。那时我还年轻,在外语学校教法文。当时法语组聘请了一位法国外教,   更多...

郑克中:慈禧太后逝世百年祭

慈禧去世一百年了,中国的政治文明进展缓慢而且艰辛,探究其主要原因就是整体民智未能开发和开放。民主宪政是世界潮流,中国也必须走这条道路。要想让中国更加富强,必须从改变社会民众做起,普及民主最起码的A、B、C知识和让他们勇敢地去实践。   更多...

陈丹青:鲁迅是谁?——写在鲁迅逝世七十周年

诸位:犹豫再三,这篇讲稿还是贴上。本期南方人物周刊刊用了其中五分之四,这里是未删本。 ——陈丹青 大家好:这是我第三次谈论鲁迅先生了。每次都是又恭敬,又有点紧张。昨天特地剃了头,换双新皮鞋。我不会当场讲演,讲到鲁迅的话题,尤其郑重,总要事先写点稿子才能自以为讲得清楚一些。下面我按着稿子念,再作些发挥,请诸位原谅。 (一   更多...

“何家栋先生逝世五周年暨何家栋文集首发式”发言实录

2011年11月20日 北京前言“何家栋先生逝世五周年暨何家栋文集首发式”于2011年11月20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由陈子明、铁流、吴小军发起,参加会议的有何家栋先生的夫人陈蓓女士及子女,何家栋生前好友、同事和社会各界人士。会议由毕谊民主持。主持人:各位前辈、各位学长、各位同学、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叫毕谊民,朋友们都叫我   更多...

董健:李慎之逝世十周年祭

李慎之(1923-2003)去世已经十年了。我说他是一个真正的启蒙思想家,为的是将他与以下两种与启蒙相关的人区别开来。一种是所谓的“纯文化启蒙者”。他们倾向于把古今中外的启蒙资源仅仅当作学问来研究,甚至以批评启蒙的政治化来强化这种“学术”。这类人的特点是把启蒙这种具有鲜活生命力的思想文化运动,变成僵死的教条的注脚。他们   更多...

孙传钊:《大众的反叛》与生的理性——写在奥尔特加逝世50周年之际

奥尔特加(José Ortega y Gasset,1883年—1955年)的发表在媒体上大量的文稿和未发表的演讲稿和大学讲座的讲义,在他逝世后,自1957年起由西欧评论社(Revista de Occidente)整理、结集出版,到1961年为止出版了全集11卷,1983年为了纪念他诞生100周年,阿利安扎(Alia   更多...

吴琼:萨特与中国

2005年是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诞辰100周年。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读书热中,萨特的存在主义对所谓思考的一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不仅如此,它还已经成为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特殊记忆,一种象征性的符号。今天,尽管萨特的时代已成为过去,但存在主义“强调个体的自由选择与创造,强调自我的自由与责任”的主张,对今天的   更多...

魏敦友:读《我的精神家园》有感——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

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为此也要去论是非,否则道理不给你明白,有趣的事也不让你遇到。——王小波一十多年前,偶然读到王小波的文字,不知道他写的是些什么。只隐约感觉到他是一个有趣的人,但是他的内心深处仿佛是孤独而寂寞的。又过了十多年,渐渐地有了一些   更多...

非常感谢谁?

(吴万伟 译)生活在当今没有上帝的世界里意味着我们要面对前人没有遭遇到的生与死的问题,意味着我们要寻找生活的意义,因为生活中不仅没有了全能的上帝,而且没有了给予从前的几代现世主义者无穷希望的力量和趋势。我们这些经历了社会进步,经历了马克思主义,经历了纳粹大屠杀的人已经不再相信理性和民主能够改变人类社会。到了21世纪初,   更多...

巫宁坤:往事回思如细雨——纪念汪曾祺逝世七周年

曾祺走了七年了。一代散文大师在北京突然去世的噩耗是从董乐山兄的来信中得知的。乐山当时为肝疾所苦,“心绪不定”,1997年5月21日信上说:“不过过了七十,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你的老同学汪曾祺已于5月16日逝世,我是看报才知道的,剪下给你一阅。”报上登的是曾祺的恩师沈从文的夫人张兆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话:“像曾祺这样下笔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