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泰:洪宪闹剧·杨度·帝王术的相关文章

王学泰:洪宪闹剧·杨度·帝王术

1915年袁世凯要作洪宪皇帝的时候,天津《广智报》发表了一幅讽刺洪宪帝制的漫画——《走狗图》。正中是袁世凯的漫画像,头戴冕旒,身披龙衮,垂拱而坐。四方是四条狗,画的是为改变国体、恢复帝制作吹鼓手的筹安会中四大将—杨度、胡瑛、孙毓筠、严复。这是有个典故的。湖北著名的报人刘禺生的《洪宪纪事诗》详细记载了这个典故的来龙去脉。   更多...

十年砍柴:帝王戏和爱戏的帝王

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批评当时的文化部是“帝王将相部”,早在中共建政之前的延安时代,毛就明确提出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但如果理性地考察中国几千年的文艺特别是戏曲史,或许会发觉,帝王戏也可以为“工农兵”服务。广大食不果腹的小老百姓,看戏的时候,却容易“为古人担忧”,特别热衷于看帝王创业开国、治理天下的故事,就如前几年   更多...

王学泰谈黑社会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重庆打“黑”的新闻报道屡屡见诸媒体,在官方口径中,此“黑”并非黑社会之“黑”,而是指向“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王学泰研究员看来,这些犯罪组织的确还远远谈不上是黑社会。中国黑社会的形成演变过程及其特点,王先生解读的密钥是游民问题;而历代政府的打“黑”政策,也颇有值得玩味之处。   更多...

蒋泥:什么力量左右中国历史“改朝换代”——被忽视的历史学大家王学泰

内容提要:“改革”打散了原先铁桶一块的状态,但集权制度本身却没有丝毫变化,各个零件散开后,也只是围绕新的权力结构重新组合,并且是最直接、最赤裸化地结合,公开地“化公为私”,化得如此理直气壮,以至于两极分化越来越彻底,越来越得不到有效制止,最终大概只能把整个社会拖进“乱世”。我常常和王学泰先生聊天,很少见面,多是电话。对   更多...

王学泰:剩水残山无态度:敬悼先驱者王元化先生

从外面讲课归来,刚休息一会,南方都市报记者来电话说:“您知道吗?王元化先生于5月9日晚逝世了。”我大吃一惊,上个月铁骨嶙峋的贾植芳教授去世后,不到一个月,元化先生又遽归道山,思想界、学术界连失两位领袖,震惊之余,令人生“日月风云顿觉闲”之感!睡觉前,静思默想,辛稼轩的送陈亮的《贺新郎》总回旋在我的脑际:“把酒长亭说,看   更多...

张鸣:帝王的市井情结

重农是我们这个古老帝国尽人皆知的传统,每年开春,皇帝都要假模假式地举行藉田仪式,在众宦官的搀扶下,扶一下犁头,假装自己耕田啦。大臣们也会时常上书,说点重视耕稼,不务农时什么的老生常谈,每朝每代都如此,一点新意没有,却乐此不疲,像是被输入了同一个程序。重农的另一面是抑商,不仅皇帝不能对商人表示好感,大臣们在论及耕稼之艰   更多...

王学泰:统治者何以害怕老百姓结社?

人口流动带来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暂时超脱一些,想象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了地球、脱离了现实环境。不妨设想自己当了最高统治者,此时你认为处在什么样状态的老百姓最容易统治管理?我会想:第一,人都是单个的,而非抱团的,作为单个人比抱团儿的人好治理。人们把这概括为分而治之。第二,静止的而非流动的,静止不动的人比四处流动的人好管理。   更多...

董国强:革命?还是帝王政治的回光返照?

现在已过不惑之年的当代中国史学者,一定不会忘记1989年春天《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一、第二卷中文版出版发行时的盛况。从那时候开始,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便成为一个令我景仰的学者。此后我一直期待着读到更多他的著述,特别是直接关于“文革”的著述。然而进入 1990年代以后,大陆关于“文革”研究的禁忌越来越多,绝大多数国内学者   更多...

吴重庆:你所不知道的帝王——读“学术小说”《李世民》

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候机的间隙闲逛书屋,店口醒目处赫然摆着东方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李世民》。当时就想,我的朋友李大华教授的这本号称“学术小说”的新作,大概要荣登畅销书榜了。我所认识的李教授是专治隋唐道家与道教史的名家,此前有两卷本的《隋唐道家与道教》问世。旁人或许不解一个思想史的学者缘何染指“小说”,不过,于李教授而言,借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