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诗人加能吏的仕途悲剧 的相关文章

张鸣:诗人加能吏的仕途悲剧

自古以来,人如果做诗作得比较好,成了诗人,那么在做官方面,就差点意思。古来为人称道的清官能吏,比如狄公狄仁杰,包公包拯,施公施纶,彭公彭鹏之类, 没有一个是诗人。反过来,建安七子,孔融诗作得好,做太守的时候,“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可有贼来攻城,只能城破而奔。另一位诗坛高手陈琳,为袁绍 草讨曹操檄文,骂人骂得连曹操   更多...

北岛:诗人之死

艾伦·金斯堡死于去年四月五号,中国的清明节。据说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而病房挤满了朋友,喝酒聊天,乱哄哄,没有一点儿悲哀的意思。那刻意营造的气氛,是为了减轻艾伦临终的孤独感:人生如聚会,总有迟到早退的。正当聚会趋向高潮,他不辞而别。我琢磨,艾伦的灵魂多少与众不同,带嘶嘶声响和绿色火焰,呼啸而去。我想起他的诗句:女士   更多...

蔡禹僧:诗人王小波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没有读过王小波的一行诗(尽管他是写过诗的),他是不以写诗而名的诗人,我的意思是——他的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中的诗篇。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显示出天分的作家也并不是特别罕见,但由于许多人缺乏主见,消耗掉最初的热情后就逐渐地平庸起来。青年时代我们大概都有过广泛阅读中外小说诗歌的经历,但我逐渐地感到阅读当代中国作   更多...

张鸣:挤破官门的悲剧

多少年来,做官,走仕途,是社会精英做不完的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皇帝语录,这语录的背后,就是读书须做官。不过,旧时代在正常年景,做官的门槛很高,不管察举还是考试,几道关卡过去,人人都被剥了一层皮。加上官员的编制固定,想打通关节也没地方,除非皇帝特批。所以,官府的门里固然显贵,人却不会太多。但是,到了王朝末世   更多...

鄢烈山:纪昀的悲剧

文学史讲明清笔记小说,大都激赏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而对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颇多微词。他们自有他们的说头,我则更喜欢后者。论思想内容,难以简单地用进步、保守划分高下。蒲作描画了许多活泼可爱的女子,对一夫多妻制却满口生津;纪书有不少“劝善惩恶”的封建观念,但许多篇什至今读来仍有振聋发聩的力量。像《民之四害》对吏、役、官   更多...

朱光潜:孤寂:诗人永恒的感伤

心灵有时可互相渗透,也有时不可互相渗透。在可互相渗透时,彼此不劳唇舌,就可以默然相喻;在不可渗透时,隔着一层肉就如隔着一层壁,夫子以为至理,而我却以为孟浪。惠子问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反问惠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谈到彻底了解时,人们都是隔着星宿住的,长电波和短电波都不能替他们传达消息。 比   更多...

易中天:诗人与文人

一 何为诗人我把文化人,分成士人、学人、诗人、文人等几种类型,肯定有人不以为然。你这种分类,有什么依据,又有什么标准嘛?难道写诗的就是诗人,写文章或者写小说的就是文人?难道写诗的就高人一等,写文章或者写小说的就低人一头,还要被骂作“怪胎”?呵呵呵,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诗人”,其实是把所有真正的作家和艺术家,都包括在内   更多...

陈行之:诗人曹谷溪

1 我在陕北插队的时候,见到村里的老乡保留着乡间特有的生活秩序、礼仪规范,很是惊讶。当时我不知道他们怎样创造了它,亦不知道他们何以能将它代代相传,任何令人难以想象的贫困和骤烈的政治风雨都没有使它有丝毫的改变。这的确令人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文化。 其实文化常常是不诉诸于文字的。农村文化是一种民风,一种乡俗,一种所谓   更多...

林贤治:寻找诗人

你可以不做诗人,但是必须做一个公民。——涅克拉索夫1诗人总是同诗联系在一起。十年前,从乡下来到大都市,正如从吃薯芋改作细粮一样,喜欢阅读的书,眼前也都慢慢变得精致起来。语言是富有魅力的。总之到了后来,我是能够安稳地在自己的幻觉里栖居了。任何选择,同时是一种背弃。我开始告离从前敬仰过的诗人:这其中就有涅克拉索夫。在我常去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