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勤:吾敌吾友的相关文章

朱学勤:吾敌吾友

写完《老贾跳楼》,茫然无绪。就在这时,萧功秦也发来他追记一位亡友的文章,情深意切。这篇文章提醒我,趁我们都活着,赶紧写写活着的朋友,而不能像徐复观那样在殷海光死后,再来写“痛悼吾敌,痛悼吾友”。 我认识萧功秦应该是1982年以后,在他虹口余杭路的老宅,那时他的窗外正好面对着一个巨大的垃圾箱。萧说,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   更多...

黄卧云:吾乡吾国

我的家乡变得越来越令人揪心。前不久,老家一位从未见过面的远房亲戚打来长途电话,求我帮助他。年初时,他从外地打工回家的儿子与邻居老太太为房屋占地的长期纠纷再次发生了争执,老太太在抓扯中跌倒,脑部摔伤,住进医院,他儿子因过失致人重伤被关押,伤者出院后被她的家人强行送到自己的家中,并向他索赔30万元。对方多子多女,是个大家庭   更多...

陈学勇:林徽因与李健吾

九三四年初林徽因读到《文学季刊》上李健吾关于《包法利夫人》的论文,非常赏识,随即写了长信给李健吾,约李来她家里面晤。那时林徽因已经享誉文坛,她的“太太客厅”正闻名北京全城,许多人以一登“太太客厅”为幸事。林徽因的这种方式约见,多用于未相识的文学青年,如萧乾,故似有勉励、提携的意思。然而年龄上李健吾只比林徽因小两岁,而且   更多...

谢志浩:吾爱吾庐梅贻琦

面对清华百年,真要打开记忆的闸门,温习一所学府的成长,就会发现历史的沧海桑田,从而有一丝的伤心叹惋,涌上心头。也许,只有进行“选择性遗忘”和“选择性记忆”,才可以在情感和理智两个方向,进行“维稳”。回眸清华百年,比起北大,有着特殊的幸运。追寻百年历史,这所学府,第一个幸运之处,它有着稳固的地理坐标,一直环绕着清华园进行   更多...

文乐然:伊吾纪事

任何过往与现实的记忆,当它历久而弥新、鲜活而不失真并且得到切实、恰当表达的时候,它就有可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前山牧场在东天山的北坡,东天山的南麓是哈密。离开前山南行,伊吾再成记忆。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更多...

桑博: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

那是一个七月,暴横烈日当头压迫,酷烈高温无情蒸烤,整个顿亚(阿拉伯语:世界)变成了一口巨大的高压锅,人困在其中,无处遁藏。馕坑子就是一个微型火狱,库尔班江站在馕坑边上,手执一根长长的铁钩子,探入坑内,逐一翻转着新入炉的馕饼,一手拉过脖子上一根脏兮兮的毛巾,不时擦一把前额和两鬓如泼的汗水。我远远躲在榕树的浓荫底下,指着胸   更多...

朱浩阳:吾观朋友之三境界

何谓朋友?或许这个词现在被说得太滥所故,因此既是十分的熟悉,同时真要细想一下,却又是显得几分的陌生,这里不妨借用王国维老先生总结人生三境界的套路,也说说我观朋友之三境界。对于朋友的解释,或许很多人第一反应便是能够尽其所能帮助自己的便是朋友,这里不妨称其为助己之友,而其实这个也正好印证了我们思维中的一种定式。在我们的成语   更多...

俞吾金:也谈学术规范

近年来,我国的学术事业取得了较大的发展。但与此同时,学术界也暴露出不少问题,如学术研究中的宗派主义和话语霸权、学术论著撰写中的抄袭拼凑和自我克垄学术评审中的人情关系和弄虚作假、学术交流中的形式主义和功利至上等等。有些问题是如此之严重,以致于人们干脆称之为“学术腐败”。所有这些问题和现象都引起了人们的深切的关注和思考。为   更多...

雷颐:梁启超:“吾爱孔子,吾尤爱真理”

无论是出于策略考虑还是由知识结构决定,总之康有为是以“托古改制”,这一中国历代“改革者”最常用的方式,登上近代中国的思想、政治舞台的。他的《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考》和《春秋董氏学》,以鬼斧神工之法颠覆了几千年来的孔子和儒学形象,“再造”了一个“改革”的孔子和儒学,为自己的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与合法性。 梁   更多...

冰点周刊编辑部:愿汪晖事件和朱学勤事件共启学术转机

从公开信到公开信,从汪晖到朱学勤,尽管事态发展中隐约有一丝令人不安的气息——已有评论表示担忧,希望学术打假莫成派系斗争的工具——但我们此时仍愿意相信,越来越“热闹”的讨论甚至纷争,是学术这一“经国大事”在公共性意义上得以提升的途径,而非滑向闹剧的起点。 问题的实质从一开始就很简单,也很明确:当事人是否抄袭?需要启动什么   更多...

赵牧:朱学勤:何出“天谴”之语?

我相信连续一周来,全国大多数人都在关注汶川大地震的新闻。这已经不是让人置身事外的新闻,灾难似乎也不是远在千里之外。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毫不迟疑地献出了久被藏匿的爱心。在紧张的救灾中,在各种渠道传来的灾区消息中,自然会有一些杂音,然而总会有一种更强大更紧迫的力量,驱使我们把这些杂音消除掉。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不是那些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