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绪贻:商鞅的悲剧的相关文章

刘绪贻:商鞅的悲剧

商鞅亦名卫鞅、公孙鞅,战国时代人,是我国先秦第一个最著名的、最有成就的法家,梁启超曾将他列为中国六大政治家之一。他曾辅佐秦孝公(公元前361—338)变法。根据《史记·秦本纪》,他第一次变法始于孝公3年,第二次变法始于孝公12年,两次变法共历20年之久。变法主要内容如下。一、将百姓编成5户为“伍”、10户为“什”的联保   更多...

刘绪贻:公地的悲剧

1968年12月13日,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了美国人类生态学家加勒特·哈丁的“公地的悲剧”一文。30年来,它成为生态学界一篇经典性的文章。哈丁在文章中讨论了公共牧场的使用与管理问题。他说,假定有一个向所有牧人开放的牧场,那么,每个牧民都将在此牧场上放牧尽可能多的牲畜。这种情况,如果因天灾人祸使人和牲畜的数量不超过此公共   更多...

侯工:谈谈“公地悲剧”

方绍伟教授在《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再论“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两篇大作中,以“公地悲剧”作武器,向民主派发起猛烈攻击,为一党专制冲锋陷阵,可谓立下汗马功劳。对方教授的赤膊上阵的武士道精神,笔者在惊叹之余,且对其所用的武器“公地悲剧”作一番研究,偶有一些心得,斗胆拿来与方教授商榷,如有冒犯,还乞方教授多多包容。“公地   更多...

任彦芳:想起焦裕禄的悲剧

又要到五月了,我这几天夜里多梦,竟又梦到了焦裕禄。我回到了那个年代。我记起1963年冬天,我从河北省家乡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前线请假,到河南兰考探望母亲,见到和我家住邻居的焦裕禄。他们风尘仆仆从乡 下回来,焦裕禄的削瘦的脸上带着疲倦,眼红红的,见到我笑道:看老母亲来了,好哇。多住些天吧,老妈妈想你哩。他放下背包,就到我家   更多...

九月悲剧的叩问

当新世纪与新千年迎来了第一个凉爽怡人的金秋早晨、世界正以重心西倾的节奏面貌继续其更嬗的时候,突然间,两道冲天的火光伴着两声栗烈的巨响,无情地粉碎了人类无限膨胀的自信与建基于理性、科学、自由、民主(乃至“天军”)之上的现代文明信仰——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两座纽约曼哈顿标志性超高层建筑,即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大厦,顷刻间遭到了令   更多...

拆迁悲剧的私权启示

拆迁户的私产“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政府不能进”,房产商更不能进。房地产商人可以说是最有市场眼光的,如果是一块配套不齐的“生地”,地产商就得努力预测其风险,伺机而行。但是旧城开发却不一样,可以倚重周边成熟的环境,如人口聚集、生活教育设施齐备等,风险远远小于生地。旧城改造的风险在于拆迁的成本。商业行为异化为政府行为   更多...

鄢烈山:纪昀的悲剧

文学史讲明清笔记小说,大都激赏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而对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颇多微词。他们自有他们的说头,我则更喜欢后者。论思想内容,难以简单地用进步、保守划分高下。蒲作描画了许多活泼可爱的女子,对一夫多妻制却满口生津;纪书有不少“劝善惩恶”的封建观念,但许多篇什至今读来仍有振聋发聩的力量。像《民之四害》对吏、役、官   更多...

张鸣:挤破官门的悲剧

多少年来,做官,走仕途,是社会精英做不完的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皇帝语录,这语录的背后,就是读书须做官。不过,旧时代在正常年景,做官的门槛很高,不管察举还是考试,几道关卡过去,人人都被剥了一层皮。加上官员的编制固定,想打通关节也没地方,除非皇帝特批。所以,官府的门里固然显贵,人却不会太多。但是,到了王朝末世   更多...

任彦芳:黄万里,悲剧预言者的悲剧——怀念黄万里教授

今年8月20日,是我国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九十九岁诞辰,8月27日,是他离开他热爱的祖国九周年;8月8日,是他生前留下遗嘱的九周年。就在这个时候,我读到了资深记者谢朝平先生历时三年采访后完成的三十多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大迁徙》,它写的是因修建三门峡水库工程而在中国铸成的大悲剧:这是一段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历史。半个多世纪前   更多...

吴志武:吴英案,个人悲剧还是制度悲剧?

浙江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或许将为拖了近两年之久的吴英案画上了一个休止符,但此休止符注定将不会圆满。因为此吴英案或许已了,但彼吴英案仍将会出现,到时法院是举起“屠刀”,还是在舆论压力下“立地成佛”?有人说吴英案正处于中国金融制度变革之前夜,吴英若死乃制度变革之血祭。虽然如此血祭演变成吴英个人之悲剧,但倘能如此,倒也未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