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爱智慧吗?的相关文章

哲学家爱智慧吗?

(吴万伟 译)当前迫切需要掀起学术研究总体目标和方法上的革命,包括其整体本质和结构,以便让学术研究能够抓住推动智慧发展而不是获取知识的中心任务。当今的学术界是过去两次伟大的思想革命的产物。第一个是16世纪和17世纪由伽利略,开普勒,笛卡儿,波义耳(Boyle),牛顿)等很多人开创的科学革命,事实上因而诞生了现代科学,发   更多...

张汝伦:哲学的出路在于智慧

关于“哲学的终结”或“哲学的死亡”的谈论其实从上个世纪下半叶就已开始,本世纪象维特根斯坦和海德格尔这样的哲学大师都一再重申这个断言。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这更是一个毋庸怀疑的事实。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谈论“哲学死亡”和“哲学终结”的大都是哲学家。而这种谈论恰恰是他们哲学的一种方式。看来,诸多一再重复的死刑判决至少还未   更多...

余敦康:中国智慧在《周易》《周易》智慧在和谐

《周易》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 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做这个讲座,其实心里很紧张、很有压力,下面从四个方面谈谈《周易》的智慧。 讲到智慧,人们不免会想到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西方的智慧》一书。就像它的书名一样,这部书是讲西方智慧的。那么,东方有没有智慧?中国有没有智慧?对于这一点,持欧洲中心主义的学者似乎是抱怀疑态度的。在   更多...

程亚文:学术资源与政治智慧

(一)学术与政治,放在更大的框架来议论,是知识/文化生产与社会生活演进之间的关系,关于这一问题,历史学家余英时有很好研究,他的结论,是思想更新必然会带来社会生活变革(余英时,《士史论衡》)。这大概是真确的,不过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来考量,这里面的疑问,却又复杂多多,知识/文化支配社会生活,反过来,社会生活就不影响知识/文   更多...

段德智:作为哲学家的陈修斋先生

一陈修斋先生(1921—1993)是我国著名的西方哲学史家、莱布尼茨哲学专家和杰出的翻译家。他“在数十年的哲学生涯中,治学严谨,学贯古今,博识强记,孜孜不倦,善于博采众长,长于开拓创新,在我国西方哲学史、尤其是莱布尼茨哲学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众所公认的巨大成就,是新中国西方哲学史学科的奠基人之一。”[①] 陈修斋先生作为新   更多...

刘军宁:为什么没有“智慧的”魔鬼?

智慧是人人欲求的。可是,智慧这个话题却常常让人望而思退。哲学的含义是热爱智慧。但是,对于何为智慧,却是人言人殊。于是,热爱依旧很炽热,热爱的对象却越来越模糊。智慧毕竟不同于专长与知识。一个专业人士可能有丰富知识和技术专长,却未必是有智慧的人。最智慧的人也未必是知识最丰富的人。具体的、数字性的知识不能使人更加智慧。无论如   更多...

张祥龙:智慧、无明与时间

摘要:在印度和中国的古代思想中,智慧与无明有着某种内在联系。所以应该区别两种无明,一种是智慧的反面,另一种则是意义及存在的不自觉的生成。这后一种无明会以原本时间--它既不同于物理时间,又不同于心理时间--的方式,将终极实在展示或幻化为一个现象世界。古印度的《吠陀》、《奥义书》和佛教般若中观学说中,都有相关的表述;而中国   更多...

段德智:西方哲学家论死亡

从“人类死亡判定标准的演变”中不难看出,死亡问题不仅是一个相当古老的话题,而且也是一个同身心关系或肉体与灵魂、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紧密相关的问题,因而归根到底也是一个同哲学和宗教学的基本问题紧密相关的问题。因为事情诚如恩格斯所说,不是别的,正是身心关系,或肉体与灵魂、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亦即何者第一性及其同一性的问题,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