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谁动了我们的孔子的相关文章

吴稼祥:谁动了我们的孔子

一,是一座圣坛,还是十只“醋坛” 2006年十月黄金周期间,一个在职业生涯中似乎从未与孔子和孔子研究发生过任何关系的小女子,居然堂而皇之地在当代中国媒体之王——中央电视台上解说《论语》,并且眉飞色舞地一连讲了七天(上帝创造世界时还只表演了六天,她比上帝还牛一天)。让人惊讶的是,这个不知道是否真的看懂了《论语》的   更多...

吴稼祥:并没有成为过去,孔子等待入场

假如我们不能把祖先的哲学,变成我们今天的思想力量,那是我们的无能,别苛责先贤。我们不能责备孔子没有自由观念,就像我们不能责备他不穿西装一样。假如我们不能把祖先的哲学,变成我们今天的思想力量,那是我们的无能,别苛责先贤。有报道说,“9.5米高孔子像落户天安门广场东侧”。我以为孔子像的位置是在国家博物馆西门广场,坐东朝西,   更多...

吴稼祥:三个人的罗马

对于罗马圆形剧场,我不知道是该赞美,还是该诅咒。权力就像一件被浆洗的衣服,不管它一开始多么僵硬,但总会疲软下来。罗马的权力能够慢慢瘫软下来,要感谢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耶稣,另一个是米开朗基罗。   更多...

吴稼祥:三辈子写不完的书

吴稼祥如今最知名的身份是政治学者,年初,他的新作《公天下》作为广西师大出版社“新民说”品牌的第一批书目出版,核心是“多中心治理”。为配合“新民说”的创立,出版社邀请多位学者就中国的现状和出路问题进行了沙龙式的探讨,其间,印象里一向快人快语的吴稼祥却讲得不多。事后问他原因,他大手一挥,说没有争论的必要:“他们没看我的书,   更多...

谢盛友:谁动了我们50亿元?

电话国内父老乡亲拜年,问我看春晚了没有。没有!因为我是“三种人”:聪明人,像章立凡脑血管清醒不看春晚,看了会发呆。笨蛋人,像谢盛友脑血管虚弱不看春晚,看了会发火。坏蛋人,像赌博者脑血管糊涂不看春晚,不看不呆也不火。 实话实说,我并非一直不看春晚,今年2008真的没法看春晚,看50亿,太沉重! 现在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中   更多...

吴稼祥:亚洲溃疡

一,阿披实不仅是大夫,也可能是溃疡如果把大洋上漂浮的东西两个半球的大陆,比作人体的左右两片肺叶,那么,不用X光也能发现,一周来,左肺叶(亚欧非大陆)的右下区域至少出现了三块弥散性阴影,阴影最重的是泰国,其次是朝鲜半岛,再次是伊朗。不用当心,可以排除恶性肿瘤嫌疑,它们更像是没有愈合的溃疡化旧创伤,最近遭受新创,急性出血流   更多...

吴稼祥:两次大呼吸——东方文明的大成与我们国家的使命

一、我们不是害虫不论心怀何胎,世界舆论一般都同意,中国在崛起。所谓崛起,就是国家总体实力相对于其他国家更快地增长,首先表现在经济规模上赶上或超过世界主要经济大国,而位于世界前列;在趋势上,甚至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世界历史提供了国家崛起的不同道路和模式。对外的和平崛起,或武力崛起;对内的民主崛起,或集权崛起。崛起   更多...

罗恩·嘉维斯:谁动了我们的老牌媒体

今年春,美国老牌新闻集团华盛顿邮报公司决定出售旗下已创刊77年之久的杂志《新闻周刊》(Newsweek ),它承认已经无力继续经营这份连年亏损的刊物。仅2009年一年《新闻周刊》就亏损了近2900万美元;2010年一季度每月的亏损额仍然达到几百万美元,一季度收入跌幅达36%。此外,《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更多...

吴稼祥:自杀是个人决断,也是社会现象——与崔卫平商榷

我在拙文《死之花——从海子到余地、余虹的绽放》提出了关于自杀的一种观点:“个人自杀是社会自杀引起的(反对自杀的宗教社会除外)。社会可以分为自杀型社会和发展型社会。自杀型社会是扼杀个人自由的社会。扼杀个人精神自由,是精神自杀型社会;扼杀个人经济自由和公平,是经济自杀型社会。”崔卫平女士不同意我这个看法,她在题为《不同意吴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