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微:哭的相关文章

魏微:哭

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解释。有一次,一个朋友跟我开玩笑,我大约是难为情,总之,有点扭捏了。他呢,也觉得讪讪的,便走到一边跟其他人说话了。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我有点难过,因为是很好的朋友,又是那样善意的玩笑,我完全可以表现得大方一点,拍拍他的肩膀,或者不落痕迹地说些玩笑话,就能混过去了。可是我竟不能。很多天后,那个朋友又说   更多...

魏微:婚姻

有一天,我和妹妹一起散步。在我们的前方,我注意到,有一对年轻夫妻,抱着婴孩,也在散步。那是暮春时节,天有些热了。那男的穿着背心和长裤,脚底下趿着拖鞋,怀里抱着孩子;女的提着纸袋,大约里面装着零食,她不时地够出一粒来吃着。走至一家卤菜店门口,女人去买卤菜,男人抱着孩子等着,他倚在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圃的红铁护栏上,懒洋洋的,   更多...

魏微:尖叫

二十年前,石头还是我们这条街上最俊朗的男孩子。问问我们这里的街坊邻居,谁不记得当年的石头啊?那个白皙颀长的少年,又安静又腼腆,他挎着黄书包,骑着自行车从街巷间趟过的样子,至今还浮现在我们的眼前。邻居的阿姨大妈们都说,一个暑假过去了,石头就长高了,出挑成一个帅小伙子了。可不是,这一眨眼,石头就十七岁了,我们这些随他一起耍   更多...

魏微:姊妹

一我们那地方,向来把父亲的兄弟称作爷,把父亲兄弟的配偶称作娘。比方说,我有一个爷,是我父亲的远房堂兄,行三,所以我们小孩子就叫他三爷了。我的这个三爷,说起来也是个正派人,他一生勤勤恳恳,为人老实厚道,十八岁就进厂当了检修工,三十年如一日,到头来还是个检修工,带了几个徒弟,荣升为师傅而已。他是1988年得肺癌死的,才四十   更多...

魏微:化妆

一十年前,嘉丽还是个穷学生,沉默,讷言,走路慢吞吞的,她长得既不难看,也不十分漂亮,像校园里的大部分女生一样,她戴着一副厚眼镜。嘉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多美:大,安静,灵活,时常焕发出神采。有一次,一个男生跟她说,你的眼睛里有光。嘉丽说,谁的眼睛里没有光?那个男生看了她一眼,笑道,我是说……你的脑子里。你的脑子里有光。嘉   更多...

魏微:妹妹与我

我妹妹生于冬天,那一年我9岁,我还能记得那天中午,我趴在门上,透过门缝朝屋里看。我母亲把我唤到床前,说,看看吧,她是你妹妹。我看见了一个小的肉疙瘩,很含糊,怎么也不相信,她是我妹妹。生命的诞生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我看着我妹妹一点点地长大了,她吸乳,哭闹,会叫爸爸和妈妈了,叫起姐姐时,嘴巴有些拗口,总是发出“嗯嗯嗯”三声   更多...

魏微:李生记

1有这么一个人,我们假设他叫李生,四十来岁,面色苍黄,平素表情比较严肃。他大概是湘西某地的乡下人,翻山涉水来广州打工,这一晃已经有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他周遭的生活不知发生了多少变化:城市吞没农田,高楼越发密集,当年与他并肩作战的工友们早已作鸟兽散,有的死了,有的发达了,有的更加落魄了……这其中的变迁,不说也罢。只有他   更多...

喻中:孔明哭公谨,所哭何事?

周公谨英年早逝,消息传到蜀汉,诸葛孔明当即决定前往东吴吊丧。尽管刘皇叔等人竭力苦劝,无奈孔明主意已定。经过一番争执,孔明最终还是在子龙的护送下,踏上了东去的旅程。抵达吴国之后,迎接他的果然是一片按捺不住的刀光剑影。在众多充满敌意的目光包围之下,孔明终于走到公谨灵位之前,痛快淋漓地哭诉了他对公谨早逝的不胜悲伤。孔明表达出   更多...

郭军平:说“哭”

有人说,人的脸就像一个“哭”字,还蛮有理论的说,人生下来就哇哇大哭,到了死去,也是在一片哇哇大哭声里离开这个人世,还要说,人活在世上受苦受难,哪有能满足自己愿望的事情呢?能不像个“哭”字吗?不过细细想来,持“哭”字者难免有点悲观主义色彩吧。“哭”其实也是人的一种情绪发泄,世上哪有能够满足自己愿望的好事情呢?毕竟像小孩子   更多...

孙志鸣:哭

身染沉疴八年之后,母亲于暮春的一天早晨在医院里溘然长逝。那天,她走得很平静。头天夜里临睡觉之前,她让我喂了一次水,以后没再提任何要求,而坐在椅子上陪床的我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半夜醒来,我想起母亲该小便了,一推,才发现她已经没有了知觉。我赶紧找来值班的医生和护士,输氧、按压胸部、量血压、心电图检测……一阵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