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欧梵:理论于我有何“用”?的相关文章

李欧梵:理论于我有何“用”?

季进曾经向我提起,想要研究美国的汉学——特别是海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情况,问我的意见,我颇为犹豫,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呢?然而他提醒我,对于中国大陆的学者而言,海外汉学是绝对值得借镜的,至少它提出了不少新的话题、方法和理论,值得国内同行参照。我一向主张学术无国界,只有语言的隔阂,应该多鼓励互相交流,最好超越国界。我被他说   更多...

李欧梵谈经典的阅读和重读

石剑峰采访台湾著名出版人郝明义先生率华语世界的十多位知名作家学者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经典3.0”宣讲团,希冀用名人效应掀起华语读者重读经典的热潮。在第一站香港书展站上,著名学者李欧梵先生挑选的经典是晚清小说《老残游记》,他给这部并不起眼的小说加的定语是“帝国末日的文化山水画”。作者刘鹗在小说自叙中说:“棋局已残,吾人将老   更多...

李欧梵 季进:现代性的中国面孔

季进:现在关于现代性的论述几乎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话题,到处都可能读到有关的讨论。我知道你很早就开始现代性问题,当年你给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撰写关于文学部分的内容时,就直接以“现代性的追求”作为标题,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将“现代性”概念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联系起来,对后来海内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起到了巨大的   更多...

孤云: 作为狐狸的一生——李欧梵及其《我的哈佛岁月》

作为“他者”的李欧梵 读书如坐地铁,到达终点之前必要一站一站地经过。李欧梵对我而言,也是一个站点。一度迷恋李欧梵,未曾谋面的老友绿茶寄来小说《范柳原忏情录》。在老家书房那硬木沙发上,曾为这本小书的文字倾心不已。如今在千里以外的寓所遥想那段可以静心读书的岁月,竟恍如隔世。虽然那不过是2001年的事。 后来,只要见到李   更多...

李欧梵:重构人文学科和素养

在全球化的“现代性”影响下,我们的生活和思想模式似乎只有一个“今天”和“现时”,而且(至少在西方)惟“我”独尊,处处以个人的享乐为生命意义的出发点和终极目标,很容易流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明天是不是会更好?谁管它呢?世界变化太快,管它也没有用。   更多...

李欧梵:死亡

中国人的禁忌之一是谈死,然而我偏要谈。由于这个不成文的文化禁忌,中国文学中缺乏对死亡深入的想象;中国哲学--特别是儒家,缺乏对死亡深入的理解;而中国宗教,对死亡虽然提出种种解脱之道,却不能教人如何真正面对死亡。中国的电影导演目前还拍不出像英玛褒曼早期的作品:处处面对死亡的威胁和诱惑。 什么是死亡? 这二十年来科学界   更多...

李欧梵:范伯群著《插图本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序

记得2005年春,我在苏州大学见到范伯群教授,他十分激动地把一张恽铁樵(签发鲁迅首篇小说《怀旧》的《小说月报》主持人)的照片给我看,说是从一套医学丛书中觅到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并且把新买不久的一个照相机拿出来,告诉我这是专门拿来作研究之用的,只翻拍书刊的封面、插图和通俗作家的照片。我听后也十分激动,更自惭形秽。范   更多...

李欧梵:香港,作为上海的“她者”

这一点东方色彩的存在,显然是看在外国朋友的面上。英国人老远的来看看中国,不能不给点中国给他们瞧瞧。但是这里的中国,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国,荒诞、精巧、滑稽。——张爱玲《沉香屑——第一炉香》上面的这段话引自张爱玲写的、关于香港的一个故事。这是她投给《紫罗兰》,一个鸳蝴派杂志的第一篇小说,那是在一九四三年,震惊了她的编辑。小   更多...

李欧梵: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

我是一个爱看闲书的书呆子。书呆子的定义是:对书看得发痴。不过,我的毛病是,我只对闲书发痴,看正书是没有多大兴趣的。闲书看多了不见得有学问。我绝不承认自己是一个满腹经纶的人:书看得太杂,没有一样精通,而且——让我从实招来——大部分的书我都没有看完。我是一个懒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懒人看书的办法很多,而最主要的一个招数是—   更多...

李欧梵:哈佛两教授

编者按:感谢读者林槟的校对。 到哈佛念中国近代史,主要的目的就是跟随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教授。我当年亦有此想,但很快就发现自已的兴趣更接近思想史,所以后来拜史华慈教授为业师,然而在考博士口试时仍请费教授主考我的中国近代史,以示对他的尊重,其实我并没有选修他太多的课,   更多...

李欧梵:“后旅游”的乐趣

香港的迪士尼乐园即将于九月开幕,必会掀起香港新一波的旅游热,特别是从中国大陆来香港「自由行」的旅客,除了购物、看海景、吃广东菜之外,又多了一个玩点。 这显然是二十一世纪旅游的新潮流,主要目的是吃喝玩乐和购物消费,至于玩的地方有没有文化和历史,倒无所谓,因此所谓「主题公园」才会应运而生,大行其道,它为游客设置一个虚拟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