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编年史》:当年梦想中的枕中秘籍的相关文章

《科学编年史》:当年梦想中的枕中秘籍

回忆当年学习历史和科学史时,每逢攻读有关著作,我喜欢在手边准备两样工具书:一是历史地图,一是历史年表。有此二物,遇到重要的事件或战役、重要人物的出生或去世、重要书籍的完成或出版……,年表可以用来确立时间轴上的点,历史地图集可以帮助确立空间中的位置。如此读史,非但容易记忆,而且趣味盎然。给我印象最深的历史地图集,是三联   更多...

谢海涛:作家徐星的"文革"编年史

1972年,一个16岁的北京少年,第一次写了情书,给一个比他高两个年级的女孩。情书的字里行间里,没有多少卿卿我我,更多的是这个饱受精神煎熬 的少年对眼前现实的怀疑和追诘。这封情书让同样单纯的女孩陷入了迷茫和恐惧,最后 ,她决定把它交给自己最信赖的班主任老师。接下来的结果便是,少年被公安局抓走关了起来。30多年后,女孩特   更多...

雷颐:当年校长

民国时期内忧外患几乎无日无之,然而高等教育在非常艰难的环境、条件下却成就斐然,至今人们还“艳羡”不已。当年大学能“劫中辉煌”,与当年的校长们自然大有干系。从大学校长对一些自己并不赞成、甚至反对其政治观点的学生的态度,便能略窥他们的办学理念与操守。1946年以后,反对国民党统治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将这些大学校长们推上了风   更多...

止庵:《鲁迅著译编年全集》答问

内容提要 日前,人民出版社推出 由王世家、止庵编的《鲁迅著译编年全集》(下称《编年全集》),提供了“鲁迅全集”的一个全新版本。在“鲁迅全集”的出版已经蔚为大观,较为完善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编这样一个新版本?以“编年”的方式阅读鲁迅,能否读出一些“新意思”?就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编年全集》的编者之一、北京鲁迅博物馆客座   更多...

雷颐:那些当年的校长们

民国时期内忧外患几乎无日无之,然而高等教育在非常艰难的环境、条件下却成就斐然,至今人们还艳羡不已。当年大学能“劫中辉煌”,与当年的校长们自然大有干系。从大学校长对一些自己并不赞成、甚至反对其政治观点的学生的态度,便能略窥他们的办学理念与操守。1946年以后,反对国民党统治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将这些大学校长们推上了风口浪   更多...

傅国涌:遥想季鸾当年

1941年9月,张季鸾撒手而去,告别了他主持笔政达15年的《大公报》,告别了30年的言论生涯,书生意气,两袖清风,质本洁来还洁去,他在遗嘱中仍孜孜以民族之独立自由为念。在他谢世之后,国共两党、政要名流、社会各界无不同声悲悼,盛况空前,几乎只有蔡元培去世时可以相比(王芝瓒一代报人张季鸾的逝世》,载《老照片》第三十五辑)   更多...

谭天荣:当年我们太年轻了

我们“校园右派”,即大学生和青年教师中的“右派”,是一个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成长起来的一个特殊的群体,我们的优点与缺点,我们的功绩与过失,我们的崛起与沦殁,都刻有这个时代的印记。今天,“反右运动”过去了整整五十年,这个群体中的许多人已经去世,活着的人也进入了耄耋之年,作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我试图从一个特殊的角度,为这个群体   更多...

杨奎松:如何看待当年知识分子的软弱?

一研究中共建国史,不能不碰触到知识分子的问题。今天谈及这个问题时,各方面比较一致的说法是,1950年代经过“思想改造”和“整风反右”两场政治运动之后,中国知识分子即“集体失语”,“丧失了独立性、自主性和批判性”。如果说1949年以前中国知识分子还生产出了一些具有个性的传世之作,那么,1949年以后连个人专业范围内的这种   更多...

黄蕉风:一个平凡人的非编年体通史

(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告别年迈的老母和弟兄姊妹,他踏上了由菲律宾前往中国大陆的轮船。3天前,即1941年12月7日,日本空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8日,日本海军登上了菲律宾群岛。告别的双手沉重地挥起而落下。泪水滚烫而下,灼伤了年轻的脸庞。幼稚的瞳仁里散发绝望,他知道这一走就是永别。太平洋的海水缓缓前行   更多...

沙叶新:粪土当年郭沫若

记得1958年,在那青春似火、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手捧郭沫若的经典《女神》独自一人,在空旷的田野里,高声朗诵《我是一条天狗》那滚烫的诗句: 我是一条天狗呀!\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我便是我了。╲我飞奔,\我狂叫,\我燃烧。\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   更多...

易富贤:要是当年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会怎么样

摘要人类发展指数(HDI)是联合国用来衡量人类发展的综合尺度;总和生育率(TFR)反映每个妇女生育的孩子数。本文比较各国HDI和TFR,发现二者高度线性负相关:HDI越高,TFR越低。HDI为0.5是一个分水岭,低于0.5的时候TFR都在6.0左右,HDI突破0.5后,TFR将急剧下降。中国HDI在1970年代初突破0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