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书使人长寿:《从黎明到衰落》的相关文章

写书使人长寿:《从黎明到衰落》

一个有志于学问的年轻人,三十来岁时就发愿要写一本西方文化史的著作,但被一位长者劝阻了,长者认为这样的任务是年轻人无法胜任的,他建议这位年轻人80岁之后再来做这件事。从科学史的角度来看,那位长者的建议(如果真有此事的话)未免有点不负责任了:因为那一幕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那时人们的平均寿命——或者假装更专业一点   更多...

张岱年:养生有道 长寿法天地

贤妻相伴养生有道 长寿法自天地精神◆对于养生之说并不留心,生活方面主要是顺其自然。◆勤洗澡是长寿秘诀。◆伉俪情深相濡以沫。◆德者延年。 张岱年先生(1909—2004年)字季同,别名宇同,1909年5月23日生于北京翰林世家,原籍河北省献县,尔后划归沧县。其父张濂先生乃是清光绪时进士,授职翰林院编修。长兄张崧年即张申府   更多...

翟永明:像路易斯.布尔乔亚一样长寿

有许多次,我的朋友(女雕塑家)这样开玩笑地说道:“我希望我像路易斯·布尔乔亚一样长寿。这样,我就可以办回顾展,可以成为大师,可以改写艺术史了。”她后来又补充道:“女艺术家只有一种优势,就是她们的寿命比男艺术家长。”现代艺术的风云人物中,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是惟一健在且创造力不衰的艺术家。   更多...

苗体君 窦春芳:叶剑英元帅长寿的秘诀

叶剑英1897年4月28日出生,1986年10月22日凌晨1时16分病世,他活了89岁零178天,他算是长寿的,他一生为国事操劳,他的人生座右铭是:“抓紧时间工作,挤点时间学习,偷点时间休息”,他的一生是忙碌的,他的养生之道是什么哪?一:读书。叶剑英元帅的祖上是为躲避中原战乱,而南迁广东的汉人,也就是“客家人”。“客家   更多...

蔡禹僧:奥德赛黎明

一当年轻的黎明重现天际,垂着玫瑰红的手指,灰眼睛雅典娜遥望酒蓝色的大海,瞩目她护佑的奥德修斯······这是荷马史诗中的经典修辞。当黑夜女神揭去她神秘的面纱,她就陡然间变成了黎明女神,神明永远不死,而黎明女神永远年轻,这就是“年轻的黎明”的意义。关于日出的壮丽以及对生命的礼赞,在东西方是相似的,中国的诗人李白有“日出东   更多...

江晓原:我为什么写书评?

有一次媒体采访时,问我少年时的理想是什么?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我少年时浑浑噩噩,虽然比较早地喜欢上了读书,但是好像没有什么理想和抱负。后来努力回忆,想起我曾经有过一个“理想”,那就是希望自己能够经常读书,并且发表对所读之书的看法。那时我并不知道有“书评”此物,那时也没有“书评人”这样的角色。谁想到几十年后,这个   更多...

杨继绳:鲜血使人猛醒

我从来没有为别人的书写过序这一类的东西,因为,一我算不得什么名人,二也没有那么高的水平。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一个普通的记者。可是当谭合成的长篇历史实录《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以下简称《血》)摆在面前时,我决定破例为它作序,因为在《血》中我又认识了一位讲真话、求真理的同道者。在中国   更多...

丛日云:写书人谈读书

自命为“写书人”并没有夸耀的意思。跻身于大学校园中谋取衣食,借现代排版印刷技术之便,积十余年之功,归在我名下的方块铅字印刷符号算起来大约也有数百万个左右了。以“写书人”的名义说话也许并不为过。 “曾经沧海难为水”。由于混迹于写书的行列,便多少窥破了一些写书的堂奥,坦白说出来,也许有益于同学们。在学生时代,把书看得很神圣   更多...

丛日云:写书人谈读书

自命为“写书人”并没有夸耀的意思。跻身于大学校园中谋取衣食,借现代排版印刷技术之便,积十余年之功,归在我名下的方块铅字印刷符号算起来大约也有数百万个左右了。以“写书人”的名义说话也许并不为过。 “曾经沧海难为水”。由于混迹于写书的行列,便多少窥破了一些写书的堂奥,坦白说出来,也许有益于同学们。在学生时代,把书看得很神圣   更多...

解滨:美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

公元2011年7月21日黎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的跑道上,美国最后一架航天飞机“阿特兰蒂斯”号在轰鸣声中降落下来,指令长克里斯托夫·弗洛森向位于休斯敦的控制中心报告:“Houston, mission accomplished”。 此时在佛罗里达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和休斯敦的约翰逊航天中心的几千员工,看着“阿特   更多...

杨玉擎:黎明前的投入与守望

命运之潮,正在涌动,一片落叶被洪水冲进大海,我今年二十一岁。我的梦想是做一个文艺复兴人:关心宇宙所有事物,赶在人类灭绝之前,成为人类文明所化之人。一如既往地初来乍到,熹微的星光,指引我不致迷失在黑森林。这个春天,两位文艺复兴人多年前的演讲,被我从书海打捞到头上那一小片星丛里。一九一八年冬,慕尼黑,政治动荡的中心。自由学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