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雪阳: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的相关文章

程雪阳: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土地制度全面深化改革目标之后,《土地管理法》的修改工作再次启动。据中国人大网消息,《土地管理法》的修改工作2016年再次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目前国务院有关部门正在抓紧工作,准备适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本次《土地管理法》修改的一个特点是,应当对照当前的土地制度全面深化改革目标,进行结构性   更多...

蔡继明:让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有序进入市场

调控房地产市场的最终目标,不是要限制购买,压制人们对住房的正常需求,而是要控制房地产的价格。我们过去的思路,一直是在压制需求方面做文章,而不是从增加供应上考虑,而恰恰最有效、最根本的调控房价的办法,还是增加土地的供给量。近日,在刚刚落幕的“2012博鳌房地产论坛”上,许多专家达成了共识,他们认为中国的房地产调控,要更多   更多...

高富平:建设用地使用权类型化研究——《物权法》建设用地使用权规范之完善

【摘要】建设用地和农业用地是土地的基本分类,正在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均要贯彻城乡统一原则,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和建设用地使用权制度。这就意味着建设用地使用权将成为我国不动产物权的基本概念和制度,与之相适应,就需要发展出统一的、体系化的建设用地使用权规范体系。但《物权法》并没有完成这样的任务。   更多...

贺雪峰: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价值的释放?

一今年暑假在成都调研土地制度,听到最多的几个关键词是:还权赋能,价值显化,土地价值释放等等。这几个关键词的意思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要让农村土地资源流动起来变成真金白银。农村土地闲置在那里太可惜了,是巨大的资源浪费,只有让农民土地资源活起来动起来,才能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农民收入解决三农问题。与成都市国土局姚处长交流,姚处长说   更多...

秋风:开放地市,方可解开房市死结

4月中旬开始的房地产调控,似已处于相当微妙阶段。继续调控吗?地方政府阻力重重,中央政府也顾虑重重。如果房屋价格果真掉头向下,不光经济增长难以为继,金融系统也将面临巨大风险。停止调控么?如果房价回头又疯狂上涨,只怕民众反响更加强烈,而金融与经济系统积聚的风险将会更为严重。事实上,在过去十年间每一次房地产调控中,决策者都陷   更多...

程雪阳:城市土地国有规定的由来

1982年12月4日,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与之前的历部宪法相比,这部宪法的一个突出特点是,首次对土地所有权制度进行了明确规定,并增加了“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第十条第一款)这一条款。对于这一规定,当时的人们并没有给予高度关注,也没有认真考虑其可能带来的后果。然而,随着1987年   更多...

秋风:废除开发商体制,打破建设用地垄断

房价开始下跌,有些业主向开发商维权,甚至有砸毁售楼处的极端举动。这种行为引起很多争论,似乎大多数人都持反对、鄙视态度。姑且不管这种行为之是非曲直,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是开发商体制的一个报应。中国过去十几年来形成并稳固的土地、房产领域之根本制度,就是开发商体制。既然名之曰体制,其中的结构性要素就不止开发商。它以开发商   更多...

周天勇:农村土地使用权永久归农户所有 城镇住宅用地使用权延长到300年

(原题:周天勇进言修改土地法)(周天勇 ,1958年生,经济学博士,教授,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1980年从青海省民和县考入东北财经大学(原辽宁财经学院)基本建设经济系,1992年获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4年调入中共中央党校执教和从事研究至今。社会兼职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   更多...

周其仁:小产权 大机会——农村建设用地转让权的制度变迁

问题敏感,观察就困难,甚至连搜集到的资料也不便完全公开。本文讨论的内容来自几个方面。首先是《南方周末》王小乔、肖华两位记者的报道,涉及北京小产权房调查,以及广东农民宅基地能否入市的讨论 (见王小乔,《 小产权房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便宜》,《南方周末》2007年7月11日;肖华,《农宅入市,谁为松闸?》,《南方周末》20   更多...

沈开举 程雪阳:中国土地管理制度的改革与法治化

引言:中国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的背景 土地问题既是中国革命的核心问题,也是中国改革发展和建设的关键所在。因此,对于中国土地管理制度未来变革的评价和把握,不能仅仅局限在具体的个案或者一时政治经济的考量,只有站在更为宏大的“场域”中,即站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所发生的亘古未有之大变局中,我们才能够真正全面准确地理解和反思当下中   更多...

曹思源:统一城乡房地产市场 就是拆除爆炸引信

时至今日,中国的住房制度改革正面临着第三次大突破,原因在于住房制度已陷入一个空前的困境。破除土地垄断,统一城乡房地产市场,在此基础上政府做做宏观调控,居间服务(而不是居间垄断)的工作才不会遭到公民的抱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