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满素:从“文明”的角度来认识美国的相关文章

钱满素:从“文明”的角度来认识美国

美国文明的基因 1. 从“文明”的角度来认识美国 今天,我们来聊聊美国,从文明的角度,从它的内部——其本身的产生和发展——来认识它,而不是从外部——从国际政治中——去评论它。 说起“文明”,我们联想到的当然是人类,因为文明这个词只用到人类身上。 何为“文明”?简单地说,就是指人类(某一部分)的生存形态。 大约五六百万   更多...

林达:认识一个形而中的美国

渐渐,写作变成一个间接的生存方式:我思故我在,而写作成了理清思路的必经之途,那经常是个颇为平静的过程。但最初无意从写美国闯入写作,内心常有强烈撞击:是两个大国当时的显著差异,在普通新移民内心发生冲撞。如此个人心情,折射了中国一段历史。离开中国,是在1991年。之前,经历了20世纪后半叶中国的动荡,直至“文革”,把中国推   更多...

余英时:我所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钱默存先生逝世的消息传来,虽不感意外,却不免为之怆神。我没有资格写正式的追悼文字,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私交。但是二十年前,我以偶然的因缘,两度接席,畅聆先生语妙天下,至今不忘。先生昔年挽陈石遗有“重因风雅惜,匪特痛吾私”之句。我写此短文只能表达第一句之意。 1978年10月下旬美国科学院派了一个“汉代研究考察团”到中   更多...

陈晋:关于中国道路的几个认识

[ 摘要 ]中国道路是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在理论和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当今中国,中国共产党突出强调走中国道路,是从目标、国情和世情等方面对现实需求和疑问的明确回应。可以从形态构成、宏观规定、基本要求、实践领域四个方面理解中国道路的内含。中国道路的形成和发展,其来有   更多...

秋风:认识中国历史的新框架

茅于轼:今天是天则所的第424次双周学术论坛,我们请到了秋风作报告,他的题目是认识中国历史的新框架。秋风:谢谢茅老师,也谢谢大家能来参加这个活动。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双周上作报告,这个报告不是经济的,而是历史的。我在大学里念的就是历史,我和孟彦宏研究员是同学,他现在在历史所。虽然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一些经济学、法学和宪政理   更多...

韩德强:重新认识中国历史

如果给中国古代历史选定一些关键词,一般人可能会想到:封建社会,封建地主,小农经济,专制,中央集权,腐败,吃人,人身依附,禁锢,愚民政策,愚昧,停滞,落后,保守僵化,缺乏创新,服从,假道学,王朝周期性崩溃,农民起义,士农工商,重农抑商,阻碍资本主义发展,闭关锁国,盲目自大等等。相反,西方社会则是工业社会,民主,法制,文明   更多...

时东陆:美国并不年轻——重新认识美国

国家的定义与历史在我们传统的观念中,认为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历史暂短,文化浅薄,根本无法与中国同日而语。但是我们仔细的推敲名词的定义,然后做历史性的分析,我们将会发现令人惊讶的结论。首先,我们来科学的分析这种结论的准确性。说美国年轻,我们首先明确的定义:美国是作为一个世界承认的国家政体而十分年轻。美国于1776年7月   更多...

陈定学:感觉与认识

心物关系问题是哲学最重大、最困难的问题,长期以来,哲学家们对心物关系存在着诸多误解,作者在《哲学家对心物关系的种种误解》[1]一文中,对这些误解进行了分析和讨论,并尝试通过“象物同一”对心物关系问题做出更接近科学的解释。jamping学友读了拙文后,对“象物同一”的观点提出了直率的批评:本文作者在最关键的问题上是错的,   更多...

钱理群:重新认识纯文学

80年代的事情,我好像也是始作俑者之一。今天需要来反省一下。我觉得,当时我们这批人还是从中国的问题出发的,从中国的真问题出发的。比如说80年代,我也是比较强调纯文学,虽然我自己的研究路子并不是纯文学的,但我还是关心过纯文学的。那么,这个很简单,我们是针对文革带来的极端的意识形态,政治对于文学构成的一种困境,当时是为了摆   更多...

黄纪苏:我所认识的吴法天

我个人和吴法天没有过什么接触,只在什么聚会上见过一面。印象中个头不高,体格不壮,少言寡语,看着有些落落寡合。那次回来我们同乘一辆车,他先到的地方,我出于礼貌想跟他道个别,他头都没扭就下车了。知道他在政法大学教书,还知道他是位“五毛狗”——有位很知性的女性朋友发给我的短信,就是这么称呼吴法天他们的。前些时在网上见这位副教   更多...

李炜光:认识你自己

“野蛮的核战争把孩子们带到了孤岛上,但这群孩子却重现了使他们落到这种处境的历史全过程,归根结底不是什么外来的怪物,而是人本身把乐园变成了屠常”——引自《蝇王》序言一个金发男孩从最后几英尺的岩壁上滑溜下来,开始小心翼翼地找条道儿奔向环礁湖。尽管他已脱掉校服式的毛线衫,这会儿提在手里任其飘摇,灰色的衬衫却仍然粘在身上,头发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