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显 郑成良 徐显明:中国法理学: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的相关文章

张文显 郑成良 徐显明:中国法理学: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法治发展的战略目标可否这样描述?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时,全面建成法治中国,即不仅建成法治国家,而且建成法治社会、法治政党。法治强国成为现实,法治成为国家与社会的核心价值,成为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根本方式,宪法具有极大权威,法律具有普遍实效。   更多...

梁慧星:中国民法: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近来,个别法理学教授对正在制定中的物权法发难,指责物权法草案起草人 奴隶般抄袭资产阶级的法律 。无论你辩解说 没有抄袭 ,或者 没有奴隶般抄袭 ,均将陷于被动。因此,要反驳个别法理学教授的责难,必须后退一步,探讨包括物权法、合同法在内的中国民法本身,究竟从何处来、向何处去?如所周知,中国历史上的中华法系,并无现今民法   更多...

徐显明:走向大国的中国法治

在我国的政法机关体制安排中,应以司法为中心设计国家法治和长治久安的框架,在现阶段可以通过提高司法权的地位达到这一目的。这是政治体制改革代价最小、成本最低的一种路径。司法无权威,即法律无权威,法律无权威,即无法治。而无法治的国家,终难成为大国。   更多...

韩十洲:中国从何处来

“中国向何处去”是当下焦点问题,但我们在试图回答这一“天问”前,则需要了解“中国从何处来”,正如温家宝先生所说:“不懂得历史就没有美好的未来。”因此,我把目光投向了历史。本文提出了“历史二重分期”、“外儒内兵”等个人观点,重新解释了历史上的“治乱循环”。   更多...

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中国法学与“现代化范式”

1 本文具体分析路径的确定正如本文开篇所指出的,自1978年改革开放始,中国在重新进入世界结构的同时启动了认识和实践中国法制之全面建设的历史进程。经由26年的努力,中国在法学研究方面取得了诸多重大的成就,而其间最大的成就之一便是把我们关于法律或法律秩序的思考从“阶级斗争范式”的禁锢中解放了出来[29],而且在论者们的共   更多...

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人大演讲版)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中国法学向何处去》,这是我五六年前进行的研究。当时我在做哈耶克法律哲学的研究,在做研究的时候我考虑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当时中国法律哲学研究的具体情况如何,达到了怎样的水平,于是我就写了一个东西出来。当时我在“闭关”,我这次“闭关”的时间比较长,大概有五年的时间。当时陈家露先生、周国平先生去我家里,我们   更多...

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建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时代的论纲(一)

*本文是我所承担的2004年国家社科重点项目“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法学”(项目批准号:04AFX002)中的一个部分的论纲。**本文最初的简略框架,以《对“法制与社会发展”之判准的反思:贺出版十周年》一文的形式,发表在《法制与社会发展》2005年第一期,请参阅。此外,本文完成以后,特意请张文显、季卫东、冯象和方流芳诸君进   更多...

邓正来: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对苏力“本土资源论”的批判(六)

第四,本文在前述文字中对“本土资源论”所做的分析和批判,主要指向的是苏力在回答“国家法与民间法关系”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所设定的两条论述进路中的一条论述进路,亦即“法律多元”的论述进路。显而易见,苏力的这一论述进路与其所设定的“现代法取向”的论述进路之间存在着高度的紧张或冲突,进而也与以“现代化范式”为支撑的“权利本位论”   更多...

明辉:通往司法的法理学——中国法理学的现实主义路向

【摘要】法理学研究与司法实践是建构法治国家的两个紧密关联的重要方面。当前中国法理学研究中存在宏大叙事和文本主义的倾向,在司法实践中则有死守“法律形式主义”的可能,两者因与现实脱节而构成目前中国法理学研究的困境,而引致这种困境的则是占据主导的传统“立法者的法理学”。通过超越传统司法推理模式,转换“立法者”的姿态,而以法律   更多...

舒国滢:在历史丛林里穿行的中国法理学

法理学这门学问之于新中国的发展,可以说一言难荆解读这样一个历史,其头绪众多、线条杂陈,每个人的视角或有不同。我天性怠惰,不勤于爬梳材料,只得蜻蜓点水,以较为简略的方式检视其可见的表象背后的诱因。更确切说,我只想在本文中提出一些法理学发展的问题,并就这些问题的源起谈谈个人的管见。这些问题始终伴随并困扰着法理学的专业研   更多...

蒋志如:试问中国法学院何处去?

通过梳理案例教学法在中国法学教育中的遭遇,可以看到中国法学者对该教学方法的态度变迁,同时也可以看到它在中国法学教育实践的发展过程。案例教学法如果还要在中国继续实践,则必须实施严格的、英美法意义上的普通法方能达到教学效果和法学教育改革在这方面的目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