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逸:对党史研究客观性与学术性的思考的相关文章

辛逸:对党史研究客观性与学术性的思考

【摘要】对研究对象的好奇与敬畏,应是学术研究的基本态度和前提。历史学很难定义为一门科学。历史不是流水账而是一种知识,其客观性亦难实现。《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毛泽东的大饥荒》均是“建构”的作品。只要能为学者提供一个宽松的学术环境;同时史学家们又能够对自己的立场和各种利益诱惑等保持一定的警惕和抵制;参与史学研究的各路   更多...

王中江:“原意”、“先见”及其解释的“客观性”

一 “原意”和“对象”的设定是否成立?方法论解释学的一个基本设定,是肯定或者承认存在着一个解释的对象,相信文本具有意义或含义(mening)。由于这种意义是属于原作品或原作者所有,因此,肯定文本的意义或含义,实际上也就是肯定了文本的本义(original meaning)和原意(original intention)。   更多...

黄宗智:中国革命中的农村阶级斗争——从土改到文革时期的表达性现实与客观性现实

以往的中国革命研究总是把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获取政权的运动等同起来。在这种观点中 ,革命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的建党到1949年的最终胜利。尽管塞尔登(Se lden)和周锡瑞在此集的论文中把视线扩及到更广阔的范围内,但其关注的中心仍然是共产 党“为何”以及“怎样”取得胜利的。所以,他们的“革命”概念仍   更多...

冯钢:“客观性”、“理想类型”与“伪道德中立”——评罗卫东的“重返韦伯”

内容提要:本文依据作者本人对韦伯社会科学方法论的理解,针对学术界出现的一些以韦伯的“价值中立”为名,要求在社会科学中消除“道德专制”、强调经验科学的“纯粹技术性”等观点和立场进行分析和批判。作者认为,韦伯不但没有为经济学等经验科学向自然科学靠拢提供任何理论依据,相反,他在《社会科学方法论》中始终强调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在   更多...

韩钢:党史的写法——读《党史札记二集》

这个题目,是从葛兆光先生近著《思想史的写法》套用过来的。葛著讨论的并不是思想史的写作技巧,而是有关中国思想史或哲学史研究的一些重大理论和方法问题。龚育之同志的《党史札记二集》(以下简称《札记二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作者研究党史的理念、视野和方法。这些理念、视野和方法,主要不形诸文字而浸润在文字之中,是一种“在   更多...

郭道晖:不让党史泯灭

今年是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布30周年,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中一份有着重大意义的文件,涉及对“文革”及毛泽东的评价等重大议题,《决议》草案讨论的见证者郭道晖回忆了当年激烈的争论过程饭菜上桌已久,老伴张静娴教授催了好几遍,郭道晖还是端坐在电脑前。83岁的老先生健朗睿智,与江平、李步云并称“中国法   更多...

杨奎松:党史研究应有更宽广的思维

官修和民间研究的互相促进 《南风窗》: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和党史专家,您觉得中共党史研究的魅力在哪里? 杨奎松:生长在中国这个社会,凡经历过各个不同时代,有一定文化知识的中国人,大概没有几个不想了解中共历史。“文革”结束后曾经有过一个党史大讨论的热潮,那是因为经过了“文革”那样大的一个反复后,中共党的历史被搞乱了。改革开放   更多...

邓晓芒:思想中的学术与学术性的思想

我历来不认为思想与学术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在我看来,学术是用来表达思想的,思想没有学术也是不可能深入的。当九十年代有人提出 思想淡出,学术凸现 时,我感到有些吃惊,并且颇不以为然,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些自以为很有思想的学界中人走投无路时的自我欺瞒的说法。不能否认,八十年代的 思想 在今天看来的确是乏善可陈。 人道主义 问题和   更多...

徐飞: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性与意识形态性

内容摘要:哲学作为一门独立而古老的学科,作为世界观的理论体系,必然具有学术性;而哲学作为“时代精神的精华”,又必然具有现实性和意识形态性。尽管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曾对旧意识形态进行了批判,但马克思主义哲学仍具有意识形态性,是学术性、现实性和意识形态性的统一。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性;现实性;意识形态   更多...

张福贵:党史体系与人类性、学术化诉求

历史文本实质上是不断变化着的事实评价的价值体系,因此,每一种历史无时不在改写和重写的过程中。发生的历史是一种事实,评价的历史是一种文本。因为历史事实在不断发现,历史文本也在不断改变评价,所以说历史总是后人写的。如果承认这样一种历史逻辑,我们能够发现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面临着一个根本性的任务,那就是对学科的学术本体的确认和方   更多...

韩钢:龚育之和他的“党史札记”

本书后记,本该由它的作者龚育之同志来写的。令人痛惜的是,今年六月十二日,龚育之同志驾鹤西去,永远不可能写后记了! 这是龚育之同志的第三部党史札记的集子,去年十二月就初编好了。二○○四年出版《党史札记二集》后,他又陆续写了若干篇札记,可以编一部新集子了。去年十一月中旬,他第二次住院又出院后不久,我去他家,谈起这件事。他嘱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