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怀印:中国是怎样成为现代国家的?的相关文章

李怀印:中国是怎样成为现代国家的?

【内容提要】中国作为一个现代国家的兴起,是一个历时三个世纪的国家转型过程。此一过程由三个关键环节所构成,即17世纪后半期和18世纪前半期多族群的疆域国家的形成,19世纪后半期从前近代疆域国家向近代主权国家的过渡,以及20世纪上半期统一集权的现代国家的肇建。现代中国国家之最基本特征,是其既“大”且“强”,亦即辽阔疆域及   更多...

杜君立:中国是怎样暴富的

地球上的一切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却不足以填满每个人的欲望。 ——甘地人类真正的历史与其说是政治史,不如说是经济史。如果对人类历史进行简单归纳,大体可以分为植物时代和矿物时代。在矿物时代之前的几千年里,人类始终挣扎在温饱边缘,有限的植物资源使战争和饥荒周而复始的出现,这就是所谓“马尔萨斯陷阱”。但矿物时代颠覆了贫穷的   更多...

王小东:中国是天命所归的大国

翻开波澜壮阔的人类历史,大国兴衰堪称其中最宏伟的篇章。尤其是近现代以来,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大国的崛起,深刻影响着整个人类文明的进程和方向。今天,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关于中国能否加盟这一行列的话题日渐热络,对大国崛起的分析也成了学界和坊间的时髦。 著名学者王小东的这部新作,以“中国是天命所归的大国”为主线,深   更多...

王霄: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正是“文革”如火如荼的时候,在全社会极其单调的阅读中,突然有一本“怪异”的书籍堂而皇之地串红于大陆,那就是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由四位日本留苏学生口述记录而成的《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这本定价港币二元的书在大陆的发行量我估计不下百万册,至今仍有人认为它“从赤贫中国大赚了一把”(黎明先生语)。   更多...

秦晖:中国是左派还是右派得势?

前年在哈佛,一个美国学者疑惑地问:今天的中国,究竟是左派得势,还是右派得势?我对他说:按照你们的标准,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不得势。因为你们的左派要追问统治者的责任;你们的右派要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这两种人在中国都被打压。但是,统治者也扶植他们需要的左、右派:他们需要“左派”为其扩张权力,需要“右派”为其推卸责任。所以也可   更多...

陈志武:中国是世界进程的一部分

梳理中国的事,我们必须避免只用中国以往的套路,不能以“中国特色”为由回避实质性问题。如果只是用中国的过去理解中国的现在和未来,那只会得出片面、甚至错位的结论。只有参照同期或者早期其他国家的经历,我们才能更透彻地理解中国、预测我们的未来。   更多...

张维为:中国是世界唯一“文明型国家”

有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是一个“文明国家”,并把中国数千年的“文明” 看作是中国建立现代国家的包袱,也就是说中国无法形成西方意义上那种具 有现代法律、经济、国防、教育、政治的“民族国家”。依我之见,通过百 年的不懈努力,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把“民族国家”与“文明国家”两者 融为一体的“文明型国家”(civilizatio   更多...

李怀印:集体制时期中国农民的日常劳动策略

自从1980年代初中国农村普遍以家庭承包责任制取代人民公社体制之后,人们一直在关心集体制农业“失败”的原因。流行于西方学术界的解释,主要集中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劳动效率问题上,大体可分为两派。一派强调外因,尤其是国家强加给基层集体组织(由数十个农户组成的生产队)的种种平均主义政策,诸如在劳动报酬方面搞计时工分,而不是   更多...

朱学勤:美国是一次试验

《自由的历程》 【美】乔伊·哈克姆著,焦晓菊译 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8月,68元 一位已经在美国的朋友,问另一位来访的中国社会学家:“美国是什么?” 她是问后者赴美考察3个月之后,有什么综合性的感受,最好能一言以蔽之。后者没有被难住,略有沉吟,社会学家以北京人特有的儿化音回答:“这不是一个通常的国家,而是一个‘   更多...

陈冀平:中国是社会治安最好的国家之一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非凡首创和崭新实践。20年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不断夯实、拓宽、延伸,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维护社会治安、保持社会稳定的新路子,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营造了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恰逢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作出《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决定》20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