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欧梵: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的相关文章

李欧梵: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

我是一个爱看闲书的书呆子。 书呆子的定义是:对书看得发痴。不过,我的毛病是,我只对闲书发痴,看正书是没有多大兴趣的。 闲书看多了不见得有学问。我绝不承认自己是一个满腹经纶的人:书看得太杂,没有一样精通,而且——让我从实招来——大部分的书我都没有看完。 我是一个懒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懒人看书的办法很多,而最主要的一个   更多...

李欧梵:一个“闲书呆子”的自白

我是一个爱看闲书的书呆子。书呆子的定义是:对书看得发痴。不过,我的毛病是,我只对闲书发痴,看正书是没有多大兴趣的。闲书看多了不见得有学问。我绝不承认自己是一个满腹经纶的人:书看得太杂,没有一样精通,而且——让我从实招来——大部分的书我都没有看完。我是一个懒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懒人看书的办法很多,而最主要的一个招数是—   更多...

陈平:我的自白

本人十几天前为“自己2011年底之前所写微博(包括推特上的言论)集结出版之际,向可能的读者和所有关心关注我的人,奉上截止于此时的‘我的自白’,也算是《陈平微博集》的自序”面世几天,收到最多的建议性反馈是希望我能够将仅三言二语写出、或许非常重要的、属于我提出的一些论断予以清晰阐述。这几天中,也或听闻或感受一些误解甚至恶意   更多...

一个贪官的狱中自白

编者按:在位时疯狂敛取,被查处后又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成为巨贪反倒主要是因为外部原因——这正应了文章末尾的一句话:“满纸荒唐言”。不管此文是否准确反映了一个贪官的真实心态,都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么多官员一个接一个地走向犯罪的深渊,而他们在被查处后又竟会觉得委屈?若不能摸清大面积贪污的根本原因,再严   更多...

英国新首相戈登·布朗:一个书呆子?

(吴万伟 译)首相不一定非得是公共知识分子,但应该是私人知识分子,也就是有修养,有思想的个人。任何公共人物都应该具备阿奎那(Aquinas)发展了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后指出的知识分子应该具有的美德:谨慎、艺术、智慧、知识和理解。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关于谨慎谈论了很多,但他很少实践宣扬的东西。议会下院这个当   更多...

刘浪:自白补强规则实证分析

【摘要】自白补强规则作为一种刑事诉讼的证明规则,在我国现行法律中虽有原则性的规定,但却需要在司法实践中予以深化,并应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作不同处理。关于补强证据的补强范围,一般认为须对法益侵害后果等犯罪客观要件进行补强才谓充分。关于补强的程度,“专门性知识原则”及“被告人身份同一性补强”为较高的要求,不能达到时则须对自白的   更多...

傅国涌:“你真是书呆子”

张群对梁漱溟说:“老实对你讲,国民党的生命就在它的军队,蒋先生的生命就在他的黄埔系。……你向谁要军队就是要谁的命!谁能把军队给你?你真是书呆子1抗战以前,有一家书局出版了一部初小教科书,第二册就有“统治权”这个概念,萨孟武的女儿问他:“何谓统治权?”他想了许久,才回答说:“统治权是管束的权,爸爸在家,有管束儿女的权,所   更多...

袁伯诚:读《庄》自白书

我于六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后,做为一个摘帽右派被从北京分配到宁夏南部山区,内心里像一个被父母赶出家门的流浪儿,“去故乡而就远兮”“渺不知其所止。”于是,我感到孤独、苦闷而迷失的是精神家园。 我被分配到宁夏西吉县的一所中学教书,突然来到这近乎中世纪的带有神秘色彩和宗教氛围的少数民族地区,感到自己被党和人民彻底抛弃了,就像屈原   更多...

李欧梵谈经典的阅读和重读

石剑峰采访台湾著名出版人郝明义先生率华语世界的十多位知名作家学者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经典3.0”宣讲团,希冀用名人效应掀起华语读者重读经典的热潮。在第一站香港书展站上,著名学者李欧梵先生挑选的经典是晚清小说《老残游记》,他给这部并不起眼的小说加的定语是“帝国末日的文化山水画”。作者刘鹗在小说自叙中说:“棋局已残,吾人将老   更多...

何怀宏:愿一份自白启动更多的反省

承蒙《新京报》转来复旦一网名为“YuhZLL”的研究生虐待遗弃多只小猫的材料,自此我一直关注这件事的进展,在网上看到了这位研究生的两份自白及其反应,他发于11月30日14:11的第一篇自白还较多辩解、甚至试图仍编造假话来隐瞒自己刺伤小猫眼睛的真相,而发于12月2 日22:55:42的第二篇自白的确已经可以感到真实的痛苦   更多...

“中国第一大款警察”的自白

因非法聚敛财物5800多万元而被判处死刑的鞍山市公安局原内保分局局长林福久,早在两年前被投诉到中纪委时,就由于其职务级别相对不高,但涉案金额巨大而引起媒体和社会的种种猜测,林福久也被冠以“大款警察”、“富豪警察”、“恶霸警察”、“中国最富有的警察”等绰号。在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林福久进行一审判决时,本刊记者作为现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