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译书感言的相关文章

傅斯年:译书感言

现在中国学问界的情形,很像西洋中世过去以后的“文艺再生”时代,所以去西洋人现在的地步,差不多有四百年上下的距离。但是我们赶上他不必用几百年的功夫;若真能加紧的追,只须几十年的光阴,就可同在一个文化的海里洗澡了。他们失败的地方不必学,只学他成功了的。他们一层一层进行的次序不必全抄,只抄他最后一层的效果。他们发明,我们摹   更多...

网友感言

美利坚,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上百年来以其强大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遥遥领先于整个世界,一向自我表现的民主政治,用大棒和金元向世界各个角落延伸。地球上无论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法望其项背。这就是美国。 世界上有许多的淘金者,毕全身之力,唯美国为尊。想尽千方百计,使出浑身数解,远涉重洋,寻找自己的家园,开拓梦想的緑洲,即使   更多...

范泓:傅斯年之死

(一)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日,傅斯年接替庄长恭为国立台湾大学校长,一九五0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上十一时二十分,以脑溢血逝于台湾省议会议场,在任上两年时间未到。他的突然去世,对于刚刚失去大陆不久退守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来说,是一次意外打击。一九四八年三月选出的中研院第一届院士八十一人,未留大陆的只有二十人(萨本栋一九四九年一月即逝   更多...

一代学人傅斯年

傅斯年先生在我这一代人中,是一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人。他的学术、为人,特别是独特的性格,在我们这些人心目中也多有一定的好感。上世纪50年代以后,因为地处两岸,他又未及下寿而英年早逝,于是渐渐淡出于内地学术界,甚至有些后起的文史学者已不太熟悉其人。近年来傅斯年似乎重新为海内外学术界所关注。全集、传记、各种专门性论文的相继   更多...

尤小立:傅斯年与陈独秀

在中国现代史上傅斯年与陈独秀是道不甚同,交往不多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名人。二位的同代人曾说,傅斯年与陈独秀都是“急进的自由主义者”(程沧波:《记傅孟真》),但那是就思想倾向上而言,从现实上看,傅斯年对共产主义向无好感,而陈独秀恰恰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和前五届的书记或总书记。他们至少从1920年到1932年之间,分处于政治   更多...

杜光:八十感言

我们虽然都已进入暮年,可以说是“来日无多”,但我们总不能暮气沉沉、毫无价值地度过这个“无多”的岁月。决定我们暮年人生价值的是我们自己。开发精神财富,把它贡献给社会,可以从中发现我们的人生价值所在,并且提升我们的人生价值。   更多...

郝建民:圣诞感言

圣诞平安夜,环球同祝福。基督之伟力,亦入中国俗。花卉门类富,熠熠圣诞树。南国天仍暑,雪花用纸糊。民心似潮流,何力能拦阻?背井离乡土,打工进市都。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属。毗邻似陌路,沉默大多数。人间常不公,草民时受辱。生命太脆弱,人心需安抚。生计多窘迫,社群相互助。生存实严酷,合力以共度。生活寓真意,精神有托付。有感拯救   更多...

谢泳:回到傅斯年

一九四九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现代史学的发展,从整体上看,是以马克思主义史学为一统天下的。说它一统天下,并不意味着其他学派绝对没有生存空间,而是说作为中国现代史学主流的“史料学派”,从一九四九年以后基本上被人为地阻隔了。这种阻隔,对于那些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就成名的史学家来说,它的伤害只是他们在很长的时间内不能按照他们已有的   更多...

郭世佑:仁者如斯——《律师文摘》创刊五周年感言

三年前心血来潮,告别待我不薄的西子,蛰居京北昌平一隅,走近法学帝国主义之胜流,法科老童生孙国栋名列其中。论资历,他还浅得很,挨近70年代出生的那一波,根本就没从苦日子中滚过,而个头一点也不像北方彪汉;论身份,在这满地皆博士、全民不是奔教授就是自封或互封经理、老总的时代,他又落伍得很,除了本科学历加学报编辑兼一个没有行政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