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论有为政府和有限政府——答田国强教授的相关文章

林毅夫:论有为政府和有限政府——答田国强教授

田国强教授在10月24日登载于《第一财经》网上的《对当前中国改革及平稳转型意义重大的三个问题》,以及11月5日发表于《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争议产业政策:有限政府,有为政府》的两篇宏文中,对我在《新结构经济学》中提出的“有效市尝有为政府”的看法提出了商榷,认为“有为政府和有限政府的取向和定位,虽只是一字之差,却是天壤   更多...

张鸣:有为政府的代价

中国历史上的昏君,其实不见得个个都是昏庸之辈,乐不思蜀阿斗和“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毕竟是少数,其他即使如成天和嫔妃玩做买卖游戏的南朝东昏侯、整日介只知道做木匠活的明熹宗,其实也就是心思没放到大事上去而已,要论智商,恐怕也未必很差。他们中间的某些人,恰恰是因为太聪明了,结果倒成了昏君,而且是比上面提到的诸公更有知名度的   更多...

林毅夫

林毅夫,男,台湾宜兰人,1952年10月15日出生。学历:台湾大学农业工程系肄业,1971。台湾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硕士,1978。北京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1982。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博士,1986。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发展中心博士后,1987。工作简历: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副所长,1987-90   更多...

林毅夫:建设中国新农村

20年以来,林毅夫已经习惯于每天早晨7点起床,凌晨12点后离开办公室。他不知疲倦地体味着学术研究的乐趣。“中国现在发展很快,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做。所以我每天都很充实,没有时间感到疲惫。”林毅夫说。这位1952年出生于台湾宜兰、并在1979年冒死从金门泅渡回大陆的学者,在北京大学获得政治经济学硕士后,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更多...

林毅夫:重构经济学

遵循主流发展思潮或是政治利益集团的影响来制定经济管理政策,可能导致的失败有时源于政府并未尽责,或没有为持续的工业化进程提供必要支持;有时可能源于政府所追求的产业升级目标过于宏大,或源于无法在特定时点为经济发展方向作出最佳判断。   更多...

林毅夫:消费是目标不是手段

消费投资政府经济西方世行归来,林毅夫先生一口气推出了《新结构经济学》、《解读中国经济》、《繁荣的求索》、《本体与常无》和《从西潮到东风》五本著作,全方位地总结了他在世行首席经济学家任上的思考与感悟。但或许让林毅夫没有想到的是,回国没多久,对于他和“新结构经济学”的争议便扑面而来。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下,他一些诸如“市场经济   更多...

林毅夫:增强道路自信 把握经济转型机遇期

用釜底抽薪的办法解决市场经济中存在的问题《中国党政干部论坛》:林教授您好。您在多个场合都强调过,未来我国经济还将保持8%的增速20年。这一数据来源于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潜力。不过,充分挖掘这种潜力需要克服很多困难。您认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到现在,面临的主要困难都有哪些,又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呢?林毅夫:我想,目前,我国经济   更多...

林毅夫:后发优势和后发劣势——与杨小凯教授商榷

林毅夫,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本文为林教授在北京大学演讲整理稿,经本人审阅。由于版面限制,本站略去了作者所加注释部分。附带注释的全文详见《经济学季刊》2002年第四期。杨小凯教授在最近的一个讲座中提出了后发劣势的观点,认为落后国家模仿发达国家的技术容易而模仿发达国家的制度难。落后国家倾向于模仿发达国   更多...

林毅夫:中国经济学何处去

经济学正在成为今日中国最耀眼的显学,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开始逐渐习惯了在聚光灯下的生活。但我们是否清楚地知道中国经济学的方向在哪里?我们是否只需要留洋的学者、哈佛的教科书和一套完整的西方话语体系?我们是否要对每一个诺奖得主趋之若鹜,并要求他们为中国的大大小小问题开专家处方?除了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之外,我们还有什么? 新的   更多...

莫于川:有限政府·有效政府·亲民政府·透明政府(上)

【摘要】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呈现出民主化、科学化、亲民化和法治化趋势,改革的基本目标是按照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要求重新定位政府角色而形成有限政府,着力打造方法好、效率高、柔性管理的行政机制而形成有效政府,通过强化公共服务职能、转向服务行政模式来改善政民关系而形成亲民政府,将行政权力掌控者和权力行使过程全部纳入公共监督视   更多...

丁礼庭:就“继续政府基建投资”的政策向林毅夫提出商榷

最近在网上读到林毅夫先生《超越凯恩斯主义与“新新常态”》的文章,想就应对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潜在危机的具体政策问题,向林毅夫先生提出商榷。林毅夫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中国经济从2011年年初到现在出现连续七个季度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这也是最近这十几年来的第一次出现的情形。”【1】面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这种潜在隐患,林毅夫先生开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