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学术研究当有家国情怀、人文素养与科学精神的相关文章

刘伟:学术研究当有家国情怀、人文素养与科学精神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聚会,博士生新生大会不同于开学典礼,有他特殊的内容,是我们人民大学研究生一个很特别的活动。在这里,我首先代表学校欢迎大家的到来,大家选择中国人民大学,这是一份信任,特别是对于作为校长的我,是一份责任,也是一份压力。我也要感谢各位老师,特别是博士生导师的辛苦和努力。 今天是   更多...

李炜光:有家可归的人

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一书中说过这样一段话:一九九七年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初读这些话,感觉心情颇为惆怅,细思   更多...

刘伟

刘伟,男,1957年生于河南商丘。1978年春,作为 文革 后恢复高考的首届学生,自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考入北京大学经济系,先后获得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留样任教后,于1989年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92年再破格晋升为教授,1994年被评定为博士研究生导师。现兼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经济科学》杂志主编   更多...

王曙光:论学者、科学精神与人文关怀

每一所大学都会在历史的传承中逐渐形成一种鲜明而持久的风格,这种由数代人酝酿、造就、革新、拓展并遗传下来的特殊精神,是一所大学延续与壮大的精神支柱。北大在历史上曾以“博学审问慎思明辨”为校训,我觉得是非常精当的,现在应该恢复这个校训。所谓“博学”,乃是要求学者首先成为知识广博的人,他对事物背后隐藏的真理有着广泛的兴趣;他   更多...

李欧梵:重构人文学科和素养

在全球化的“现代性”影响下,我们的生活和思想模式似乎只有一个“今天”和“现时”,而且(至少在西方)惟“我”独尊,处处以个人的享乐为生命意义的出发点和终极目标,很容易流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明天是不是会更好?谁管它呢?世界变化太快,管它也没有用。   更多...

彭劲秀:彭德怀的文化素养

彭德怀曾说自己“是个‘李逵’式的粗鲁人”、“粗人”,事实并非如此。彭德怀幼时家境贫寒,少年时代只读过两年私塾,后为生计所迫而失学,做过牧童、煤矿工和修堤劳工。17岁投身军伍后,枪林弹雨,戎马半生。他虽然没有进过正规学校的大门,但他却与那些不爱学习的所谓“大老粗”完全不同。由于他酷爱学习,勤于读书,所以,他具有较高的文化   更多...

程萍:中国公务员科学素养与政府管理现代化

导 语全球经济一体化、政治多级化、科学技术迅猛发展是当代世界发展的三大趋势。在这一大背景下,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各级政府的行政环境主要在六个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1)以市场化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继续深入,“全能型政府”执政思路向“责任型政府”转变;(2)中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必须尽快融入正在加速发展的世界范围内   更多...

徐贲:从人文精神到人文教育

一、 人文精神的赛勒斯问题赛勒斯(Thales)是古希腊的“智者”,因他是知识活动的化身而成为希腊哲学家感兴趣的人物。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这两位哲学家都讲过关于他的故事。柏拉图说的故事是:有一次,正当赛勒斯专心致志仰观天象的时候,他失足落入一口井中。于是,一个俏丽机灵的女仆走上前调侃他道,你虽然知道天上的事,却对身后和脚   更多...

吴国盛:科学与人文

科学与人文这个题目在今天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话题。人们通常最感于科学与人文的分裂。我们想知道的是:在什么意义上,它们是可以统一的。所以我们今天要探讨的论题就是:“科学”与“人文”在什么意义上是统一的。我们首先就要知道:科学在本质上意味着什么?人文在本质上意味着什么? 我们首先说“人文”。西方人称“人文”为“humanit   更多...

杜维明:儒家人文精神的宗教涵义

关于儒家人文精神的宗教涵义,杜维明先生以《论语》为底本,通过自己的切身感受,以及与西方文明的比较来给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此为杜维明先生为其《论儒学的宗教性》的中文版写的序言。 (一)《论语》的“先进”篇有:“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这段话常被近代学者所引用而且判   更多...

雷思温:中国文明与学术自主:反思二十年人文社会科学

导言八十年代文化论争的兴起不能仅视为文革结束后启蒙心态高涨的表现,而更与八十年代中国的现代化事业的不断展开,尤其是对西方的引进、学习和借鉴有更本质的联系1。毛泽东时代的所谓新中国既不同于西方,更不同于中国传统,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等口号实际上是尝试走一条拒绝西化、不仰西方人包括苏联人鼻息而独立实现现代化的民族国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