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宏安:李健吾的“批评之美”的相关文章

郭宏安:李健吾的“批评之美”

《李健吾文集》终于在北岳文艺出版社印行了,时在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套书出得不容易,11卷书,550万字,耗费了编者和出版者难以想象的精力。我作为李健吾先生的学生,面对这套书,不由得产生了一则以惊,一则以喜,一则以愧的感情。所以惊者,是因为李先生居然写下了这么多美轮美奂的文字;所以喜者,是从此以后   更多...

陈学勇:林徽因与李健吾

九三四年初林徽因读到《文学季刊》上李健吾关于《包法利夫人》的论文,非常赏识,随即写了长信给李健吾,约李来她家里面晤。那时林徽因已经享誉文坛,她的“太太客厅”正闻名北京全城,许多人以一登“太太客厅”为幸事。林徽因的这种方式约见,多用于未相识的文学青年,如萧乾,故似有勉励、提携的意思。然而年龄上李健吾只比林徽因小两岁,而且   更多...

郭宏安:从蒙田随笔看现代随笔

【主持人语】书评,当然不是“产品介绍”。它是“随笔”之一种。可是,何谓“随笔”?随笔的定义在中国现代文学理论家们那里萎缩到了这种贫乏的程度,以至当今一说起“随笔”,就几乎意味着一类闲情逸致的文字,其可替换的同义词是“散文”、“美文”或“小品文”等等。郭宏安先生为“随笔”的定义的萎缩感到惋惜,因为定义的萎缩导致了整整一个   更多...

李健:2004年“国企改革大辩论”评述

本文为《出路——郎咸平引爆“国企改革”大辩论》(节选),《出路》一书由李舰王小卫编著,经济日报出版社,2004年11月出版。一大堆文章,很容易让人晕头转向。就是参与其中非常了解整个过程的学界中人,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并不一定就能够说得明白。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是,我们还是力图尽可能简单、中立   更多...

黄卧云:吾乡吾国

我的家乡变得越来越令人揪心。前不久,老家一位从未见过面的远房亲戚打来长途电话,求我帮助他。年初时,他从外地打工回家的儿子与邻居老太太为房屋占地的长期纠纷再次发生了争执,老太太在抓扯中跌倒,脑部摔伤,住进医院,他儿子因过失致人重伤被关押,伤者出院后被她的家人强行送到自己的家中,并向他索赔30万元。对方多子多女,是个大家庭   更多...

李健:重新回到马克思

在我的办公室里,学校图书馆分放一套1964年印刷的《马恩全集》,连总目录在内共三十多册,在书橱里齐齐地放着,已很久没被人翻阅过,孤单而落寞。一个细雨纷飞的午后,我一个人打开书橱,轻轻走近这两位已经逝去的伟人。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末,在西安兴庆公园对面交通大学美丽的校园里,当我第一次细读马克思的博士论文《伊壁鸠鲁与德莫克   更多...

俞吾金:美学研究新论

乍看起来,在美学研究上要提出一些新的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人们不仅面对着从国外译介进来的浩如烟海的美学典籍,也面对着国内不同的美学流派和汗牛充栋的美学论著。美学研究范围内的每一个细节差不多都被穷尽了,仿佛人们除了拾人余唾或袖手旁观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美学研究真的已达到这种完善的境界了吗?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   更多...

文乐然:伊吾纪事

任何过往与现实的记忆,当它历久而弥新、鲜活而不失真并且得到切实、恰当表达的时候,它就有可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前山牧场在东天山的北坡,东天山的南麓是哈密。离开前山南行,伊吾再成记忆。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更多...

朱正:亦儒亦侠是吾师——张东荪诗里的梁任公

张东荪同梁启超有甚深的关系,两人政治态度和思想倾向很接近,合作进行了一些活动。梁在《欧游心影录》中说,一九一八年末,他同蒋百里、丁文江、张君劢等人同往欧洲一些国家游历,上船的前夕,“是晚我们和张东荪、黄溯初谈了一个通宵,着实将从前迷梦的政治活动忏悔一番,相约以后决然舍弃,要从思想界尽些微力,这一席话要算我们朋辈中换   更多...

桑博: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

那是一个七月,暴横烈日当头压迫,酷烈高温无情蒸烤,整个顿亚(阿拉伯语:世界)变成了一口巨大的高压锅,人困在其中,无处遁藏。馕坑子就是一个微型火狱,库尔班江站在馕坑边上,手执一根长长的铁钩子,探入坑内,逐一翻转着新入炉的馕饼,一手拉过脖子上一根脏兮兮的毛巾,不时擦一把前额和两鬓如泼的汗水。我远远躲在榕树的浓荫底下,指着胸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