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权 陈晓伟:复合过错、单一追责与集约式反腐败的相关文章

陈国权 陈晓伟:复合过错、单一追责与集约式反腐败

[摘  要]贿赂犯罪是受贿人、行贿人的共同犯罪;同时公共权力都设置组织领导的连带责任制度,公职人员受贿其领导应负领导廉政责任。因此,作为腐败现象的主要形式,公职人员收受贿赂事实上存在至少三方的过错,既受贿人、行贿人与领导,是一种复合过错现象。因此,惩罚受贿者、行贿者和追究组织领导的连带领导责任是我国法律法   更多...

杨敏之:限权才能反腐败

腐败是致命的政治毒瘤,关系到执政者(不管他属于哪个阶级)的生死存亡。要真正遏制腐败,就不能回避也不可能绕过权力体制这个根本问题。腐败与民主成反比,民主的程度越高,腐败的程度越低。因此,遏制腐败的根本途径是发展民主,限制权力。   更多...

崔刚:反腐败与法制监督研究

摘要:腐败是指国家公务人员借职务之便获取个人利益,从而使国家政治生活发生病态变化的过程。目前,腐败问题是各国都存在的通病,而我国腐败现象发展迅猛的势头,既危及和破坏法律的权威性和有效实施,又破坏我国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动摇着我国社会的政治基矗腐败问题已经对党,对国家和社会构成了潜在的威胁。法制监督不力是导致腐败的主要   更多...

石忆邵:土地集约利用再思考

城市土地集约利用的主要方式与途径城市土地集约利用是指以符合有关城市法规、政策、规划等为导向,通过增加对土地的投入,改善经营管理,挖掘土地利用潜力,不断提高城市土地利用效率和经济效益的一种开发经营模式。按照生产要素投入构成的不同,土地集约利用可划分为资本集约型、劳动集约型和技术集约型等类型。一般来说,城市土地集约利用主要   更多...

陈行之:一场戏剧:反腐败中的腐败

说实在的,我很不愿意谈论腐败问题,倒不是害怕惹麻烦,主要是恶心——腐败,就像腐败了的东西一样令人作呕,谁会有兴趣经常把它翻弄出来说长道短呢?然而,用毛主席他老人家那句话来说,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你越是害怕触及它,它越是不断地出来撩扰你,结果还是得说两句。事情仍然起因于一则报道:2006年5月24日上午,原湖南省长沙   更多...

韩波:《民事诉讼法》修改的集约化图景

【摘要】民事诉讼量在近年来的持续增长及其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是我国《民事诉讼法》修改要面对的基本前提。民事诉讼修法理念由“粗放”到“集约”的转型是民事诉讼修法成功的基本保障。诉讼模式架构由“一体化”格局转向“间隔型”格局、诉讼程序结构由“庭审过场型”双阶结构转向“庭审中心型”双阶结构是《民事诉讼法》集约化修改的两项基本作   更多...

陈国权 毛益民:腐败裂变式扩散:一种社会交换分析

腐败与反腐败是一个不断博弈的矛盾过程,腐败的形态在反腐败中不断演变。随着腐败产生的制度环境发生变化,当前中国腐败现象的蔓延形态呈现出“裂变式扩散”,即腐败从个体向群体甚至向整个组织扩散,从低层级按管理逻辑向高层扩散。对中国腐败裂变式扩散现象进行社会交换分析,发现其存在两种动力机制:一是内驱机制,即腐败行动者为了更安全地   更多...

朱磊:俄罗斯腐败与反腐败问题研究

腐败现象伴随着政治社会的产生而产生,并一直困扰着政治社会的发展,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完全杜绝腐败。在当今社会,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演进,腐败已经跨越了国界,成为全球性的一大治理难题,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世界各国的发展。[1]人类为了反腐败采取了各种措施,但依然任重而道远,特别是处在经济转型和现代化建设关键   更多...

喻中:改革的路径不可能是单一的

在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热议中,宪政再次成为焦点。“宪政梦”也成为当下网络热词。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的目标是宪政社会主义。也有观点认为,儒家宪政更值得追求。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宪政民主是最高的国家利益。各类观点虽然不尽相同,但它们都有一个最大公约数,那就是对宪政的追求。既然宪政是一个值得追求的政治目标,那么,宪政又是什么呢?   更多...

林喆:腐败与反腐败的较量:2009年的特点

2006年以来,我国腐败在几年内呈现出级别越来越高、涉案金额越来越大、群蛀现象严重的三大发展趋势。2009年这些趋势继续显示的同时,“反腐倡廉建设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贺国强语)。从总体上看,2009年的腐败现象具有如下特点:第一,腐败向高层发展趋势的同时呈现落势化趋势。即腐败主体的级别向基层渗透,主要集中在科级干   更多...

何路社:反腐败新论

作者按:近日来,关于《环球时报》与《中国青年报》的“反腐社评”在网上热传:先是《环球时报》5月29日发表了“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的社评,《腾讯网》在转载文章时将标题改成“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这被认为曲解了的原意而道歉。却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中国青年报》5月31日以“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