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武:战火芬芳的相关文章

何兆武:战火芬芳

1937-38这两年,全国确实有一种新气象,《毛泽东选集》里面也提到:自从抗战以来,全国有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气概,过去的愁眉苦脸都一扫而空(见《新民主主义论》)。可是到了1939年以后,局面有了变动,类似抗战最开始那样的大仗不多了。第一,日本人的重点有所转移。那时候欧战已经开始,美国在物力方面大量支援盟国,所以日本要想   更多...

何兆武:走在人生边上

我经历的几件比较重要的事,《上学记》里都没提《大师》:您在《上学记》里面说,有一个口头禅我印象很深,就是“自我感觉美好极了”。那会儿是不是看戏、武侠小说,看电影你都会这么讲?这些年,还有哪些事让您感觉美好极了?何兆武:说不出来了。其实苏联也是我们的一个镜子,我们过去都是学苏联,全面学习苏联。所谓全面学习苏联,就是百分之   更多...

闻黎明:张世英、何柄棣、何兆武三书读后

从上个世纪末,西南联大渐渐成为社会的热点,近几年,尤其如此,差不多凡是谈到民主、科学、自由等等时下流行的词汇时,都会或多或少拿西南联大作为对比参照的对象。西南联大精神,也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尽管见解不一,但无一不带着崇敬甚至崇拜的心情。 西南联大已经离开今天六十多年了。最初对于西南联大的关怀,主要表现在政治方面,而且集   更多...

李劼:王国维自沉的文化芬芳

在中国晚近历史上,也许没有一个学者获得过象王国维所获得的学术成就,没有一个思想家抵达到象王国维所抵达的高远境界。然而,作为一个历史从物,王国维偏偏又是那么的缺乏轰轰烈烈之业绩,以致他的形象正好应了他的表字静安,一如他在学术上思想上的对历史对人生洞若观火而准确地体现了其号观堂的观字。晚近以降,学术大家一般皆有彪炳史册的事   更多...

何兆武:清华不可能独立于政治之外

导语: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将在这个周末到来,为此,这所中国一流大学5年前成立了校庆筹备委员会,3年前开始倒计时1000天。而伴随着官方声势浩大庆祝活动的是来自民间的疑问——“为何当下大学培养不出大师?校庆之际是否应该有反思活动?如今的大学精神是否依然独立,自由?”。网易新闻对话何兆武,从西南联大谈起,试图溯源今日清华的复杂   更多...

陈晓明:挑衅式的新鲜之美——评姝娟的《红尘芬芳》

她“突然感到那是一个为了抗拒自己的记忆而形成的影像,带着一种挑衅式的新鲜的美。”(第93页)“她把一片狂躁的冷漠倾注给‘对方’的同时,下面的身体——如那个油画中瘫痪的女人,已经毫无抵抗地、炽热地与大提琴互相融和渗入。她几乎又看见了曾把她少女时代引入歧路的某种恶毒神秘的东西。”(第118页)面对这种文字,人们很难保持平静   更多...

中美贸易战: 常擦枪,交火难

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中美曾不止一次地在贸易问题上迎头相撞。背后有政治玄机,前景是互争互利。 人民币汇率争端尚未平息,美国又开始向中国输美的纺织品、彩电、钢管、家具等产品下手,贸易摩擦升级。布什出于明年总统选举,有可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而中国由于过于依赖对美贸易,可能会受伤,进而影响中国经济的增长。过去的20   更多...

何兆武:我经历的西南联大民主运动

关于西南联大的研究已有很多,也出版了不少书,但大多是资料集。比如北大出版社的《西南联大校史》,最后的修订我也参与了,可那本书我也不大满意,因为它都是资料数字,虽然也有用,但毕竟是死的,而真正的历史是要把人的精神写出来。从1939到1946年,我在西南联大整整度过了七年,下面要谈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不见得很正确,也不见   更多...

何兆武:《历史理性批判散论》自序

收集在这本小书里的,是近几年间写的几篇小文章。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属于赶任务的急就章,决不是什么多年的积累或深思熟虑的成果,加之自己的才学浅陋,则其质量不问可知。之所以应我故乡湖南教育出版社的善意督促而终于贡献读者之前者,是因为总觉得许多有关史学理论的问题,只有经过更深一步的探讨,我国史学界才有希望建立自己独立的史学理   更多...

何兆武:传统与近代化

中西交通的正式揭幕始自明末耶稣会士来华,但当时双方的接触面仅限于颇为狭隘的一部分上层社会,最后只是少数传教士以客卿的身份得以进入宫廷。至于双方较为全方位的接触和碰撞,则是鸦片战争以后的事,而文化方面较深层的接触,则更要待到十九世纪的末叶。中西交通史在我国史学界之成为一门独立的研究领域,还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事。其间前   更多...

汪晖:死火重温

坐在灯下,想着要为这本辑录了鲁迅和他的沦敌的论战文字的书写序,却久久不能着笔。我知道鲁迅生前是希望有人编出这样的书的,因为只是在这样的论战中,他才觉得活在人间。为什么一个人愿意将自己的毕生心力倾注在这样的斗争中?我枯坐着,回忆鲁迅的文字所构造的世界,而眼前首先浮现的竟是 女吊 。就在死前的一个月,鲁迅写下了生前最后的文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