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耀桐:莫尔与社会主义——纪念《乌托邦》发表500周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2 次 更新时间:2016-05-30 00:40:58

进入专题: 乌托邦   社会主义  

许耀桐 (进入专栏)  
如果说乌托普能和平地将乌托邦改造为理想社会,那么,你们这些欧洲各国的统治者为什么就不能像乌托普那样去做呢?这等于说,欧洲各国的资本主义制度是可以对其实施和平改造的。当然,在另一方面,莫尔又显得十分的忧虑沮丧。由于欧洲各国的私有制由来已久,早已使人心变坏,统治者骄奢淫逸,官员们勾心斗角,社会上犯罪不断,因此,莫尔说,“我虽愿意我们的这些国家也具有”新社会的特征,“但毕竟难以希望看到这种特征能够实现。”[40]这岂不等于告诉人们,在对资本主义制度和平改造无望的情况下,就只能采取暴力的方式进行社会革命。很显然,在《乌托邦》中,确实隐含着莫尔关于如何从现实资本主义制度进入理想社会,应从两种方式途径中进行选择的设想。

  

   四、阐明社会主义要注重科技发展

  

   16至17世纪时期,适应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兴起,当时的英国和欧洲各国到处激荡着一股探索科学原理与发明工艺技术的潮流,成为近代科学技术临产的社会温床。莫尔置身于时代酝酿的科技氛围中,形成了追求科学真理、崇尚科技进步的非凡气质。惟其如此,在《乌托邦》中,莫尔才会明确地指出,社会主义必须注重科技发展。他热诚地赋予理想社会的人民钟爱科学、善于发明工艺的秉性,频频展示了科学技术在新社会中的力量作用,预示了社会主义只有通过科技才能兴盛发达。

  

   莫尔在《乌托邦》中写道,有一艘开往乌托邦岛的巨轮,满载的不是可供出售的货物,而是乌托邦人极为需要的科学文化书籍,这些是由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荷马、修昔底德、希波克拉底、伽楞等十几位哲学家、文学家、语言学家、历史学家、物理学家、植物学家、医学家等撰写的关于古希腊文化的典籍。莫尔认为,未来的理想社会首先必须是继承了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社会。因此,莫尔笔下的乌托邦人高度重视古代学术著作,他们对外国过客所带的欧洲古典作品,无论是人文科学还是自然科学都要认真保存。

  

   为什么乌托邦人会如此钟情于和推崇古希腊文化呢?这是因为,古希腊时期的灿烂文化科学是近代科学技术诞生的源流之一。在从古希腊的地中海沿岸到埃及托勒密王朝首都亚历山大里亚的漫漫文化遗迹里,铭刻着欧几里德、毕达哥拉斯、阿基米德、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一大批科学巨匠在各个领域里的不朽勋业。但是,在这夺目的闪光之后,接踵而来的却是科学文化的衰败。西欧黑暗弥漫、长达千年的中世纪,是宗教神学占绝对统治地位的社会,实行了普遍的思维禁锢,使西欧科技由希腊化时期的高峰跌进中世纪的低谷。当时,人们普遍认识到,中世纪基督教取缔一切文化异端、实行愚民化政策带来的是古希腊文化几乎在欧洲灭迹的恶果。为了振兴欧洲的科学技术,只有向古希腊文化回归,从中汲取前进的力量,才能开拓新的局面。在世俗文化丧失殆尽的情况下,所幸在寺院中还保留着一部分古希腊科学文化的典籍,人们以极大的热情趋向教堂的残垣断壁进行发掘。随着埋藏了几个世纪的希腊文科学文化典籍的发现,正在萌芽中的科学思想便发酵似地扩张播散开来。[41]正因为古希腊文化孕育着未来科学技术的发展,所以,莫尔在《乌托邦》中才会极力予以倡导,甚至于不惜把乌托邦岛的居民说成是希腊化时期的罗马人、埃及人的后裔,以突出和加强对古希腊科学文化的认同和回归。莫尔强烈地意识到,科学技术是新社会最弥足珍贵的财富,借助于科学技术的伟力,必将创造出人类最美好的社会。

  

   催生欧洲近代科学的另一支源流,是东方科学文化。虽然古希腊科学文化典籍对近代欧洲科技的雄风重振,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但是古希腊时期的科技终究由于历史的局限而有许多不足。而且,在漫长的中世纪,中国、印度、阿拉伯地区的科学文化又获得长足的发展。中国已在盛唐时期及其后的宋元时期,形成一套颇为壮观的科学技术体系。比较而言,在欧洲输入的东方科学文化中,尽管东方的各门科学对欧洲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起了推动作用,然而都不及中国“四大发明”所产生的不可估量的影响。作为一个学识渊博的大家,莫尔自然能独具慧眼,洞悉“四大发明”的伟大功用,立即把它们列为乌托邦人必学的技艺和必备的工具。指南针适应了大规模的对外海上贸易的需要,给远航船队注入新的血液,这对于四周濒临大海的乌托邦来说至关重要。因此,能够指点乌托邦人怎样使用指南针的,就会“获得他们异常的好感。”[42]中国的造纸术和纸张,淘汰了古老的的羊皮和莎草,乌托邦人不必为皮货匮乏、纸草粗劣而担忧了。印刷术则使“抄书手”获得了解放,一个工人不必为每年抄写两本书而繁重地劳动,平均每人每年可以印刷2400部书,劳动效率因此提高了1200倍。造纸和印刷技术对于渴求科学文化的乌托邦人来说,无疑是最美妙的福音。[43]所以,乌托邦人在听到造纸术和印刷术后,立即尝试着进行造纸和印刷,“他们很快掌握了这两门技术。”[44]一下子就轻而易举地增加了乌托邦的几千册存书数量。在科学技术问题上,难能可贵的是,乌托邦人不分国内国外,强调在科学技术知识世界性的运动中要进行科学技术的全面交流学习。乌托邦人在注意到新社会与旧社会在国家制度方面截然有别的同时,也没有隔断新社会与旧社会在科学技术方面的紧密联系。莫尔写道,新社会的人们善于学习历史上的和外国的一切有益的技艺,并马上“把种种好发明变为己有”[45]。

  

   新社会要注重发展科技,最重要的就是要进行科技人才培养。乌托邦在人才培养方面下足了功夫,其一,大力发展教育,乌托邦人格外重视教育事业的发展,把培养人们具有高度的文化水平作为从事科技发明创造的基本条件。在学校教育中,他们十分注重把书本学习和劳动实践相结合,形成全新的教育理念。正因为有了良好的文化教育,使“乌托邦人的智力非常适宜于各种技艺发明”[46]。其二,实行英才政策,乌托邦注意到人的差异性问题,采取因才使用的方法,“即从小被发现性格特殊、聪明不凡并爱好学问的人”,“可免除其余一切工作以便专门从事学术工作”[47]。其三,鼓励探索创新,乌托邦人深知,科技的发展源自创新的推动,只有大胆创新,科技才会获得长足进步。在乌托邦社会,到处都充满创新的精神和风气。在这样的探索创新氛围下,“乌托邦人对星辰的运行,天体的运动极有研究。而且他们巧于发明各式仪器,用于十分精确地观测日月的运行及部位,观测地平线上出现的一切星辰的运行及部位。”[48]乌托邦人对天体的起源和本质,风雨预测和气候变化,潮汐的形成,海水的含盐等,也都极为精通。

  

   莫尔在《乌托邦》书中阐明的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思想,在社会主义学说史上占有突出的地位。莫尔开了社会主义必须同科学技术的发达紧密联系在一起,新社会的人们要关注、学习、掌握本时代最先进科学技术的先河,产生了久远的影响。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主义是大工业的必然产物,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革命和科技创新是摧毁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国家机器的决定性力量,科技革命和科技创新不但导致社会主义的实现,而且加速推进社会主义的发展。从这一点上说,莫尔不愧厥功至伟。

  

   《乌托邦》发表以来的历史,就是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500年来,任斗转星移、时光流逝,风狂雨暴、历尽沧桑,岁月没有让《乌托邦》褪色苍白,反而不断放射出光芒。从本文梳理的莫尔为社会主义既确立了四个主题、又破解了四道难题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乌托邦》虽然充满了虚幻缥缈的空想色彩,但它深刻揭露资本主义的罪恶本质,孕育了社会主义的启蒙因素;系统描绘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提供了社会主义的前提依据;提出走向社会主义的方式路径,创设了实现社会主义的条件;阐明社会主义要注重科技发展,使社会主义充满必胜的活力。这四大主题,形成了一条严密的逻辑主线。作为社会主义最初的拓荒者,莫尔通过《乌托邦》表达出来的“他的社会主义使他永垂不朽。”[49]

  

   来源:《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6年第2期

  

   注释:

   [①][俄]普列汉诺夫:《论空想社会主义》(上卷),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189页。

   [②][俄]普列汉诺夫:《论空想社会主义》(上卷),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202页。

   [③]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829页。

   [④][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21页。

   [⑤][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21—22页。

   [⑥][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9页。

   [⑦][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44页。

   [⑧][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43页。

   [⑨][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24页。

   [⑩][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7页。

   [11][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7页。

   [12][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6页。

   [13]参见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787、804页。

   [14][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45页。

   [15][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9页。

   [16][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5页。

   [17][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57页。

   [18][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58页。

   [19][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5页。

   [20][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71页。

   [21][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71页。

   [22][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110页。

   [23][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50页。

   [24][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71页。

   [25][意]康帕内拉:《太阳城》,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第63页。

   [26][德]约翰·凡·安德里亚:《基督城》,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13页。

   [27]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405—406页。

[28][德]K.考茨基:《莫尔及其乌托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63年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耀桐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乌托邦   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89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