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兵:景观意识形态及其颠覆

——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30 次 更新时间:2016-05-30 00:13:10

进入专题: 德波   《景观社会》  

张一兵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集中讨论了德波在《景观社会》一书中提出的景观意识形态概念,以及情境主义用以反对和拒绝景观的革命策略。在当今的资本主义社会中,景观已经将过去意识形态的看不见的隐性霸权变成了看得见的虚假影像世界强制,这种景观通过对人的欲望的制造和对象性诱惑,实现了对人的深层无意识的直接控制。所以,人们颠覆景观的最有效的革命途径已经从过去指向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的阶级斗争,转换为存在瞬间艺术化的“日常生活的革命”:扬弃异化和反对拜物教变成了艺术家的“漂移”和心理学意义上的观念“异轨”,这种文化革命的本质就是所谓建构积极本真的生存情境。

   关 键 词:德波  《景观社会》  景观意识形态  日常生活革命  情境

  

   居伊•恩斯特•德波(Guy Ernest Dobord,1931-1994),当代法国著名思想家、实验主义电影艺术大师、激进左派思潮情境主义国际的创始人。其最著名的学术论著是他发表于1967年的《景观社会》一书。(注:德波的《景观社会》一书的中译本,已经由王昭风博士翻译完成,即将由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在《景观社会》(Society of the Spectacle)一书中,德波明确指认景观为当代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重要表现形式。他认为,景观是布尔乔亚经济关系拜物教的具象化实现,如果说原来拜物教只是一种神秘的观念,而今天它却成为一种可见的影像控制。所不同的是,人们是在拥戴这种天堂般的景观中臣服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当然,作为一名激进的左派革命家,德波也初步讨论了景观意识形态的颠覆问题。这是一种十分另类的革命。

   在德波眼里,景观罪莫大焉!它既是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最重要的意识形态支撑,也是其实现统治最直接的帮凶。该书的最后一章中,德波以“物化意识形态”为题,并且意味深长地采用了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的文字为引语。该段文字的大意约为:自我意识确立的本质是为他之在,即为了获得另一个自我意识的承认和认可。德波引用此语的理论意图颇为显明,他希望借此引出意识形态的本质为一种虚假的社会认同,并且重点说明景观是对意识形态的一种物性强化。

   在充满冲突的历史过程中,意识形态是阶级社会的思想的基础。意识形态的表达从来不是一种纯粹的虚构,它代表了一种现实的扭曲意识,并且它同样是依次产生实际扭曲影响的真实因素。这种相互联系随着景观的来临被强化。景观——由一种经济生产的自动化体系的具体成功所导致的意识形态物质化——事实上,它将社会现实认同为在它自己的影像中改铸全部现实的意识形态。(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

   意识形态并非幻觉,而是一种现实社会关系的观念性扭曲,这是曼海姆-阿尔都塞以来人们对意识形态的基本定位,而德波在此却想指证意识形态存在的一种新形式:景观是整个布尔乔亚意识形态的直接物化。我们生活在一个光怪陆离的媒介时代,在不由分说汹涌而来的各种影像之中,景观已经将过去意识形态那看不见的隐性霸权变成了看得见的虚假影像世界强制,通过制造人之欲望、通过向我们施以无处不在的对象性诱惑,景观不可思议地实现了在深层无意识层面上对人的直接控制。并且,德波认为,这种控制业已成形为一种自动化体制,扮演着意识形态的直接影像物化的角色。故而,德波进一步指认景观是被强化了的意识形态——在自己的布展中,景观成功地实现了一种无意识的社会认同,从而肯定现存的社会统治——这,就是强暴式的意识形态。

   德波说,“景观是意识形态的顶点,因为它充分曝光和证明了全部意识形态体系的本质:真实生活的否定、奴役和贫乏”。(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这算是德波的肺腑之言。匍匐在景观的统治之下,人们并不知晓自己已经放弃了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生命存在,我们所周遭实际的现实生活,其实只是景观操控的玩物而已。德波发现,在我们已经遭遇的景观操控之中:

   当意识形态——普遍抽象意志和与普遍抽象意志联合的幻想被盛行于现代社会的普遍抽象和幻想的有效专制合法化时,它不再是断断续续的唯意志主义的斗争,而是它的胜利。意识形态的要求获得了一种单调的实证主义的正确性:它们不再代表历史的选择而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因此,意识形态的特殊名称趋于消失。甚至特定意识形态劳动的作用在对制度的服务中也只不过是对简化为“认识论基础”的认可,这一认识论基础自认为已超越了所有意识形态现象。物化的意识形态没有名称,正如它没有可表达的历史议程。这是不同的意识形态历史已经终结的另一种说法。(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

   人们常说,马克思的年代,作为统治阶级意志的资产阶级观念时常表现为一种强加于劳动阶级的“唯意志主义”式的入侵,那么在今天的景观意识形态阶段上,布尔乔亚的幻想已经嚣张成一种“单调的实证主义的正确性”,我们忙着一刻不停地欣赏景观,再没有人有功夫、有闲情去怀疑影像传输给我们的生活价值和科学观念是否为真。毋庸置疑,景观意识形态彻底取代了过去那些需要争论的政治意识形态。贝斯特曾经评论道,“景观是一种绥靖和去政治化的工具,它是一种‘永久的鸦片战争’,这一战争麻痹了社会主体,并使它们脱离真实社会生活的最急迫的任务”。(注:贝斯特:《现实的商品化和商品化的现实:鲍德里亚、德波和后现代理论》,载凯尔纳《鲍德里亚:批判性的读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7页。)传统政治意识形态的终结之处,恰好就是被景观物化了的意识形态开始之时,景观意识形态没有明确的政治意向(“历史议程”),然而这种貌似善良的匿名性,恰恰正是景观过人的阴险之处。

   接着,德波进一步将景观意识形态的几个特征上升到更抽象的形上层面上加以说明:

   首先,从存在论意义上说,景观意识形态是人生命存在的异化。德波说,“黑格尔在《耶拿时期的真正哲学》中将金钱描述为‘无生命东西的自动的生命’的特性,现在已经被景观扩展延伸至全部社会生活中”。德波终于又想到异化了,不过他对异化逻辑是不是一种人本主义的价值悬设并不在意。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先引述青年马克思,而是选择直接求助作为赫斯和青年马克思老师的黑格尔,并且还是早期的青年黑格尔。德波的宣告多多少少让异化这个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概念平添了几分耸人听闻的寒意,在它的笔下,景观将人自己创造的没有生命的东西变成了生活中处处不停地自动发生并且取代我们的生命、支配我们的存在的力量!用哲学的话来说,这就是异化了。更进一步,

   景观是“人与人之间关系分离和疏远的实质性表达。”集中于景观的“欺骗的新权力”以“作为物的大量增加”的生产制度为基础,“同样人也屈从于这一异化的力量。”这是一种需要与生活为敌的扩张的最高的阶段。“对金钱的需要因而是被政治经济学所创造的真正的需要,并且是它创造的唯一的需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

   不难看出,德波此处的表述几乎就是引文的叠加,但从总体逻辑上看,这段话显然是对马克思《1844年哲学经济学手稿》异化逻辑的直接挪用。可惜的是,德波未能正确区分青年马克思的异化史观与历史唯物主义科学方法的异质性,他无法理解,即使是面对今天的景观,单一的人本主义价值批判依然显得单薄无力,仅靠这个,并不能实现对景观的科学透视。在此,德波理论基础上的薄弱无力已经一览无余了!

   其次,在哲学基本问题上说,景观意识形态是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简单复活。德波认为,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马克思已经通过实践,超越了传统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对立,可是景观却

   保持了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意识形态特征,并将他们强加在它的世界伪具体(pseudo-concreteness)之中。旧唯物主义的静观的一面设想世界为一种表象而不是活动——并最终理想化物质——在景观中被完成,在那里具体的物,自动地成为社会生活的主人。相反,唯心主义理想的活动(imaginary activity)也同样在景观中被完成,通过符号和信号的技术媒介——最终物质化了抽象的理想。(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令我十分吃惊的是,德波竟然能对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作出如此深刻的解读和运用。众所周知,马克思同时批评了费尔巴哈的直观的对象存在和黑格尔的观念能动性,而德波在这一轮解读和运用时却将这两个向度的批评都移置到对景观的批判上来了。一是说在景观存在之中,旧唯物主义那种感性直观的表象世界再度得到实现,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人们通过自己的感观来直面自然对象,而是指人们只能被动消极地面对被制造出来的影像世界,景观则成了社会生活背后真正的支配者;二是说唯心主义的虚幻的能动性在景观之中被具象化了,通过“符号和信号的技术媒介”,景观化身为观念统治的物性化身。

   其三,在社会存在的层面上,景观意识形态成功遮蔽了现实的社会矛盾和冲突。德波认为,在景观意识形态的控制下,

   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时刻都被强迫去服从景观——这一屈从系统地毁灭了“冲突能力”并以一种社会的幻觉取代了它:一种冲突的虚假意识,一种“冲突的幻想”。在一个没有任何人再被其他人所认识的社会中,每一个个体都变得不可能认识他自己的实在。意识形态当家作主;分离建立了它自己的世界。(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

   迷入景观制造的世界中,疯狂追逐着景观幻象之时,人们对真实社会存在中发生的各种矛盾和冲突总是视而不见,自然无法把握自己存在的意义和生活的真相。以上,即为景观意识形态最重要的社会控制功能。

   以德波之见,人们生活于景观社会之中,就如同

   囚禁于单调世界中,被迷惑住他的景观银幕所束缚的观众,不再认识任何人,只认识那个使他服从于关于他们的商品和他们商品的政治学的单边独白的虚构的演说者。整体的景观是观众的“镜像”(signe du miroir)。在这里他所看到的只是一种虚幻的逃避了普遍孤独症(自我中心主义)的编剧。(注: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7、127、127、127、128、128、128、128、69、69、73、77、79、87、88、207、209、194、200页。)

读来很有一些拉康的意味——景观也是一种镜像,人将镜像误认为自己,从而失却了自己的存在。景观的叙事是“单边独白的虚构的演说者”,生活于景观之中的人将始终出演无力言说的消极观众之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一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德波   《景观社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889.html
文章来源:学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