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凯旋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1 次 更新时间:2016-05-29 23:22:31

进入专题: 凯旋门  

盛邦和 (进入专栏)  

  

1

  

   香榭丽舍大道是一道直线,像脱弦的飞箭留下的轨迹,方向是塞纳河。罗浮宫和广场上的金字塔、小凯旋门、杜伊勒花园、方尖碑、凯旋门,以及过了塞纳河的拉德芳斯大凯旋门,都在这条直线上。它是巴黎城的中心轴线,因沉重的文化积淀的承载,不仅是一条地理的轴线,也是一条历史轴线,说是法国的“脊梁”也不过分。

  

   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又叫雄狮凯旋门,位于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的尽头,高高矗立于巴黎戴高乐广场。拿破仑为纪念1805年击败俄奥联军的胜利下令修建。此后拿破仑遭遇失败,波旁王朝复辟,建造工作中止。波旁王朝被推翻以后工程恢复,直到1836年完工。

  

   在欧洲,凯旋门是战争胜利的象征,许多国家都有,据说全欧洲有100多座。譬如德国有一座凯旋门,那是勃兰登堡门。位于柏林市中心菩提树大街,是柏林的地标性建筑,也是德国国家的象征。最初它是柏林的一道城门。1753年,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定都柏林修建此门,因面向发祥地勃兰登堡而命名。

  

   当初它很简陋,仅是一座两根石柱支撑的石门。1788年至1791年,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为纪念普鲁士“七年战争”胜利,改筑此门。以古希腊柱廊式城门为摹本,饰以塑像和浮雕。顶端是背插双翅的胜利女神的雕像,手执饰有月桂花环的权杖,驾驭骏马。除了德国凯旋门,俄国也有一座凯旋门,与法国凯旋门关系更大。

  

   勃兰登堡门与莫斯科凯旋门都很雄伟,然而法国凯旋门因别具特色,规模大,形态美,更令人称奇。从高空鸟瞰,凯旋门像一颗星星垂落地面,以它为中心向周围辐射出十二条大道如星光闪烁,所以凯旋门一带又称“星形广场”。直到1970年戴高乐逝世,才改称为戴高乐广场。它和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和卢浮宫博物馆,巴黎圣母院并称巴黎四大奇观。

  

   凯旋门拱门的顶面,装饰6块浮雕,是对法国革命与拿破仑时代几次重大对外战役的描述与称颂。凯旋门内壁镌刻着拿破仑麾下558位将军的名字。东西两侧的巨大门柱上饰有4块宏伟的浮雕,其中人像足有五六米高,分别记录1892年出征的《马赛曲》、体现1810年祝捷典礼的《胜利》、表达1814年巴黎意志的《抵抗》、反映1815年以后法国生存状态的《和平》。

  

   四幅浮雕中,《马赛曲》最是精美,刻在面向香榭丽舍大街居右的一侧,又取名《1792年志愿军出征》。只见和平女神挥剑指引,武士们一个个奋勇冲锋,讲述发生在1792年的一个动人故事。1792年法国废除君主制,这一年普鲁士和奥地利联军入境,法国20万志愿军开往前线,于9月2日在瓦尔米击退入侵敌军。

  

   因为当时志愿军高唱着马赛曲出征,所以这座雕塑也叫《马赛曲》。马赛曲在今天成为法国的国歌。与《马赛曲》同一面的另一根门柱上,是《拿破仑的胜利》,又名《1810年的胜利》。拿破仑大捷归来,被戴上月桂花的桂冠,胜利女神吹响了胜利的号角。

  

   凯旋门的另一面朝向林荫大道,这里也有两幅浮雕。右侧是《共和国》,又称《1814年的抵抗》。士兵奋不顾身,保卫着国家,家乡的人民得到保护。左侧是《和平之歌》说的是以下的历史事件。拿破仑第六次反法同盟战败,俄罗斯和普鲁士军队攻入巴黎,拿破仑退位。经英国斡旋与沙皇的操作,波旁王朝复辟,路易十六的兄弟路易十八登上皇位,1814年5月30日与反法联盟签订和约,实现“和平”。

  

   条约签订后,拿破仑一世知晓法国人对于波旁王朝的极度不满,从流放地厄尔巴岛潜回法国,建百日王朝。英、俄、奥、普等组织第七次反法联盟,在 6月18日滑铁卢战役中彻底击败拿破仑。法国波旁王朝签订比第一次条约更为苛刻的第二次《巴黎条约》。浮雕上智慧女神雅典娜站到了橄榄树的前面,勇士收起了战刀,男人在田里耕作,女人哺育着后代。

  

2

  

   站在浮雕面前,人们的思绪飘向远方,会想起一个问题,就是可否将拿破仑与希特勒做一个比较,两个人都是欧洲人,都想用武力“统一”欧洲,都怀有征服的野心,都发动大规模战争,将战火烧遍欧洲,延及世界,让无数士兵与平民死于战场。然而即使有如此“相同”,后世对两人的评价却是截然相异。人们将拿破仑视为英雄,“身败名未裂”,而将希特勒视为魔鬼,彻底的“身败名裂”。人们对拿破仑之死常怀悲悯之心,而认为希特勒之死,死有余辜。这是为什么?其中是否包含某个玄机,无法识破。

  

   有人说,历史由胜利者来写,成者为王,败者冠。悲惨的败局导致历史的否决。假如希特勒真的最后打赢,历史就不会这么书写。这样的回答显然站不住脚。拿破仑与希特勒的人生结局也十分相似,一个囚死于荒凉的孤岛,一个自杀于黑暗的地道。然而人们照样褒贬分明,褒扬拿破仑,贬斥希特勒。

  

   我们还是从凯旋门上找到答案吧。整个凯旋门,既表彰拿破仑的战绩,又反复凸现法国大革命的生动场景,提醒人们联想拿破仑与这次革命的关系,对于这场革命,他既是参与者,又是捍卫者。人们不会忘记,法国人历经千辛万苦,取得法国大革命的胜利,波旁王朝倒台,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法国民众从此告别中世纪的黑暗迎来新时代的黎明,而正在这时,欧洲所有的封建势力结成反法联盟,围剿法国,把婴儿窒息在摇蓝。是拿破仑临危受命,以他过人的战略胆识与军事才能击败强敌,在人民的支持下将新生的法兰西救出于水火。

  

   是的,人们终于可以解开历史的谜语,一切都在于拿破仑与希特勒身后的宏伟背景,在于他们顺应了什么,支持了什么,保卫了什么。拿破仑的名字最大程度上与法国大革命联系在一起,因此多多少少,成为平等、自由、民主、共和这样人类进步价值的顺应者、支持者与捍卫者,反之希特勒的名字与“第三帝国”联系在一起,成为黑暗、虐杀、暴力及一切反人类精神毒素的制造者,散布者与实行者。当然,对于拿破仑的评价也要适度合理,他在权势爆长之际恢复帝制,进而有称霸世界之心,是对法国大革命的嘲弄,从这里也进而可以探询他败亡的深层原因。不过总体而言,拿破仑毕竟功大于过,也即中国人常说的“三七开”。

  

   凯旋门也刻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留下的深深印痕,战争的双方为以德国为首的同盟国和以英法为首的协约国。法国在战争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920年巴黎人在凯旋门下修建了一座“无名烈士墓”,纪念在战争中献身的150万法国官兵。墓上天燃气长明灯昼夜不熄,周围铁链子围护。不远处法国士兵执勤站岗,身影挺拔,面容虔敬。墓前摆放的一束束鲜花寄托着后人的哀思。

  

   站在凯旋门下,人们仿佛看到成千上万的法国居民,涌上街头迎接凯旋归来的拿破仑。只见他率领英武雄壮的法国士兵,迎面走来,鼓乐齐呜,掌声如潮,欢迎的人群举着彩旗和鲜花,变成欢乐的海洋。拿破仑面带笑容,从头上取下那顶别具特色的船型元帅帽,在空中摇摆,欣喜致意。

  

   走入凯旋门的门洞,好似坠于历史的甬道,做一次神奇的穿越, 来到那个硝烟弥漫的战场,感受那场战役的悲壮与惨烈。这就是著名的奥斯特里茨战役。参战者为法国、奥地利、俄国。法国为一方,奥、俄联联盟为一方。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奥地利皇帝弗朗西斯二世,一齐出动,亲临战场指挥,所以又称“三皇之战”。

  

   它是世界战争史上的一场顶级战例。法军73000人,集聚于奥斯特里茨村(位于今捷克境内)面对86000俄罗斯-奥地利联军,决战大胜。第三次反法联军因此烟飞灰灭,奥地利皇帝被迫取消”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封号,桂冠滚落,颜面扫地,而法国则重振雄风,再次成为欧陆世界的翘楚英豪。

  

   香榭丽舍大道上的凯旋门,其实是一个系列。除了刚才说的已经家喻户晓的大凯旋门,另有一座“小凯旋门”以及位于拉德芳斯金融商业区的“新凯旋门”。小凯旋门,座落在卢浮宫前的的卡鲁索广场,与大凯旋门一样,同为庆祝拿破仑1805年战争胜利而建造。它是杜伊勒里公园的入口,也是卡鲁索广场的标志。小凯旋门高19米,宽23米,厚7米。具有三个装饰华丽的圆拱,另有有8根科林斯花岗岩圆柱。与大凯旋门相比,不同的是在门的顶端站立着一座镀金的胜利女神 ,驾驭着四匹青铜铸造的战马。

  

   还有一座新凯旋门座落在巴黎有名的杜拉德芳斯金融区,它是三座凯旋门中年龄最轻的一座,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当时,经历举国艰辛的战后重建,巴黎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废墟中站立起来。出于喜庆的心情,巴黎人建造了这座新凯旋门,用以纪念反法西斯的胜利和新时代的开启。

  

3

  

   参观了小凯旋门与新凯旋门之后,乘坐的巴士又把我们带回到戴高乐广场,这使游客有机会与大凯旋门再说一次再见。我的心境难以平静,往后退去走到广场的边缘,从一个适当的距离再次打量这座举世闻名的建筑。这时有了一个新发现,这大凯旋门的造型长长方方的不就像一本书吗?一部精装烫金的典籍。

  

   那么这偌大的戴高乐广场就是存放典籍的书架了。每一个前来瞻仰凯旋门的人,就不单是一个走马看花的观光客,也成为细心思考的阅读者。因为一部叫做“凯旋门”的大书,既记录班师回朝的狂欢,也叙述千里溃退的悲哀。既昭告成功的借鉴,也揭示失败的教训。

  

   是的,观察拿破仑的一生,他最初的愿望是“捍卫”,捍卫法国。其最后的梦想是“征服”,征服世界。拿破仑想,为实现梦想先要征服欧洲,于是1812年6月他亲率六十万大军征讨俄罗斯。他向世人宣告,法国必胜,战争将在当年给出分晓。然而当他一脚踏入广袤冰冷的俄罗斯原野即刻遭遇命运的克星,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俄国“军神”库图佐夫。

  

库图佐夫,俄国元帅,出身于军事工程师的家庭,毕业于炮兵工程学校,他参加对土耳其的战争,因屡立战功,军阶递升。拿破仑是他的老对手,1805年任驻奥地利俄军总司令,先后在阿姆斯特丹和德累斯顿击败法军,然而在奥斯特里茨的关键战役中,却败战而归,被沙皇解除职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凯旋门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8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