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晓范等:民国中共东北大学筹建、成立、迁校时间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8 次 更新时间:2016-05-26 11:10:38

进入专题: 民国中共东北大学;筹建;建校和迁校;东北师范大学  

曲晓范  

  

1946 年初, 在国共东北内战爆发前夕, 中共中央东北局从推进占领区教育事业、巩固东北革命根据地的政治需要出发, 在国统区的国立东北大学继续存在的情况下, 在其占领区内平行设立了一个新的中共东北大学。由于该校在1948 年先后以合校和接收形式接纳了中共吉林大学、国立长春大学和国立东北大学一部分, 组建了校址定位于长春、东北解放后的第一所综合性高等院校———东北大学(1952 年改为东北师范大学), 所以民国中共东北大学通常被视为今天东北师范大学的首位性前身校② 。然而, 由于该校在筹建和建校过程中, 一直与激烈的内战相伴随, 学校的设置和建校过程自然缺乏正规, 同时学校又几次随东北局的移动而搬迁, 为了安全、保密起见, 对保存在学校内的有关批准学校设立、学校组建和正式成立过程的关键性档案大都在搬迁中陆续被销毁了。所以, 对中共东北大学的建立时间在认定上一直没有准确的档案证据作依凭, 只能依靠个别当事人模糊的时间记忆, 即1946 年2 月。基于中共东北大学在被视为东北师大的首位性前身校的同时, 也将该校的模糊建立时间1946 年2 月定义为东北师范大学的建校时间, 东北师范大学作为一所著名大学, 没有一个精确的建校时间认定, 这不仅与学校地位极不相称, 更直接影响学校每隔十年的历史纪念活动安排。为此, 本文试图作一考证, 以期为学校初步复原一个令人信服的建校史实过程和准确的建校日期。

一、中共东北大学的两次筹建

   对于民国中共东北大学的筹建过程和建校时间的确定长期以来一直缺少直接的初始档案证据, 主要依凭的是1948 年中共东北大学和中共吉林大学合并时东大对部分领导和教师采集的集体口述记忆的归纳和整理材料, 以及“文化大革命”中作为承继校的吉林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一度改为是名)革命委员会在1970 年初组织的校史起草小组对部分中共东北大学领导和早期毕业生的访查、核查材料。由于这些人包括中共东北大学首任校长白希清、副校长舒群(1946 年5 月以后调离东北大学, 1946 年秋调回东大, 担任东北大学文学院长)和张如心, 学校机关主要干部黄耘及毕业生张力果等人材料, 基于他们或是领导学校筹备建立和初期发展建设的关键人物, 或是作为学校招收的第一批学生、建校时的亲历者, 所以几十年来, 各方面没有异议, 一直是东北师范大学校史编写的主要支撑材料。但是仔细考察他们的回忆, 很多地方前后不一, 彼此矛盾。首先从该校筹建时间看就有两种说法:一是1945 年10 月;一是1946 年1 月到2 月。几个版本的《东北师范大学校史》采取折中的态度, 将两个时间及其过程捏合在一起, 即试图说明1945 年10 月是中共中央筹划东北大学的起点, 后一段为正式创建过程。笔者认为,这是当时客观环境变化导致的两次筹建, 其中前者是直接由中共中央负责, 是中共中央创建东北根据地总体战略的一部分;后者是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的, 两者之间没有多少直接的联系。要弄清楚这个问题, 需要对“八一五”光复前后到1946 年初的全国政治、军事形势尤其是东北形势发展做一回顾。

   根据《雅尔塔协定》和1945 年上半年的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走向, 1945 年8 月8 日, 苏联正式向日本宣战, 9 日, 苏联军队进入中国东北, 向日本关东军发动进攻。面对东北地区的大好局面, 中共中央及时做出战略调整, 在8 月10 日和11 日, 朱德总司令发布全面反攻的命令, 要求驻扎在山东、河北、察哈尔等地的八路军和原东北军吕正操、张学思所部迅速进入东北, 配合苏军作战。与此同时, 中共中央组织部在彭真的直接领导下, 根据中央的部署开始抽调干部, 分成小组进行培训, 随时准备派往东北。8 月下旬, 随着国共重庆谈判的进行, 为了尽快抢在国民党势力进入东北之前占领东北, 中共中央派往东北的第一批干部队伍和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率领的第一支中共军队1 万余人开始出发并陆续试探性地进入东北。9 月15 日, 由占领东北的苏军总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派遣的代表到达延安, 苏联占领军和中共中央正式讨论如何处理苏军占领期间的苏军、国民政府、中共三方关系和将来苏军撤退后的中共进驻问题, 双方取得了一致意见。当日, 中共中央在刘少奇的主持下, 召开政治局会议研究东北形势。会议决议是:开始把全国的战略重点放在东北, 力争在东北建立根据地, 把原来准备南下的部队和干部派往东北, 力争在东北建立根据地。根据刘少奇提议, 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 以彭真为书记[ 1] 30 -31 。围绕这个战略方针, 中央决定将包括教育、科学、文化艺术在内的延安各种中央机构部分或全部向华北、东北转移。10 月25 日夜晚, 从重庆谈判归来不久的毛泽东借传达和宣讲重庆谈判内容之机, 在延安大学接见了延安大学校长周扬、副校长张如心和延安大学主要干部, 正式向他们传达了中央准备将延安大学一分为二:一部分人继续留在延安大学, 大部分将前往东北创建新的东北大学的决定① 。随后, 中央组建了由延安大学部分干部和教师组成的东北大学建校队伍。11 月15 日, 这支队伍与延安“鲁艺”的东北工作团一同由延安桥儿沟踏上征程[ 2] 99 。

   联合队伍由周扬任总队长, 副总队长为“鲁艺”的沙可夫。东北大学分队长由张如心、刘呈云担任。行军编号为“松江支队第四大队” 。行走的路线是:陕西省延安—甘谷驿—延川—清涧—绥德—吴堡—螅蜊谷—山西省临县—兴县—苛岚—五寨—中鲁—威远堡—左云—丰镇—羊高—罗文皂—察哈尔省张家口。由于队伍中包含了一些妇女和儿童, 加上途中经过地区大都为荒凉无水、无粮的贫困地区, 所以行走速度较慢, 到张家口时已经是1945 年12 月30 日了, 途中行走了46 天。此时国共两党军队在东北的争夺逐渐激烈, 陆路进入东北的两个主要城市承德、山海关和辽西咽喉城市锦州此时均为国民党军占领, 东北大学的建校队伍和“鲁艺”文艺队伍暂时难以进入东北。于是中共中央电令他们留在张家口, 参加华北联合大学的建校工作, 周扬任华北联大副校长, 张如心任联大教务长, 刘呈云任党委副书记。所以, 由中共中央直接领导的第一次筹建中共解放区东北大学的工作就此中止, 转为建立华北联合大学。

   中共第二次筹建东北大学是在1946 年1 月由中共中央东北局直接负责组织的。1945 年9 月21日, 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在沈阳正式成立。此时的沈阳及东北三省, 依旧由苏军全面占领。苏军在公开场合声称准备将东北逐步交给国民党政府占领, 以履行《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规定, 但是实际上, 苏联从防止美国势力随同国民党军队进入东北角度考虑, 一直以各种理由搪塞、拖延国民党军队进入接收, 所以国民党军队迟迟无法进入南北满。与此同时, 苏军却在暗中允许中共军队迂回进入东北, 秘密抢占南北满的有利地势, 发展共产党的武装力量, 造成共产党控制东北的既成事实。此间, 中共的东北战略已经从“争取在国民党势力进入东北前抢占重要地点, 建立根据地”调整为苏军撤退后“独占东北”[ 1] 49 。但是, 两个月后的11 月中旬, 形势发生了变化。屡次交涉后仍无法实现东北接收的国民政府, 开始对苏联的承诺失去耐心, 试图通过美国来向苏联施加压力。为了让苏联“违反、破坏中苏条约的行径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 国民政府方面将已经进入东北、在长春设立东北行营的国民党接收大员从长春撤离到山海关, 期待用“苏联设置障碍, 国民政府被迫撤离”的表象赢得他国“同情” , 在国际上形成一股强烈的反苏舆论浪潮来影响和抑制苏军在东北的战略行动。此外, 国民党政府命令杜聿明部于11 月16 日在山海关组织了一个突袭中共军队的战役, 并获得了胜利, 共产党军队撤出了山海关, 一部分国民党军队由此开始控制了山海关到锦州一线的部分地区。为了缓和同国民政府的紧张关系, 暂时弱化国共对抗, 防止由此引起美国干涉, 苏军司令部正式要求已经进入东北的中共军队, 迅速从中心城市和中长铁路沿线撤出, 向边疆分散转移。苏军同时向国民政府承诺, 在苏军撤退前五天, 允许国民党空运军队到东北各大城市, 接收三省驻防。政治、军事形势的突然逆转迫使中共中央再次调整在东北的战略,即由一段时间以来形成的“独占全东北”战略再次回到“让开大路” , 到分散的中小城市和广阔的农村建立根据地的最初战略计划上[ 3] 。

   根据这一方针, 中共东北局和新成立的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决定, 在有效控制东满、北满大部地区的基础上, 在面临国民党军队强势挤压的南满, 采取如下措施:一是集中优势兵力在临近大连苏军占领区的安东、葫芦岛、营口三个重点港口城市附近农村设防, 加强戒备, 阻止国民党军队从海上进入东北;二是尽快在占领区建立各级民主政权, 为国共再次谈判合作争取有利条件;三是在临近沈阳的西起抚顺、东到安东、北到通化一线、南到辽阳这样一个地区建立根据地(其核心区为通化和兴京), 将东北人民组织军总部和东北局机关、从沈阳撤往这里。11 月24 日晚, 彭真率东北局机关和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撤出沈阳, 次日到苏家屯。26 日, 撤到本溪, 住在原日本满铁株式会社大楼①。辽宁省政府也同时撤到本溪。这样, 本溪一时就成了东北根据地的政治中心。这期间, 东北局在本溪及各个东北根据地的主要活动一是建立各级政权, 努力争取中共民主政权的政治合法地位;二是减租减息, 发动群众, 争取民众靠近共产党;三是号召青年参军, 扩大东北自治军的规模和建制。但是, 在组织工作中, 很快就遇到了缺少有文化的干部问题, 加之进入1946 年, 苏军进一步调整与国民党的关系, 积极促进国共在东北的谈判, 东北出现了和平前景, 为此, 中共中央东北局于1946 年1 月初决定在南满解放区建立一所大学, 以强化解放区的青年培养工作, 推动东北的和平建设局面②。直接领导筹建大学工作的东北局领导人是宣传部部长凯丰③ 。

   1946 年1 月初, 凯丰约见了担任宣传部文委副主任的舒群④同志, 就东北局创办大学问题征询意见。凯丰告知舒群:东北局成立后, 争取青年工作遇到很多问题, 所以东北局要宣传部具体负责办一所学校, 学校的形式和名称还没定, 艺术大学、青年干校、东北公学哪个形式更适合尚待研究⑤ 。经过讨论, 他们一致认为, 还是模仿共产党延安大学的前身、1937 年创办的以培养青年政治干部为主的陕北公学形式创办东北公学为好。初步确定下来名称之后, 凯丰决定由舒群出面请共产党外人士、著名病理学家、光复后共产党第一次占领沈阳时任副市长的白希清担任校长, 副校长由舒群担任。并指派原东北文工团成员、诗人、时任中共本溪市委宣传部长的张松如以教育长身份主持筹备工作① 。随后, 又抽调张松川、黄耘、李先民、许法、肖岩、石民、王辉等陆续参加筹备工作。其中黄耘为校办主任。校址确定设于本溪[ 4] 。

1946 年2 月初, 学校筹备处开始在辽宁省的本溪、抚顺设立招生处, 张贴由张松如亲自撰写的《东北公学招生简章》② 。由于初期招生不理想, 本溪只招到了几个人, 招生地点遂扩大到辽阳、营口、东丰(今属吉林省)、海龙(今为吉林省梅河口市)四处, 一直到2 月20 日, 《东北日报》还在刊登《东北大学招生广告》。在完成了预科和研究室70 名、行政训练班100 多名共200 名学生(主要来自于东丰和海龙, 两地招到150 多人)招收指标后, 学校正式开学。在开学前, 东北局和位于本溪的辽东军区和中共辽东省委考虑到新成立的学校需要有更大的吸引力, 就必须同国统区由张学良创办的东北大学展开竞争。东北局书记、辽东省委第二书记江华说:“东北公学”名字不响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国中共东北大学;筹建;建校和迁校;东北师范大学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794.html
文章来源: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 年第3 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