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兵:哲学:一种非体制化的异质性经验

——解读《否定的辩证法》导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9 次 更新时间:2016-05-25 16:21:13

进入专题: 《否定的辩证法》  

张一兵 (进入专栏)  

   3、真正的哲学是反体系的

   我们已经看到,阿多尔诺明确主张真正的哲学一定是反体系的,这也是否定的辩证法的关键性规定。当然,在这里我要加一个特设说明,即阿多尔诺这里的“体系”特指那种本体论意义上的哲学逻辑体系,而不是泛指一般的哲学表述系统。因为即使阿多尔诺有意识地在不断打碎自己,他的哲学思想还是系统地表述出来的。这是悖论。

   阿多尔诺认为,从思想的本性上看,“哲学的目标、它的开放的和不加掩盖的方面像它解释现象的自由(哲学将这种自由和被解除武装的问题结合在一起)一样是反体系的”(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19页。)这算是一种一般界定。可是,现实中的哲学为什么总是表现为逻辑体系呢?历史地看,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上,是现实中的“这个被管理的世界”(资本主义法理性社会)才使哲学第一次成为将一切变成吞食对象的逻辑体系。是真正脱离了自然(土地)并造就出一个巨大人工物质系统的资本主义工业体制,才第一次造就了体系哲学的现实基础。而从理论内部说,阿多尔诺援引尼采对体系哲学的批判:“体系只能证明学者们胸襟狭窄,靠在概念上构造他们对存在物的管理权威来补偿政治上的无能”(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19页。)。

   阿多尔诺认为,尼采的这一表述倒真的描述了现当代历史。这需要作一定的解释。依阿多尔诺之见,在西方社会历史进程里的哲学发展中,17世纪形成的体系哲学就专门服务于一种政治目的补偿。当“那种与资产阶级利益相符合的理性已经粉碎了封建的秩序和这种秩序的思想反映形式,即经院哲学的本体论”后,资产阶级理性日益开始成为一种“巩固现有秩序”的意识形态(在《启蒙辩证法》一书中,这被描述为从反专制的解放到新的工具理性之同一性之奴役的“启蒙辩证法”)。也出于“害怕被一种更先进的意识所废除”(这当然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资产阶级意识的自主性在理论上扩展为一种类似于它自身的强制机制的体系”(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0页。)。这是体系哲学特定的社会政治基础。在这里,“资产阶级理性着手从自身之中产生它在自身之外曾否定的秩序”,如同原来那种封建专制的秩序。可是,“这种秩序一旦产生出来,就不再是一种秩序,而是贪得无厌的东西”(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0页。)。这是它与封建秩序的异质性,自然经济之上的封建体制支配的是有限的“不动产”,而工业之上的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则是无限的,这也使体系哲学成为无限制的。从而,近代的体系哲学总是包罗万物的,它将整个世界都装进它的总体之中。“总体性就意味着体系”!阿多尔诺认为,资产阶级的“这种哲学的体系概念高耸在一种纯粹科学的系统学之上,这种系统学要求有秩序地组织和表达思想,要求各专业学科有一种一致的结构”,这种“统一性的预告假定密切关联着这样一个设定,即存在的一切事物都和认识的原则相同一”(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4页。)。也由此,体系哲学的结果必然是导致抽象的逻辑概念运演,这也注定是一种肯定性的专门化技术论证,这使得哲学最终会“堕落成无概念的专家的概念手段,正如它现在在学术上扩展成连机器人都能学习和模仿的所谓的‘分析哲学’一样”(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8页。)。这是当代资产阶级体系哲学的一种很生动的写照。

   在另一方面,资产阶级的理性体系与它所创造和依存的商品市场经济相对应,现实中的商品的市场交换体制吞没一切,这种理性体系也“凶残”地同一一切思想。“体系的形式对世界是合适的,世界的实质逃避人类思维的统治,统一和一致同时是一种被平息的、不再对抗状态向统治性的、压抑性的思维坐标的纯粹投射”(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3页。)。这是与资本主义一体化铁牢对整个世界进行吞食完全同步的理性钳制过程。所以,阿多尔诺说,当今社会中“所谓的‘生存的’焦虑是一个体系化的社会的幽禁恐怖”。

   如果更远一些看,体系中的这种贪得无厌性,与人类中心主义的对象支配观有关。这种支配和征服观来源于动物式的冲动,在这种冲动中饥饿转变成为对牺牲品的狂怒,并且,“在向人类的进步中,这种狂怒通过计划而被合理化了”,这是一种为了自己的生存残暴吞食他者的人类中心主义。显然,这是对《启蒙辩证法》中同一主题的哲学重写。阿多尔诺说,当这种狂怒的“人类学图式”进入到哲学认识论中,就典型地表现为唯心主义——“万物皆备于我”。“在唯心主义——最明显的是费希特的唯心主义——中无意识地占统治地位的是这样一种意识形态:非我以及一切最终在我看来属于自然的东西都是劣等的,所以自我保护思想的统一体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吞没它们”(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1页。)。我以为,阿多尔诺这里的分析是有重要合理性的。这可能也是第一次对人类中心主义与唯心主义哲学在认识论根源上的严肃探究。他激动地指出:“体系是搅乱心智的胃口,狂怒是每一种唯心主义的标志”(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2页。)。其实这倒不一定,在某些体系哲学中唯物主义哲学家那里,同样存在这种独断式的理论“狂怒”。

   阿多尔诺指出,体系哲学从它自身的逻辑建构中也必然导向致命的悖结。首先,“哲学的体系从一开始就是自相矛盾的。它们的基础被它们自身的不可能性所纠缠”。这是说,凝固化的哲学体系的现实基础却是变动不居的社会历史运动,历史造成形而上学构架永存幻想的不可能性。所以,虽然每一个体系哲学家都宣称自己把捉到了终极的绝对真理,将自己的货色“装作自在存在物的被法定的东西”,但事实是,“每一种体系都注定在下一种体系手中被消灭”。因此,体系哲学总是将自己的源泉不得不迁移到脱离了客观现实内容的形式思想中。体系哲学以抽象的同一性的思维形式为目标,“理性作一个体系而盛行,最终消除它涉及到的一切质的规定”(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0页。)。并且,“体系,即一个使任何东西概莫能外的总体的表现形式使思想绝对化,它反对思想的每一内容并在思想中蒸发掉这些内容”(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3页。)。一旦消除了质,蒸发掉内容,体系就必然要在逻辑结构上大做文章,通常哲学的逻辑体系必定是故弄玄虚的。过去的体系如康德黑格尔,后来的如胡塞尔海德格尔。阿多尔诺引莫里哀的一句话:“故弄玄虚是资产阶级精神的本体论的一个主要标志”(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0页。)。可是,故弄玄虚恰恰又是体系失败的诚实记录。

   其次,体系建构也会遭遇自身的逻辑界限,阿多尔诺称其为“体系的二律背反性”(这让我们想起青年卢卡奇论说的资产阶级物化意识形态的二律背反性)。这是因为,建立体系的自我原则,一般都标举一种“先于内容的纯方法”,这是以一种离开具体内容抽象的思维形式建构成的逻辑体系。也由于它的抽象性,“它不被任何在它之外之物所限制,甚至不被所谓精神秩序所限制”。阿多尔诺深刻地指出,这实际上是“把思维的特性,即它的历史的独立性变成形而上学”(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5页。)。可是,当“唯心主义排除一切异质的存在物,这便把体系规定为纯粹的生成、纯粹的过程,最终规定为绝对的发生”。这有如费希特的“自我”、黑格尔的“绝对观念”。这种作为封闭体系核心的绝对本身往往又要求一种无限制的发展,于是就出现了体系哲学自身内部的“静态特征和动态特征”的相互盘绕,这就必然导致一种深刻的自我冲突。阿多尔诺指认道,“总体和无限的二律背反——因为不停息的无限炸毁了自给自足的体系,因为体系的存在归因于无限——是唯心主义的本质”(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5页。)。实际上这也是总体性的体系哲学理论逻辑上的不可思议性和现实不可能。

   阿多尔诺认为,这种体系的二律背反正是资产阶级现实社会二律背反的真实映照。这是对的。这也是对青年卢卡奇同一分析的理论援引。在阿多尔诺看来,资本主义“为了保存自身,为了保持同样,为了‘存在’,这个社会也得不断扩展、进步,推进它的边界,不尊重任何界限,不保持同样”。可是,“一旦它达到一个顶点,一旦在它自身之外不再有可利用的非资本主义领域,它自身的概念就会强迫它自我消灭”(注:阿多尔诺:《否定的辩证法》,伦敦,1973年:中译本,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第25页。)。显然,这一观点是符合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性批判的。当然在马克思那里,资本主义这种生产方式的生存特点就是“不断的革命化”,这必然导致“一切凝固化的东西都烟消云散”,可是这种发展也会遭遇自己的最后界限,在那时,资本主义将为自己创造出埋葬它的“掘墓人”。

  

  

进入 张一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否定的辩证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771.html
文章来源:《人文杂志》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