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星移 王兆鹏:北宋词人僧仲殊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 次 更新时间:2016-05-24 11:06:30

进入专题: 仲殊   宋词  

方星移   王兆鹏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 仲殊,北宋著名词人、僧人,与苏轼同时。原为士子,因游荡不羁,为妻投毒羹中,几死,啖蜜而解,遂弃家为浮屠。出家后居苏、杭间。元丰五年(1082),仲殊作《减字木兰花•李公麟〈山阴图〉》。元祐四年(1089)六月,苏轼自京赴杭州,途经苏州见仲殊,后二人多有唱和。绍圣四年(1097)十月,仲殊作《陆河圣像院记》。崇宁间,自缢而死。

   【关 键 词】北宋词人/仲殊/生平事迹

  

   仲殊,北宋著名词人、僧人。曾有“词七卷,沈注为序”①。今《全宋词》、《全宋词补辑》辑录其词70首及断句7则。王灼《碧鸡漫志》论北宋词,将仲殊与贺方回、周美成、晏叔原并举,说他们“各尽其才力,自成一家”,且谓“殊之赡,晏反不逮也”②。然《宋史》无传,生平一向无考。兹据勾稽所得,对其生平行事试作考辨。

   仲殊,俗姓张名挥,字师利,安州(今湖北安陆)人。号蜜殊、安州老人、太平闲人、霅川空叟等。

   仲殊号“蜜殊”,因其时时食蜜解其毒故称;号“安州老人”,因其为安州人,苏轼有《安州老人食蜜歌》(详后)。“太平闲人”之号,见宋周密《云烟过眼録》卷下:“其后王方庆于毗陵得伯时画十志,即元晖跋后中所言者。今录其书人姓名于后……太平闲人仲殊书。”③“霅川空叟”之号,见宋郑虎臣编《吴都文粹》卷九所录仲殊《陆河圣像院记》,文末署“霅川空叟”。

   仲殊约与苏轼同时。生年不详。出家前乃一士子。宋赵令畤《侯鲭录》卷一云:“苏州僧仲殊,本文士也,因事出家。”龚明之《中吴纪闻》卷四:“初为士人,尝与乡荐。”范成大《吴郡志》卷四十二:“初为士人,尝预乡荐。”明王鏊《姑苏志》卷五十八所言相同。黄升《花庵词选》卷九、明吴之鲸《武林梵志》卷八则称其为“安州进士”。

   仲殊出家为僧的原因是“其妻以药毒之”,《中吴纪闻》卷四、《吴郡志》卷四十二、《姑苏志》卷五十八等均如是说。还有一些资料则更进一步说明其妻投毒的原因是他游荡不羁。如谢采伯《密斋笔记》卷五云:“殊少为儒雅,工乐府。游荡不已,妻投毒羹中,几死,啖蜜而解,故嗜蜜。”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七亦谓:“殊少为士人,游荡不羁,为妻投毒羹胾中,几死,啖蜜而解。医言复食肉则毒发,不可复疗,遂弃家为浮屠。”

   仲殊出家当在元丰前,出家后居苏、杭间。他与苏轼交情深厚,苏轼知其人当在元丰年间甚至更早。元丰四年(1081),即苏轼谪居黄州的第三年④,在尺牍《与滕达道》中云:“仲殊气诀,必得其详,许传授,莫大之赐也。此道人久欲游庐山,不知有行期未?若蒙他一见过,又望外之喜也。数年来,觉衰,不免回向此道矣。”⑤ 从语气上推断,苏轼早闻其道行而此时尚未识其人。

   元丰五年(1082),仲殊作《减字木兰花•李公麟〈山阴图〉》。李公麟作《山阴图》在元丰五年壬戌正月,周密《云烟过眼录》卷上载:“李伯时《山阴图》,许玄度、王逸少、谢安石、支道林四像,并题小字,是米老书。缝有睿思东阁小玺,并米字印。题南舒李伯时为襄阳米元章作,下用公麟小印,甚奇。尾有绍兴小玺,跋尾云:‘米元章与李伯时说许玄度、王逸少、谢安石、支道林,当时同游,适于山阴。南唐顾闳中遂画为《山阴图》。三吴老僧宝之,莫肯传借。伯时率然弄笔,随元章所说,想象作此。潇洒有山阴放浪之思。元丰壬戌正月二十五日,与何益之、李公择、魏季通同观,李琮记。’‘壬戌正月过山阳,伯时作,迥若神明,顿还旧观。襄阳米芾。’‘仲殊、伯时为元章作《山阴道士图》,神情迈往,令人顾接不暇,今归希文家。宣和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子楚、师正同观。’”李公麟,字伯时,舒州人,著名画家,《宋史》卷四百四十四有传。听米元章描述南唐顾闳中之《山阴图》而自作《山阴图》,仲殊所作当为《减字木兰花•李公麟〈山阴图〉》词,词云:

   山阴道士,鹤目龟趺多秀气。右领将军。萧散精神一片云。 东山太傅。落落龙骧兼虎步。潦倒支公。穷骨零丁少道风。

   仲殊又有《题李伯时支遁相马图》诗,或亦同时作,姑志于此:

   月窟精神不受羁,白云野老太支离。当时若也无人识,骏骨灵心各自知⑥。

   元丰八年(1085)七月,米元章和仲殊诗,题于苏州吴县福臻禅院壁间。宋周必大《文忠集》卷一百七十一《泛舟游山录二》载:“又二三里,乃至福臻禅院,古碑云:‘朱买臣舍宅为之’,殆不可信。或曰吴越忠懿王时,德韶国师道场也。因山叠基,砖瓦十余重,登陟虽劳而气象淳古。大兄谓甚类南岳诸寺。元丰八年七月,米元章赠仲殊说,亲题壁间。方丈后有法雨泉,叶少蕴为之铭。”文中“说”当为“诗”之误,《说郛》卷六十四上记载此文即是“元丰八年七月,米元章和仲殊诗亲题壁间。”范成大《吴郡志》卷三十三云:“福臻禅院在吴县西南四十五里穹窿山,旧经云:‘梁天监二年置’,今记中云:‘唐会昌六年建’。寺有米芾大书诗两壁,字画奇逸,至今存焉。”米元章和仲殊诗未见《全宋诗》。

   元祐四年(1089)六月,苏轼自京城赴杭州,途经苏州见仲殊。《舆地纪胜》卷五引《郧城志》云:“僧仲殊初至吴,姑苏台柱倒书一绝云:‘天长地久大悠悠,尔既无心我亦休。浪迹姑苏人不管,春风吹笛酒家楼。’东坡见之,疑神仙所作。是后与坡为莫逆交。”⑦ 仲殊与东坡交游酬唱,当在苏轼知杭州途经苏州时⑧。

   元祐五年(1090)七月,仲殊在杭州,与苏轼交游,苏轼作《安州老人食蜜歌》赠之⑨。题后东坡自注“赠僧仲殊”,诗云:

   安州老人心似铁,老人心肝小儿舌。不食五谷惟食蜜,笑指蜜蜂作檀越。蜜中有诗人不知,千花百草争含姿。老人咀嚼时一吐,还引世间痴小儿。小儿得诗如得蜜,蜜中有药治百疾。正当狂走捉风时,一笑看诗百忧失。东坡先生取人廉,几人相欢几人嫌。恰似饮茶甘苦杂,不如食蜜中边甜。因君寄与双龙饼,镜空一照双龙影。三吴六月水如汤,老人心似双龙井⑩。

   仲殊得“蜜殊”雅号或正是因为这首诗。《吴郡志》卷四十二云:“苏文忠公与之还往甚厚,号之曰‘蜜殊’。”《姑苏志》卷五十八亦云:“苏轼与之往还甚善,号之曰蜜殊。”

   同年,仲殊在苏州有《南歌子》(解舞清平乐)词和苏轼(11)。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七《戏词》引《冷斋夜话》云:

   东坡镇钱塘,无日不在西湖。尝携妓谒大通禅师,愠形于色,东坡作长短句,令妓歌之,曰:“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借君拍板及门槌。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溪女方偷眼,山僧莫皱眉。却嫌弥勒下生迟。不见阿婆三五、少年时。”时有僧仲殊在苏州,闻而和之,曰:“解舞《清平乐》,如今说向谁。红炉片雪上钳锤。打就金毛狮子、也堪疑。木女明开眼,泥人暗皱眉。蟠桃已是着花迟。不向春风一笑、待何时。”

   宋阮阅《诗话总龟》卷四十二《乐府门》、明吴之鲸《武林梵志》卷八亦有相同记载。

   元祐六年(1091)正月,仲殊与苏轼雪中游杭州西湖,有诗酬唱。仲殊旋往苏州(12)。仲殊原唱失传,苏轼诗即《次韵仲殊雪中游西湖二首》。

   同年三月十九日,仲殊访苏轼,时苏轼自杭州往苏州途中,舟泊吴江(13)。苏轼作《书仲殊琴梦》以赠,此前苏轼曾梦见仲殊弹琴赋诗。苏轼《破琴诗并叙》详载其事:

   旧说,房琯开元中尝宰卢氏,与道士邢和璞出游,过夏口村,入废佛寺,坐古松下。和璞使人凿地,得瓮中所藏娄师德与永禅师书。笑谓琯:“颇忆此耶?”琯因怅然,悟前生之为永师也。故人柳子玉宝此画,云是唐本,宋复古所临者。元祐六年三月十九日,予自杭州还朝,宿吴淞江,梦长老仲殊挟琴过余,弹之有异声。就视,琴颇损,而有十三弦。予方叹息不已。殊曰:“虽破,尚可修。”曰:“奈十三弦何?”殊不答,诵诗云:“度数刑名本偶然,破琴今有十三弦。此生若遇邢和璞,方信秦筝是响泉。”予梦中了然,识其所谓,既觉而忘之。明日,昼寝,复梦,殊来理前语,再诵其诗。方惊觉而殊适至,意其非梦也,问之殊,盖不知。是岁六月,见子玉之子子文京师,求得其画,乃作诗并书所梦其上。子玉,名瑾,善作诗及行草书。复古,名迪,画山水草木,盖绝妙一时。仲殊本书生,弃家学佛,通脱无所著,皆奇士也。

   破琴虽未修,中有琴意足。谁云十三弦,音节如佩玉。新琴空高张,丝声不附木。宛然七弦筝,动与世好逐。陋矣房次律,因循堕流俗。悬知董庭兰,不识无弦曲(14)。

   元祐末,仲殊作《南徐好•沈内翰宅百花堆》,词云:

   南徐好,溪上百花堆。宴罢歌声随水去,梦回春色入门来。芳草遍池台。 文彩动,奎璧烂昭回。玉殿仪刑推旧德,金銮词赋少高才。丹诏起风雷。

   沈内翰,即沈括。《宋史》卷三百三十一载,沈括“元祐初,徙秀州,继以光禄少卿分司居润,八年卒,年六十五。”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四十九载,哲宗元祐五年冬十月“戊戌,秀州团练副使沈括为左朝散郎守光禄少卿分司南京,任便居住。”沈括于元祐五年冬十月始居润州梦溪园,百花堆乃梦溪园内一景。据此推知仲殊此词当作于元祐末或其后,姑志于此。

   绍圣二年(1095),仲殊仍在钱塘。三月二十三日,苏轼在惠州书所善仲殊等吴、越十二名僧事授惠诚,使归见之,致问候之意。《苏轼文集》卷七十二《与惠诚》云:

   予在惠州,有永嘉罗汉院僧惠诚来,谓曰:“明日当还浙东。”文所欲干者,予无以答之。独念吴、越多名僧,与予善者常十九,偶录此数人,以授惠诚,使归见之,致余意,且为道余居此起居饮食状,以解其念也。信笔书纸,语无伦次,又当尚有漏落者,方醉,不能详也。绍圣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东坡居士书。

   其中赠《仲殊》曰:“苏州仲殊师利和尚,能文,善诗及歌词,皆操笔立成,不点窜一字。予曰:‘此僧胸中无一毫发事’,故与之游。”

   绍圣三年(1096)冬,钱世雄之母施氏卒,数有祥兆,仲殊论载其事。宋邹浩《道乡集》卷二十五《祥光记》云:“绍圣三年冬,故知制诰晋陵钱公夫人文安郡君施氏卒,自敛而葬,数有休祥。道人仲殊既已论载其事传于世。……余久与夫人之子世雄济明者游,盖天资纯孝人也,方夫人孀居,以礼法持闺门,而济明周旋顺承,唯恐丝毫不适夫人意,以故仕虽未显而夫人豫然安之如舍人。”钱世雄,字济明,武进人,曾任吴兴尉,明董斯张《吴兴备志》卷七有其小传。其母施氏卒子绍圣三年冬,则仲殊之论载当在此时或其后。邹浩,字志完,常州晋陵人,第进士,元祐名士,《宋史》卷三百四十五有传。

   绍圣四年(1097)十月,仲殊作《陆河圣像院记》。郑虎臣《吴都文粹》卷九录有全文:

   生民之欲者,富与贵而已。富贵知道德称为君子,君子所居,乡党归之。是故,博施济众,君子之所职也;率人为善,君子之常分也。在西方之教谓之居士长者,乃利益及物因以为氏,故释迦、如来号刹利氏,谓利益所及一刹上耳。中国有大圣人作,自太祖皇帝至今,天皇推原开辟以来未有太平如此之盛也。治化隆侈,天下富乐比屋可封,馀力闲暇,人人得以讲性命之宗,究死生之本,览罪福之要,互相劝饬,思所以因教而进于道。夫三教之用,虽趣尚各异,要之为善,其揆一也。佛法之盛莫如姑苏,白沙又居其上游,附海膏腴,地力十倍。朱君肱承父业起家,称为右族。父某天资好善,尝游陆河圣像院,观大殿摧圮,首施家财,募众兴工。嘉祐八年夏,绩用成就。熙宁初,再造佛像未毕而终。君能追诵先志,绍圣三年二月毕,刻石作记以告后来。绍圣四年十月,霅川空叟记。

文末注:“圣像院在常熟县陆河”。《姑苏志》卷三十《寺观下》亦载此事:“陆河圣像教寺,在陆河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兆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仲殊   宋词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738.html
文章来源:《长江学术》(武汉)2006年2期第144~148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