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鹏 周静情:《清真集校注》订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0 次 更新时间:2016-05-21 23:53:59

进入专题: 《清真集校注》  

王兆鹏 (进入专栏)   周静情  

   【内容提要】 孙虹《清真集校注》是部厚重扎实的著作,然未尽之处在所难免,如考周邦彦始知明州在政和六年,实应在政和五年。周邦彦工书法、风格近蔡京等生平资料遗漏失收,其词的评论及版本资料也都有可补之处。书中所录宋毛开《樵隐笔录》,实无此书,其中资料始见于清冯金伯《词苑萃编》所引。

   【关 键 词】清真集校注/周邦/生平考订

  

   宋词名家别集的笺注,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已是硕果累累,但周邦彦和吴文英词集始终没有新注本,因为这两家词各有特殊的难度。而孙虹博士迎难而上,花去十多年的功夫,撰写成《清真集校注》(中华书局2002年版)这部厚重扎实的著作,令人敬佩。

   说这本书厚重扎实,一点不是恭维。周邦彦存词不过180多首(孙注本收词185首,《全宋词》收186首。吴则虞校本《清真集》收词206首,然不尽可靠),按照一般注释本的份量推算,清真词的注本有20万字就算充实了。而孙注本却多达42万字,字数多出常规注本的一倍,可以想见此书搜罗资料的丰富翔实。字数的多少当然不是衡量一部著作学术含量的主要指标,但像笺注类型的著作,字数的多少却是可以看出它搜罗资料的完备程度的。举凡词作本事、词作评论和作者生平资料,此书无不网罗。有此一册在手,研究清真词的原始资料,基本上就不须另作他求了。

   如果仅仅是资料的丰富完备,那还不能算是最好的笺注本,此书的另一贡献是注释的详赡准确,对作者生平事迹、词作系年考订的精审扎实。注释纠前人之失,发前人未揭之秘,所在多有。我最欣赏最佩服,也最见著者功力的是其考证部分。书前有对周邦彦生平事迹的考证,书中有对作品创作年代的考证。其中《清真事迹新证》,尤为精彩,是继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之后又一篇大有创获的考据力作,解决了一些疑案,澄清了一些误解。书中对相关词作系年的考订,也同样精彩,发明甚多。

   作者研究周邦彦,不回护周邦彦人品上的弱点,而力图还原历史的真相。自王国维以来,一般认为,周邦彦人品清高,于新旧两党都无依附。而孙注则指出,周邦彦为了个人的升迁,曾攀附祸国殃民的蔡京及其死党。虽然周邦彦没有做出多少助纣为虐的坏事,但跟当时自觉与蔡党划清界线并与之斗争的清流相比,周邦彦的人品就显得有些低劣。周邦自号“清真”,人品实际上有些不“清”;他在作品中高自标榜,说是“不能俯仰取容”,实际上又有些不“真”。由孙著我们才知道,周邦彦的为人实际上有点不“清”不“真”。这对我们了解周邦彦及古代作家人品与词品的背离,是很有价值的。

   我读完此书后觉得,在20世纪以来百余年间所出版的宋词别集笺注类著作中,孙注本应是最好的注本之一。不过,我这篇小文,不准备将主要的篇幅放在具体评述该书的特色、贡献上面,而是想作点补订。即使是一部经典性的著作,也不大可能尽善尽美,故不揣翦陋,对其中《清真事迹新证》(以下简称《新证》)所考和注释集评未尽之处聊作补充,以供著者修订时参考,同时也就正于方家读者。

  

   一 清真任太学正的具体时间

   《新证》页45引《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四四,谓清真任太学正是在元丰七年三月辛酉。年月确切不误,唯日期提前了一天。《长编》原载在壬戌(二十三日),而非辛酉(二十二日)。另有两则史料可佐证,原未征引,兹补录如下:宋王应麟《玉海》卷五九:“元丰七年三月壬戌,以本学生周邦彦为太学正。邦彦献《汴都赋》,故擢之。”元佚名《宋史全文》卷十二下:“(元丰七年三月)壬戌,诏太学外舍生周邦彦为试太学正。邦彦献《汴都赋》,文采可取,故擢之。邦彦,钱塘人。”二书亦载是在壬戌日,而非辛酉日。

  

   二 清真知明州的时间

   关于清真知明州的时间,《新证》据有关资料,定在政和六年六月,离任则在政和七年。其实,周邦彦始任明州的时间应是在政和五年,离任是在政和六年。《乾道四明图经》卷十二《太守题名记》明确记载周邦彦是政和五年到明州任,并且记载有其前任与继任者:

   蔡肇,显谟阁待制,政和年。

   李图南,显谟阁待制,政和年。

   吕淙,曾任军器少监,政和年。

   周秩,集英殿修撰,政和年。

   周邦彦,直龙图阁,政和五年。

   毛友,显谟阁待制,政和六年。

   楼异,徽猷阁待制,政和七年至宣和四年。

   李友闻,直龙图阁,宣和四年。

   《新证》断然否定此条记载,有失审慎。太守题名是太守到任后亲自题名记录,不可能有误。而且《宝庆四明志》卷一《郡守》也有同样的记载,兹将原文录之如下:

   蔡肇,显谟阁待制,政和年。

   李图南,显谟阁待制,政和年。

   吕淙,曾任军器少监,政和年。

   周秩,集英殿修撰,政和年。

   周邦彦,直龙图阁,政和五年。

   毛友,显谟阁待制,政和六年。

   楼异,徽猷阁待制,政和七年知。异,明(州)人也。任满,命再(任),睦寇猖獗,蹂践邻郡。异备御有方,六邑无犯。

   李友闻,直龙图阁,宣和四年。

   《延祐四明志》卷二所载与此完全相同:

   蔡肇,显谟阁待制,政和年。

   李图南,显谟阁待制,政和年。

   吕淙,曾任军器少监,政和年。

   周秩,集英殿修撰,政和年。

   周邦彦,直龙图阁,政和五年。

   毛友,显谟阁待制,政和六年。

   楼异,徽猷阁待制,政和七年知。任满,命再任。

   李友闻,直龙图阁,宣和四年。

   以上各知州题名都是按其到任年月先后排列,虽然蔡肇、李图南、吕淙和周秩四人到任的具体年份残缺,但其先后次序不会有错。而且自政和元年到四年,正好是四人,每任仅一年。周邦彦政和五年到任,六年离任,也是一年。《新证》未注意到这几种方志的明确记载,以为周邦彦的继任者是楼异,故据楼异的其他行踪推知其政和六年始任,因而进一步推断周邦彦离任是在政和七年,实则周邦彦的继任者是毛友,而非楼异,楼异是毛友的继任。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本有考订说明;陈思《清真居士年谱》也已引录《乾道四明图经》和《宝庆四明志》,但不知何故,却将周邦彦知明州的时间提前到政和四年。《新证》或一时疏忽,没有特别留意宋人三种方志的记载,可谓千虑一失。如果据宋人方志所载周邦彦知明州的时间,就不必绕一个大弯,兜一个大圈子了。

   《新证》之所以否定《乾道四明图经》关于周邦彦政和五年知明州的记载,是因为山西出土的周邦彦所撰《田子茂墓志铭》谓墓主田氏政和四年卒,而“择以政和六年五月初三葬”。《新证》遂据此推断政和六年五月周邦彦尚在山西隆德府任。其实这“择”字值得注意,可以理解为它是写墓志时预定的日期,而不是落葬后的日期,也就是说,“政和六年五月初三”应是政和四年田氏卒后其家属请周邦彦写墓志时选定的吉日,即周邦彦写此墓志铭是在政和四年,而非政和六年。

   还有一种情况值得注意,唐宋人写墓志时,下葬日期常留作空白,只说“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某所”,到下葬时由墓主亲属填上落葬的具体年月日及葬地。故此“政和六年五月初三”也可能不是周邦彦所写,而是下葬时由墓主亲属所填。当然这只是一种推测。

   而罗忼烈先生更怀疑此文不是周邦彦所写,而是由别人代笔。其说云:“颇疑兹篇非清真自制:文词庸俚,与清真他作之高华者相去不啻天壤,一较便知,此其一。其人名位不振,事功不称,谀墓之文,虽据死者后人所作行状,亦不当猥琐至是,又况为属僚而作?此其二。墓志作者所署官衔,通例当以现职,政和六年,清真已任秘书监、进徽猷阁待制,而此志犹署知隆德府事,是可疑也。此其三。然其时清真尚在世,自非伪托,或由他人代笔耳。”(《周邦彦清真集笺》之《田子茂墓志铭》附记,三联书店香港分店1985年版,第461页)也可备一说。

   然无论如何,仅据墓志一孤证,难以全盘否定《乾道四明图经》和《宝庆四明志》等方志言之凿凿的记载。

   《宝庆四明志》卷十一和《延祐四明志》卷六十曾载周邦彦捐资建青莲阁事,兹录以博闻:“白衣广仁寺,在西北隅广仁坊。唐长兴元年建,号净居报仁院,俗呼白衣观音院。清泰二年为净居院。续因祈祷灵应,加报仁。宋治平元年赐今额。初节度使钱公亿廨宇之梁,见白光绶纹脉,有观音相,乃易其木,刻观音像寘于寺。郡守周邦彦捐金,建青莲阁。建炎四年火。至皇朝至元十九年复火。僧道全重建。”(据《延祐四明志》引)

  

   三 周邦彦工书法,风格近蔡京

   周邦彦工书法,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和《新证》均未述及。陈思《清真居士年谱》据《书史会要》谓清真“又工书,真行皆善”。而未详征载籍。兹将有关著述录之如下,以见清真多才多艺,不仅妙解音律,也工于书法。

   宋董更《书录》卷中:“周邦彦,字美成。谷中云:周美成正行皆善,有词稿藏张宫讲宓家。”

   元陶宗仪《书史会要》卷六:“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人,官至秘书监。尤长于歌词,正书行书皆善。”

   明郁逢庆《书画题跋记》卷一录邦彦真迹云:“邦彦顿首启,前日特辱降顾,闲冷之中,倍增感激。负疴屏迹,造谒不逮,苐深悚惕。邦彦顿首启(又见明汪砢玉《珊瑚网》卷六。罗忼烈《周邦彦清真集笺》据真迹已录入,题作《屏迹帖》)。”又谓:“邦彦者,周美成也;摅者,林彦振也。二公书俱类蔡元长,岂气类相似耶!”按,郁氏说周邦彦的书法与蔡京风格相似,大可玩索。究竟是气质禀性相近,还是周邦彦为亲近蔡京,有意模仿其书风以期赢得蔡氏的好感和认同?令人生出许多联想。

   明张丑《清河书画舫》卷八下载周邦彦《李伯时归去来图跋》:“韩退之云,昔疏广受二子,辞位而去。公卿祖道,都门外车数百两,道路观者多叹息泣下。汉史既传其事,后世工画者又图其迹。至今昭人耳日,赫赫如前日事。龙眠居士尝以陶靖节《归去来辞》形之图画,家宝户传,人人想见其风采。二疏以知足去位,亮以违己弃官,皆不为声利所汩,世外人也。龙眠用意,至到依辞造设,若亲见其事云。政和二年九月望武林周邦彦跋(真迹)。”

   此篇佚文,罗忼烈《周邦彦清真集笺》亦未收录,故录出备参。岳珂《宝真斋书法赞》卷二一另载有周邦彦《友议帖》,因《周邦彦清真集笺》已辑录,故此不赘录。

  

   四 周邦彦的交游者

《新证》考索了周邦彦的交游,然有一人遗漏,即许彦国。晃公武《郡斋读书志》后志卷二云:“《许表民诗》十卷,右皇朝许彦国,字表民,青社人。周邦彦称其‘宽平优游,中极物情。惜乎留落不偶,故世人知之或寡也。’”《全宋诗》录有许彦国诗十一首。《竹庄诗话》卷十八引《夷坚庚志》云:“许彦国字表民,青州人。进士高第。工为诗,客游河朔,尝撰《燕蓟馀民思汉歌》,首叙石敬瑭割燕地以赂契丹,次叙耶律德光犯汴京,次虏去严峻,燕人思汉之意。词情凄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兆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清真集校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681.html
文章来源:《中国韵文学刊》(湘潭)2005年01期第25~28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